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縣露富,富縣裝窮”症結何在?--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窮縣露富,富縣裝窮”症結何在?

胡印斌

2011年10月14日08:56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輿情要覽:有關部門應當把重心放在培育扶貧的市場機制和扶持民間力量上。給貧困縣一座“金山”,不如引導和扶持在當地辦一家企業。隻有剝離附著在貧困縣帽子上的種種可見利益,一些官員才不會將眼光死死地盯在有限的扶貧資金上,而那些已經不貧困的地區,也有可能自覺摘下貧困縣這頂並不光彩的帽子。

  新聞背景:

  近日,“中郡縣域經濟研究所”在各大媒體公布第十一屆“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市)”、“中國中部百強縣(市)”、“中國西部百強縣(市)”等榜單,其中竟出現17個國家級貧困縣且多個環節涉及收費。經調查,“中郡縣域經濟研究所”是北京一家注冊資本僅10萬元的公司。(“新華視點”10月10日)

  從1986年至今,我國扶貧開發政策已走過25年,並經歷三次較大調整。當時確立的貧困縣政策的確成效顯著,但行至今日,貧困縣隻增不減,也暴露出已“脫貧縣不願摘帽”、“爭當貧困縣”等問題。受訪專家建議,貧困縣政策思路應做大調整,取消劃定貧困縣,未來工作著力推進脫貧地區的可持續發展。(人民網9月30日)

  網言網語:

  網友:喊窮的不一定貧困,露富的不一定有錢。

  網友:面子大於天!

  網友:好大喜功是通病,交錢就評好!

  網友:永城市的百強縣也是這麼評出來的,悲哀啊!

  網友:脫貧的或者富裕了的縣因為有國家扶貧辦資金支持不會主動摘帽的。

  媒體論道:

  貧困縣很強,“百強縣”很弱?

  國家確定貧困縣並予以扶持,最終也是為了讓它們脫貧致富,理應定期調整貧困縣名單,制訂切實可行的退出機制。有退出的和新晉的,才符合公共財政服務於全民、共享現代化成果的宗旨

  一些經濟實力較強、產業發展迅速的縣(市),希望在更廣闊的競技平台上參與競爭、獲得發展,這是一個正當訴求,現行評價機制有責任滿足這種訴求

  近日,“中郡縣域經濟研究所”在各大媒體公布第十一屆“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市)”、“中國中部百強縣(市)”、“中國西部百強縣(市)”等榜單,其中竟出現17個國家級貧困縣且多個環節涉及收費。經調查,“中郡縣域經濟研究所”是北京一家注冊資本僅10萬元的公司。(“新華視點”10月10日)

  上榜的國家級貧困縣一邊享受著國家財政扶持及各種社會扶持,一邊卻高調標榜“百強”,以之作為地方的實力佐証、官員的政績勛章,這當然讓人哭笑不得。其中有評比過於隨意、缺乏公信力等因素,不過也折射出時下扶貧體制的缺陷,以及權威評價機制的缺失。

  到底該如何看待國家級貧困縣入圍“百強”?以煤田著稱的西部縣(市)府谷2010年的財政收入為63.59億元,即便與東部沿海地區一些縣(市)比,也毫不遜色,其入圍“百強”,倒並不讓人意外。報道提及的重慶開縣、河南固始的情形比府谷差一些,但2010年開縣的財政收入達到了8億元,固始則是4億元,這樣的“成績單”應該說都不算太壞。在討論這些縣該不該入圍“百強”之前,有必要先討論其貧困縣資格。

  本世紀初,國家在制定與實施《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時,這些眼下入圍“百強”的縣(市)確實稱得上“貧困”,國家財政對其進行整體性扶貧開發,也是為了切實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縮短其與發達地區的差距。然而,十多年過去,各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已經有了很大變化,特別是近年來,一些依賴礦產資源的貧困縣的各項經濟指標突飛猛進。如今完全有必要重新認定貧困縣,既可確保國家財政“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也是公平公正之需。

  國家確定貧困縣並予以扶持,最終也是為了讓它們脫貧致富,理應定期調整貧困縣名單,制訂切實可行的退出機制。有退出的和新晉的,才符合公共財政服務於全民、共享現代化成果的宗旨。對此,有關部門不妨參照保障房的管理辦法,實行動態管理。

  此外,在縣域經濟越來越成為中國經濟重要驅動力的今天,是否還需要類似“百強”評選?最早從1991年開始,國家統計局主持發布“全國縣市社會經濟綜合指數前100名評比”,簡稱“全國百強縣評比”,它於2007年中止。“中郡所”的評比則繼續進行,而且越來越受地方追捧,甚至還出現“並列排名”,一些專家也樂於捧場。這正說明當下縣域經濟中確實存在著對某種參照系的需求,對此應以更權威更公正的評價取而代之。

  我們有必要讓縣域經濟亮起來,而不是隻局限於所屬地級市。一些經濟實力較強、產業發展迅速的縣(市),希望在更廣闊的競技平台上參與競爭、獲得發展,這是一個正當訴求,現行評價機制有責任滿足這種訴求。一方面,要杜絕民間評比中拿錢買名次等種種亂象;另一方面,也應拓寬縣域經濟擴大影響的渠道。

  “貧困縣”與“百強縣”的重疊固然尷尬,但更應看到表象背后的堅硬現實。無論貧困縣,還是百強縣,都應致力於提高當地民眾的福祉,讓民眾享受到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一塊牌匾可能很簡單,但它背后的影子卻意味深長。(胡印斌 中國青年報)           來源: 半月談網

【1】 【2】 【3】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