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溝油利益鏈揭秘:從“豬吃”到“人吃”(圖)--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地溝油利益鏈揭秘:從“豬吃”到“人吃”(圖)

何暉

2011年10月12日08:44    來源:大河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等待煉制生物柴油的地溝油
熟悉地溝油潛規則的圈內很多人自己榨油吃


  本該豬和車吃的地溝油卻讓人吃掉了,記者詳探地溝油回流餐桌之路

  記者 何暉 文圖

  核心提示

  在事關千家萬戶的“地溝油”技術檢測難題短時間內難以破解,“地溝油”利益鏈也未能從機制上被徹底打斷的當下,能否找到另一種避險選擇?自2006年起就被政府提倡、企業實踐的“生物柴油”新能源能否擔此大任?

  A

  地溝油從“豬吃”到“人吃”

  “不是俺不願意說,你不知道這些天多嚇人,工商、衛生、藥監、質監等部門都在查,連明徹夜,連公安都出動了……”

  9月21日,在開封市區一個偏僻的小院裡,記者通過多種渠道輾轉採訪到了已在地溝油行當裡摸爬滾打了十數年的油販子黃衛東(化名)。

  現年46歲的黃是開封通許人,很早就離開了農村老家。炸過油條菜角、蒸過饅頭包子、賣過服裝、倒騰過水果。

  黃衛東稱地溝油為“毛油”,他販賣地溝油始於2000年。

  黃衛東沒有正規注冊的公司,但卻是山東、河北、湖南、江蘇四個省十數個大小油脂、飼料公司的長期供貨商,他把持著滎陽、新密、開封、洛陽、周口、駐馬店等六個城市近20個大小地溝油煉制小作坊。

  黃衛東說,地溝油生意在20年前就有,他親歷了地溝油從“豬吃”到“人吃”的更迭過程,從原始的“撈”地溝油到“買”泔水油,從粗過濾到深加工,再到坐收漁利的整個過程。他是“中介”,處於地溝油利益鏈條的中端。

  黃認為,國內地溝油市場在生產和銷售環節缺乏監管,地下生產量呈幾何級數增長。1998年地溝油剛興起時,整個河南境內不存在煉制,只是簡單的“撈”“拉”並舉。“撈”是直接到賓館飯店附近的下水道裡掏取,“拉”則是從飯店賓館的后廚拉潲水。“那時候人家都讓拉,很高興,只是要求把店裡的垃圾順便帶走,后來,店內又要求把后廚的衛生打掃打掃。再后來,一些賓館飯店不再讓拉,利益紛爭是從那時開始的……”

  B

  “料油”都賣給了飯店

  黃衛東的妻子說:他們剛干兩三年,這個行當便有很多人進入。后來者會帶點洗衣粉、洗潔精等送給飯店,他們也隻好隨行就市。再后來,賓館飯店開始要錢。“給錢發生在2005年以后,先是一個月300元,后來500元,800元,現在是1000元。幾乎一年一漲價。還有一年漲三次的”。

  隨著他們固定包攬了開封市內幾家賓館飯店的“生意”后,利潤逐年看漲。10年內,他在通許老家蓋了一棟三層小樓,在開封市區買了商品房,家裡現在有兩輛轎車。

  無論是“撈”地溝油還是“拉”潲水油,每天午夜12點開始到天亮才收工。“怕隔夜的潲水放臭,就得連夜熬煮,上面的油撇出來留著,裡面的剩菜剩飯賣給養豬戶。那時候很辛苦”。自己干不了開始雇人,四五年后,黃衛東網羅了一大批個體戶,不再親自“撈”油,而是“收”,再轉手倒賣。

  黃說,小作坊煉制地溝油都是簡單的物理分離,通過反復“熬”和“蒸煮”等粗加工,將上面漂浮的油撇出來裝入大桶。小作坊過濾一噸地溝油的成本是300元,他收上來的價錢是800元,經煉制后賣出去起初是一噸1600元,現在是5500元。“個人掏一桶油能掙七八十元,一個人通常一天能掏四桶,每月可賺1萬多元”。

  黃衛東說,地溝油在加工前叫“毛油”,成品叫“紅油”,銷售時叫“料油”。黃衛東的“紅油”流向有兩處:一是油脂公司,二是飼料加工廠。他表示自己隻販賣“紅油”不加工“料油”。"料油’會比‘紅油’多賺點,但那壞良心”。

  據他所知:“料油”比“紅油”多出兩道除臭和脫色的程序,應該是往食用油方向走的,他所知道的別的油販子的“料油”都賣給了飯店、學校和工地食堂、夜市排檔甚至高檔飯店。

  C

  地溝油多種成分有毒有害

  在黃衛東看來,除非是專門的實驗室,現有技術很難檢測出市場上流通的食用油是否來自“地溝油”,而長期形成的“地溝油”利益鏈也不可能從機制上徹底被打斷。

  他說,“地溝油”經過過濾后是暗紅色,但隻要先用碳酸氫鈣去除雜質,再用鹼中和酸性,最后用一種名叫高效活性白土的吸附劑脫色,油立刻就會變得很清亮,目測和大豆油、色拉油沒啥區別。“但普通人有兩種土辦法可以甄別,一是放在冰箱冷凍,‘料油’凝固后會出現多個分層,類似於過期牛奶出現斑駁或絮狀。再就是不用管它,隻要放置兩個月就會變臭。問題是,用油量大的餐館根本不可能放兩個月,他們都是在普通油裡摻加大量‘料油’,一般人隻會覺得口感不好,以為是劣質油不會往別的地方想”。

  黃認為,地溝油和潲水油的成分本質不同,純“地溝油”回到餐桌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回流到民眾餐桌上的都是經過煉制的“潲水油”。

  而鄭州市藥監局一位工作人員對此說法持反對意見,他說:地溝油的要害不在取之“地溝”,它是各種廢棄食用油脂的統稱,一般指:地溝油、泔水油、動植物廢棄油、多次油炸已然變質的油。“這些油在氧化過程中產生的醛、酮、過氧化物等物質均對人體有害”。

  前不久,北京市食品安全監控中心對公安部門送檢油樣出具的檢測結論顯示:用地溝油生產的食用油含有多環芳烴等多種有毒有害物質,其中有相當部分具有高致癌性。地溝油中的主要致癌物是黃曲霉素,苯並芘,其中黃曲霉素的毒性相當於等量氰化鉀的10倍,砒霜的68倍。

  D

  本該車吃的地溝油全讓人給吃掉了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從餐廳廚房裡搜集來的潲水油以及從下水道裡撈取的地溝油,經過加工后卻可以產出身價倍增的生物柴油。

  在全國生物柴油行業協作組秘書長孫善林眼裡,這些散發著惡臭的地溝油是寶貝,是很好的能源。

  “地溝油”回收后,化工企業可以用提取物制造肥皂,飼料企業可以做成飼料,而最普遍的處理方法是提煉生物柴油,生物柴油技術是餐廚垃圾綜合利用項目中唯一成熟的產業化技術。

  9月22日∼23日全國生物柴油行業第五屆年會在杭州召開時,會員企業紛紛向社會承諾:將進入企業的地溝油全部加工成生物柴油,不讓一滴地溝油從自己手中回流餐桌。

  但據參會的洛陽新天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姚庚寅透露:這種承諾更多是一種精神宣誓,因為地溝油已經多年沒有“進入”生物柴油企業了。

  “本該讓車吃的地溝油全讓人給吃掉了……”孫善林說。

  據孫善林估算,全國每年大約會產生近500萬噸的廢棄油脂,但可供生物柴油企業使用的廢棄油脂不足50萬噸,大多數地溝油被化工企業使用,也有一大部分經不良商販加工成食用油后重新回到了民眾餐桌。“全國每年柴油的消費量在1.45億∼1.5億噸,如果這部分廢棄油脂能得到很好的回收,生物柴油行業的原料來源將不成問題,更重要的是不再污染環境,不再危害民眾的身體健康。”

  E

  生物柴油成為熱門課題

  那麼,生物柴油是什麼?與石化柴油相比有何好處?現實中能否實現車車可用?

  孫善林介紹:用油緊張早已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上世紀70年代全球陷入能源危機后,各國開始尋找更環保、更經濟的能源替代方式。德國率先從各類動植物油脂中提煉出生物柴油后迅即風靡全球。“我國從地溝油裡提煉生物柴油始於上世紀90年代末期,蓬勃發展於2006年。國內最早發展的省份是福建,而后是上海、江蘇、新疆。”

  一份中國生物柴油行業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與普通柴油相比,生物柴油是典型的“綠色能源”,含氧量高,點火性能好,燃燒時一氧化碳的排放與普通柴油相比減少約10%。

  連日來,記者走訪多位學界和業界專家獲知:在日本、美國、德國等發達國家,生物柴油的原料供應早已不是問題。而在我國,由於對地溝油的回收管理不善,很多生物柴油企業因原料缺失出現虧損和停產。

  據了解,我國上海、浙江、江蘇等先后將餐廚垃圾的處置納入地方法規,蘇州、寧波也相繼走出了一條經驗之路。浙江省將酒店“餐廚垃圾”的無害化處置作為年度換証的重要指標。河南生物柴油企業現狀如何?鄭州作為全國33個試點城市之一,如何應對洶涌地溝油回餐桌?請看“地溝油”調查(下)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