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鄉村教育遭遇“空心” 孩子多到城裡讀書(圖) (2)--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鄉村教育遭遇“空心” 孩子多到城裡讀書(圖) (2)

2011年10月10日09:0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沒有學校的村庄就像沒有孩子的家庭

  年輕人的離去掏空了孩子的內心,而孩子的離去又掏空了鄉村的靈魂。

  隨著人口出生率的下降,也隨著一部分孩子跟隨外出的父母到城裡去讀書,在村裡讀書的孩子越來越少。

  重慶市銅梁縣白羊鎮浙商愛心小學老師李小利,從1995年開始便在一個村小當老師,那時候她所在的學校有6個班,每個班人多時能有六七十人,但3年前李老師離開時,4個村的孩子加在一起也就隻能組成3個班。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國家開始撤並鄉村學校,很多孩子走出了大山深處的村庄,被集中到鄉裡、鎮上的學校去讀書,由於路途遙遠,很多孩子寄宿在學校裡。

  “記得小時候村子裡都有學校。”21世紀教育研究院研究員王麗說,“每天早上學校鈴聲響起的時候,家長們就從四面八方把孩子送到學校,下午學校鈴聲再次響起的時候,家長們又從四面八方把孩子接走,緊接著村庄的半空中便飄起了裊裊的炊煙,那時候整個村子都是溫暖的,所有人都是心懷希望的,而村子的希望就是學校。”

  現在,學校沒了,孩子走了,村子也變得沒有希望了。更令人痛心的是,從鄉村中生長出來的中華文化的根失去了滋養。

  王麗也曾經到過福建省連城縣朋口鎮宣和鄉的培田村。這是一座具有800多年歷史的客家村落,保存了大量明清時期古建筑群。

  這個小村庄除了榮獲過“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村)”稱號外,還曾經有過鮮活的鄉土教育文化。

  培田村歷史上有9所書院,其中,南山書院的規模和影響最大。王麗老師聽村裡人介紹,清朝同治年間南山書院就已是附近一帶有名的學堂,不光招收本族子弟,周邊村庄有錢人家的孩子都來入讀。

  跟今天的所謂“名校”一樣,書院之所以聞名遐邇,主要還是因為師資與教學質量。當時的培田村“義塾有名師,賓榻有上客,水軒竹院有鴻儒”,可謂盛極一時。

  書院從清乾隆三十年(1765年)創辦至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止,共140年。據統計,由此步入仕途的國學生、貢生、秀才、舉人、武進士等有120多人,其中五品與三品銜的有9人,應了明代兵部尚書裴應章“距汀城郭歲百裡,入孔門牆第一家”之美譽。

  如此悠久的鄉村教育文化,卻隨著一所所村小的撤並消失了,孩子們從幾歲開始就被關在寄宿學校中,“一直關到十五六歲。這群孩子雖然生長在農村,但同樣也是被圈養。”梁鴻說。

  “教育並不是1張課桌+1張座椅。”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原北京大學附中校長康健說,我們現在這種一刀切式地把孩子集中起來教學是一種誤導的方式。康健教授介紹,當年澳大利亞的白人曾經把土著人的子女從他們的家鄉、父母身邊帶走,拉入白人社會去享受所謂的優質生活和優質教育,不良后果逐漸顯現,今天,澳大利亞政府不得不為當年的過失道歉。

  有人說:一個村庄沒有了學校,村庄的公共空間就沒有了,一個村庄的文化也就沒了。就像一位鄉村老人說的那樣:“村庄沒有了學校,就像人沒有了孩子。”

  離開了文化沃土的教育,就像小樹沒有了根,“沒有了根,缺少了營養怎麼發展?”康健說。

【1】 【2】 【3】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