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壤重金屬污染集中多發威脅農產品和居民健康--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土壤重金屬污染集中多發威脅農產品和居民健康

譚劍 范春生 張麗娜 長沙

2011年10月14日08: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從頻頻發生的“血鉛事件”到震驚全國的“鎘米風波”,我國重金屬污染警鐘頻頻敲響。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湖南、遼寧、內蒙古等省區調研時了解到,我國重金屬污染正由大氣、水體向土壤污染轉移,土壤重金屬污染已進入一個“集中多發期”,對居民身體健康和農產品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土壤重金屬污染加劇

  近年來,血鉛超標、尿鎘超標等時有報道,重金屬污染出現了工業向農業轉移、城區向農村轉移、地表向地下轉移、上游向下游轉移,從水土污染到食品鏈轉移,由逐步積累的污染正在進入突發性、連鎖性、區域性的爆發階段。

  葫蘆島市是遼寧省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位於市區東南的葫蘆島鋅廠則是全市重金屬污染“重災區”。離鋅廠尚有數公裡的地方,一股難聞的刺鼻氣味扑面而來。

  與鋅廠毗鄰的馬仗房東街道辦事處集貿社區主任霍春華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鋅廠建於1937年,多年來鋅廠重金屬排放使周邊空氣、土壤均受到了嚴重污染。

  “最讓人受不了的是鋅廠排放的硫酸煙。”霍春華說,雖然與高峰相比現在鋅廠排放的硫酸煙少多了,但一到排煙時,社區裡彌漫著陣陣“藍煙”還是讓人喘不上氣來。到了下雨天,社區裡幾乎看不清路。

  更令人擔心的是,重金屬污染已開始由空氣、水體污染向土壤污染轉移。

  遼寧省九三學社一份調研報告顯示,遼寧土壤污染區主要分布在沈陽、錦州、葫蘆島城市等重工業城市和柴河鉛礦等金屬礦山周圍,圍繞重工業城市和金屬礦山為中心,以排放污水的河流為紐帶,形成成片的土壤污染區。其中,由工業生產、冶煉業形成的沈陽和錦州-葫蘆島污染區面積較大,均超過1000平方公裡,以鎘、汞、鉛、鋅等重金屬元素污染為主,污染強度較大。

  上述報告指出,近年來,由於沈陽市冶煉廠關閉和工業企業搬遷,污染壓力有所減輕,而葫蘆島地區由於礦業和金屬冶煉業發達,環境壓力非常嚴峻。

  與葫蘆島地區面臨同樣壓力的,還有湖南的長、株、潭地區。

  據國土資源部與湖南省合作進行的一項為期6年地球生態化學調查顯示,從湘江株洲朱亭段至洞庭湖出口城陵磯,出現了一條長250公裡、面積約2058平方公裡的巨大土壤重金屬元素異常帶,區域內的稻谷、蔬菜,水體中的蘆葦、蚌均出現了以鎘為主的重金屬元素超標。

  湖南省國土資源規劃院基礎科研部主任張建新認為,從歷史趨勢來看,土壤重金屬污染呈現出加劇的態勢。

  據透露,與上世紀80年代區域化探獲取的資料相比,如今長株潭地區土壤重金屬污染面積增加了7個百分點。而如果按照,中科院亞熱帶所的抽樣調查數據,湖南土壤重金屬污染面積已達71.5萬公頃。

  重金屬污染潛在危害“升級”

  近年來我國土壤重金屬污染加劇成因,既有自然環境等客觀因素的影響,更有人為因素的推波助瀾。

  湖南省地質研究所研究員童潛明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按照我國現行標准,“湖南糧倉”洞庭湖區稻米及蔬菜有相當數量已超標。

  據2005年對洞庭湖區常德、臨澧、益陽、南縣、寧鄉、汨羅等6個工作區採取的早、晚稻米分析,童潛明發現,晚稻米鎘含量平均有0 .23至0.26M G /K G,公開發表的數據晚稻鎘含量超標達41.67%,蔬菜近乎全部超標。

  遼寧省遼河流域農業地質調查數據也顯示土壤重金屬污染對農產品安全的影響不可忽視。

  在檢測的3984項重金屬元素中,總計超標305項,超標率達到7.66%。大宗農作物中的鎘鉻等元素超標問題比較顯著,尤其是沈撫灌區、柳壕灌區和新城子灌區等,由於常年利用城市污水灌溉農田,土地污染和糧食超標問題比較突出。

  其中,蔬菜超標區域主要集中在沈陽、錦州等重工業城市周邊,例如沈陽細河蔬菜基地土地和地下水嚴重污染,農業生態環境惡劣,蔬菜品質低下。

  分析土地污染的原因,有毒有害的重金屬元素主要是由於污水灌溉、大氣沉降物和施肥等因素帶入。三條途徑對比,由肥料帶入土壤的重金屬是最少的,各地區差異性不大,大氣干濕沉降和灌溉水因素帶入的重金屬量相差較大。尤其是工業城市和冶煉企業周邊,由大氣干濕沉降和灌溉水因素帶入土壤中重金屬量可以達到施肥帶入量的幾十至幾百倍。

  童潛明認為,根據現有調查數據,已表明我國部分地區土壤和種出來的農作物已有普遍的鎘等重金屬污染,只是尚未達到使人致病的程度。

  不過,童潛明指出,這並不意味著可以放鬆對土壤重金屬污染的防治,按照現在的發展趨勢,如果稍有放鬆,若干年后土壤重金屬污染積累進一步加劇,一旦重金屬含量達到致病程度,情況就將不可收拾。

  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之禍

  環境專家認為,與資金、技術上面臨的難題相比,防治土壤重金屬污染的關鍵更在於遏制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增長的沖動。“十二五”期間,我國仍將處於工業化、城鎮化高速發展的時期,如不能徹底扭轉一些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 D P增長的沖動,防止重金屬污染轉移加劇將面臨十分嚴峻的形勢。

  我國重金屬污染的主要來源是化工和礦山,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國內採礦業的粗放式發展方式,加上科學技術落后、環保投入不足與意識不夠、資源盲目開發,濫挖濫採使得雲南、廣西、湖南、四川、貴州等重金屬主產區的土地被日漸污染。

  而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地區,重金屬污染則來自於工廠。國內三十幾家環保組織聯合發布的《2010IT品牌供應鏈重金屬污染調研》稱,IT企業重金屬污染居首。一項由原國家環保總局進行的土壤調查結果顯示,廣東省珠江三角洲近40%的農田菜地土壤遭重金屬污染,且其中10%屬嚴重超標。

  農業、養殖業也成了重金屬污染源。童潛明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根據《湖南省洞庭湖區生態地球化學調查評估報告》中對寧鄉、益陽等6個研究區的鎘輸入土壤的途徑分析:來自灌溉水的鎘輸入約為每畝0.013克,而來自磷肥的為每畝0.11克,鎘輸入后者比前者超過近十倍。

  在一些小規模的養殖場,人們常常在豬、雞等農畜的飼料中添加含砷制劑,因為這種重金屬可以殺死豬體內的寄生虫,促進牲畜生長。這些牲畜的糞便又是農民樂於購買的有機肥料。當含砷的肥料被堆積入田時,肥料內的重金屬就會悄無聲息地潛入地下,並隨著耕種傳遞到農作物中。人們吃掉了這些重金屬污染的飼料喂養的豬,又吃掉了被重金屬污染的土壤中種植出來的蔬菜和糧食,有些人甚至還喝著被重金屬污染的地下水,人體就這樣被二度污染,甚至三度污染。

  此外,一些地方政府錯誤的“發展觀”與“政績觀”依然阻礙著重金屬污染防治。

  湖南省環保廳2010年6月公開通報顯示,自2009年9月起,湖南省和衡陽市兩級環保部門對耒陽市先后下發八次整改令,要求耒陽市對所屬遙田鎮多家存在嚴重重金屬污染隱患的企業實施淘汰關閉,但八次整改均沒有得到有效執行。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