草原改革改善牧區民生--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草原改革改善牧區民生

本報記者 高雲才 顧仲陽

2011年10月09日06:4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迪慶藏族自治州建塘鎮尼史村牧民七林卓瑪打草歸來,和兒子在一起。


  本報記者 江 夏攝

  天似穹廬,覆蓋著內蒙古錫林郭勒已經泛黃的草原。黃了綠,綠了黃,草原在季節交替中見証著牧民越來越紅火的日子。優先保護草原生態,在增收減畜的草原改革政策引導和扶持下,牧民贏收入,又贏生態。草原改革在深刻地改變著草原,改善著草原民生。

  牧民生活變了樣——

  “這樣的好日子,過去想都沒敢想。”

  在草原深處,記者聽到牧民最多的話就是“日子越來越好過了”。

  內蒙古西烏珠穆沁旗(縣)吉仁高勒蘇木(鄉)巴音高勒嘎查(村)曾是全旗牧區最貧窮的嘎查之一。草原改革在激發了牧民保護草原生態積極性的同時,也極大地解放了草原生產力。如今,巴音高勒嘎查徹底變了。

  45歲的敖特根巴特爾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成了全嘎查致富的“領頭雁”。去年他家家庭純收入達12萬元,一家4口人,人均3萬元。嘎查支書穆仁說:“嘎查裡的牧民人均收入達到1萬多元,比全旗牧民9642元的人均收入高出一大截兒。”

  同樣,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牧民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香格裡拉縣小中甸鎮和平村村委會主任扎西尼瑪告訴記者,2010年全村人均純收入達到3560元。農業部畜牧業司行業發展與科技處處長張智山說,牧區的收入橫向同農區比,還有差距,但自己和自己縱向比,收入實現了較大幅度提高,牧民的生活比以前大有改善。去年,全國牧業半牧業縣牧民平均收入達到了4494元。

  以優先保護草原生態為基礎的草原改革,使牧民生活出現新變化。

  牧民定居對牧民生活方式的轉變來說,是最深刻的變化。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黨的政策陽光雨露中,牧民逐漸地由游牧變定居放牧。定居下來后如何致富,是草原改革遇到的新課題。改革開放以來,圍繞改善牧區民生,草原改革的步伐一直沒有停止。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在全國率先推行“草畜雙承包”改革,落實土地草場“雙權一制”,極大地調動了牧民養畜積極性,牧民收入躋身全國前列。現在,牧區又在推動以優先保護草原生態為導向,實現牧區可持續發展的改革,牧民的收入獲得了穩定增長。

  牧民定居帶來了新的就業,是令牧民驚喜的變化。

  牧民集體在定居點生活,就產生了新的就業需求。為旅游業提供農家樂,從事草原牧區的服務業,年輕牧民放下牧鞭,到城市開出租車,到礦山搞服務,牧區由牧業一統天下拓展到各種行業百花齊放。

  一些有條件的貧困牧區實現了異地整體搬遷,使牧民安居樂業。

  內蒙古錫林浩特市朝克烏拉蘇木寶力格嘎查是該市最貧困的嘎查之一,這幾年嚴重的雪災和旱災影響了牧業生產,草場退化和沙化都很厲害,2008年寶力格嘎查牧民在政府的幫助下實現了異地整體搬遷。記者在牧民賽音嘎日嘎的新家看到,房子漂亮整潔,自來水、暖氣、電視、冰箱,一應俱全。

  “這房子,總共花了11萬元,都是政府建好,分配給我的,” 賽音嘎日嘎說。“這樣的好日子,過去想都沒敢想,”他滿懷著對美好生活的新期望。

  雲南省草山站副站長王躍東說,實現草原的好生態不能讓牧民餓肚子,必須要保証他們的好生活。迪慶遍布著高山草甸、林間草甸,普達措景區是附近牧民世代放牧的天然牧場。2007年這裡建設國家公園,為了保護生態,根據草場面積核定了載畜量,很多牧民減了畜。按照迪慶州的安排,普達措國家公園管理局制定了旅游反哺社區發展實施方案。根據這個方案,景區核心區藏族家庭每戶補助5000元,每人每年還能領到2000元的補助。洛吉鄉尼汝村20歲的藏族姑娘斯那楚姆告訴記者,“養牛的收入少了,可其它的收入多了,生活比以前更好了”。

  牧業舊觀念被打破——

  減牲畜同樣能實現增收,牧業發展方式實現重要轉變

  牲畜是牧民的命根子,又是牧民財富的象征。減牲畜,意味著減少財富﹔多養畜,意味著增加財富。這是牧民幾千年來不變的觀念,更是牧業數千年來未變的傳統。然而,這個舊觀念在當今保護草場,實現草畜平衡的變革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以優先保護草原生態為基礎的草原改革,必須減少載畜量,實現草原生態和草原利用的可持續。

  牧區政策給出了退畜還草的極大空間,國家、省(區)、地區(市)、縣四級財政拿出專項資金,推行禁牧補貼。從今年起,中央財政每年安排136億元,全面建立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機制,我國畜牧業發展方式發生了根本變革。

  挖掘牧業內部潛力,是實現牧業發展方式轉變的重要方面。

  怎樣把牧業收入做到最大化,在增收的同時,又能養護草場?牧民在思考。內蒙古錫林浩特市寶力根蘇木巴彥淖爾嘎查牧民朱寶忠想到了“接冬羔”。母羊在冬季分娩的羔子叫“冬羔”,牧民把養冬羔稱做“接冬羔”。“接冬羔,能賣好價錢,冬羔比春羔價格一般要高出100元左右,”老朱說。錫林浩特市規定每年的6月15日到7月10日為牧民的“接冬羔”時間,每公斤活體最高政府獎勵3.8元,賣得越早,獎勵越高。越往后,獎勵就越少,過了這個時間段后就不獎勵了,因為這段時間正是牧草分?時間,此時把羊賣掉,不僅降低了飼養成本,更重要的是,減輕了草場載畜壓力,有利於草原生態修復。

  過去,老朱家綿羊最高飼養量達到1200隻,存欄600隻,現在到6月底綿羊飼養量達到820多隻,留了400隻存欄。數量上看,減少了,但收入增加了一大塊。去年,加上對“接冬羔”的獎勵,老朱僅賣羊一項,純收入達到10多萬元。7月份冬羔賣完后,老朱可以出去打草,又有8萬多元的收入。

  挖掘牧業外部潛力,是實現牧業轉變發展方式的又一方面。

  在錫林浩特市阿爾善寶力格鎮那仁寶力格嘎查,村民自發組織了諾明塔拉草業協會,這種新型合作社,採取聯戶經營方式整合草地資源。打草捆草后,按打草成本價分給牧戶。“現在一捆草市場價7元到8元,分給聯戶每捆按3.5元計價。草業協會會長是村民選出來的特古斯畢力格嘎查長,他說:“草業協會統一管理草場,管護成本降低了,用牧草方便了,價格還便宜,大家都受益。”

  諾明塔拉是不營利的草業協會,等貸款還清之后,所有收入都以草料實物來分紅。特古斯畢力格說:“諾明塔拉打草需要的人工,都是本嘎查的聯戶,打草每天給150元。另外,10萬畝草場需要1名管護員,年收入4000元。這些,都拓寬了聯戶收入的渠道。”

  在轉變牧業發展方式的大潮中,牧民不滿足隻賺取賣牲畜的第一道原料錢。於是,由牧民自發創立的育肥和肉品奶品加工合作組織在牧區也像雨后春筍般成長了起來。

  記者調研發現,牧民要加快致富步伐,牧區要加快轉變發展方式,龍頭企業的強力帶動不可或缺,龍頭昂起,才能提高產業化程度,促進牧民持續增收。雲南香格裡拉·藏龍生物資源開發有限公司成立10年來,直接增加當地農牧民收入9000多萬元,帶動25000多名農牧民脫貧致富。

  草原正沐浴著改革的春風,草原改革改善著牧區民生,也推動著牧業發展方式的轉變。廣袤的草原上,載畜量,減了﹔牧民收入,增了﹔草原生態,好了﹔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有了……
(責任編輯:劉軍濤)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