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籌城鄉發展的路徑選擇--新農村--人民網
人民網

  

統籌城鄉發展的路徑選擇

中央黨校“統籌城鄉發展”專題班

2011年11月01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統籌城鄉發展,是我們黨總結歷史經驗、適應形勢需要、堅持科學發展、從政治和全局高度提出的指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大思路、大戰略。統籌城鄉發展,就是要通過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改變我國農業基礎薄弱、農村發展滯后、農民增收困難的局面,建立起新型工農、城鄉關系,實現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協調發展,形成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統籌城鄉發展是一個歷史過程,路徑的選擇必須立足國情和發展階段,並根據各地的實際情況確定發展措施和任務﹔必須搞好總體規劃和頂層設計,統籌兼顧,合理布局,有計劃有步驟地推進,防止重復建設、分散投入﹔必須堅持政府主導、農民主體和社會參與,強化政府支持、保護和服務,引導和鼓勵社會資本投入,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形成推進合力﹔必須以改革為動力,創新體制機制,鼓勵和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率先突破,為全國積累經驗、提供示范。各地經驗表明,統籌城鄉發展要以建立城鄉平等的要素交換關系為前提,以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為目標,以逐步實現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為方向,以發展現代農業、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為主要任務,加快形成以城帶鄉、以工促農、城鄉互動、協調發展新局面。

  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建立城鄉平等的要素交換關系

  我國城鄉差距大,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資源配置不合理,農村資源過多地流向了城市。計劃經濟時期,我們通過工農產品價格“剪刀差”,靠農業的積累發展工業、建設城市。改革開放以后,“剪刀差”逐步消弭,但資源要素不平等交換依然存在。在土地收益方面,盡管征地補償費用逐年提高,但還是低於土地市場價格。在建設資金方面,農村儲蓄存款大量外流,農民貸款難問題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在勞動就業方面,農民工與城裡人待遇不平等,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依然存在。在市場機制作用下,資源要素總是向高收益高回報的產業和區域配置,特別是在工業化城鎮化快速推進時期,更容易從農業轉向工業、從農村流入城市。因此,不能將建立城鄉平等要素交換關系的任務簡單地推給市場,而應當發揮政府宏觀調控的作用,推動資源要素在農村和城市之間平等雙向流動。

  加強農民土地權益保護。要減少農村土地流失。探索在集體所有前提下農民土地財產權益的實現形式,開展完善土地承包經營權權能試驗,改革土地管理制度,修改土地管理法。調整土地收益分配政策,按照“取之於地、用之於地”的原則,把大部分土地出讓收入用於農業生產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農田水利建設和高標准農田建設,真正把這項關乎長遠的基礎建設作為國家戰略、國家工程,制訂規劃、加大投入、扎實推進。

  改善農村金融服務。要推動資金回流農村。首先,加強政策激勵。按照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提出的“縣域內銀行業金融機構新吸收的存款,主要用於當地發放貸款”的要求,明確比例、嚴格考核、強化獎勵。其次,改善服務機制。大力發展為農服務的小微型金融機構,並探索大中型銀行和小微型銀行的信貸合作機制,鼓勵大中型銀行開展涉農貸款批發業務、小微型銀行開展零售業務,形成相互配合、優勢互補的格局。

  促進城鄉勞動力平等就業。要給農民工平等待遇。繼續加強農民工權益保護,讓農民外出務工找到工作、拿到工資、勞動安全,工傷大病有保險、有地方住、子女能上學。加快推進戶籍制度改革。放開中小城市、小城鎮特別是縣城和中心鎮戶籍,並逐步放寬大中城市落戶條件,以就業、居住、交稅、繳納社保、技術等級等作為落戶條件,讓穩定就業和居住的農民工尤其是新生代農民工轉為市民。

  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

  城鄉差距很大程度體現在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上。“十一五”期間,農民人均純收入從3587元上升到5919元,年均實際增長8.9%,比“十五”期間的增速高3.6個百分點。特別是2010年農民人均純收入實際增幅達10.9%,比城鎮居民收入增幅高3.1個百分點,城鄉收入差距由上年的3.33︰1縮小為3.23︰1,這是1998年以來城鄉收入差距首次縮小。2011年前三季度農民人均現金收入增速達13.6%,又比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出5.8個百分點。但也應看到,農民增收基礎還比較脆弱,增收渠道還比較匱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擴大趨勢還沒有得到根本扭轉。特別是目前世界經濟復蘇放緩,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惡化,我國小微型企業面臨一定困難,對農民就業增收會帶來影響。黨的十七屆五中全會提出“十二五”期間要“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的目標任務,這就要求在大力挖掘農業增收潛力的基礎上,進一步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努力使農民收入實現持續較快增長,逐步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差距。

  在國民收入初次分配環節,完善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促進農民工工資穩定增長。繼續實行農產品價格支持保護政策,不斷完善主要農產品最低收購價和臨時收儲政策,按照“小步快跑”的思路,穩步提高糧食最低收購價。嚴格落實農民工與城鎮職工同工同酬制度,合理提高最低工資標准,推進工資集體協商、工資支付保証金等制度的實施,促進農民工工資水平穩步提升。重點關注小微型企業運行情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穩定農民工就業規模和工資水平。

  在國民收入再分配環節,以補貼補助為重點,加強公共財政對農民生產生活的支持。隨著國家財力的增長,加大對農民的補貼力度。穩定和完善現有“四補貼”政策,增量部分向主產區和種糧大戶傾斜。研究設立農作物防災減災關鍵技術專項補助。

  對老少邊窮地區、困難群體給予政策傾斜,促進其收入加快增長。加大對老少邊窮地區的扶貧開發力度,實行連片開發,支持優勢特色產業發展,提高其自我發展能力。去年,中央決定建立草原生態保護獎勵機制。今后對山區、漁區等也應建立完善的生態補償機制,解決好農民增收和生態保護兩難問題。

  公共財政向“三農”傾斜,逐步實現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城鄉居民享受的基本公共服務不均等,是城鄉差距的重要表現。長期以來,在城鄉分割體制下,農村公共服務主要靠農民自己來辦,造成農村公共產品短缺。縮小城鄉發展差距,就要推動公共財政向農村覆蓋,增加農村公共產品供給,逐步實現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黨的十六大以來,我國在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方面取得了明顯成效。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逐步建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全面推開,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試點范圍迅速擴大,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普遍健全,農村水電路氣房建設力度進一步加大。但也應看到,公共服務資源在城鄉之間的配置仍然失衡,農村公共服務投入不能滿足實際需要,農村醫保、低保、養老等社會保障水平還比較低。應加快推進公共財政向農村傾斜,使城鄉居民享有均等的發展機會和基本公共服務。

  加快發展農村社會事業。在農村教育上,加大對農村留守兒童的服務力度,加強農村寄宿制學校師資,落實好農民工隨遷子女義務教育“兩為主”政策。大力發展農民職業技能培訓,逐步將中等職業教育免學費政策擴大到所有農村學生。在農村醫療衛生上,繼續提高新農合籌資水平和保障水平,普遍開展新農合門診統籌,加快建立健全農村三級醫療衛生服務網絡。在農村社會保障上,進一步落實地方政府對新農保個人繳費部分予以適當補助的政策,提高新農保的統籌層次。逐步實現農村低保應保盡保,提高保障標准。在發展農村文化上,加快以農村基層和中西部地區為重點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鼓勵社會力量興辦農村文化產業,重視解決新生代農民工的精神文化需求問題。

  加強農村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按照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在全國普遍健全鄉鎮或區域性農業技術推廣、動植物疫病防控、農產品質量監管等公共服務機構”的要求,下決心增加經費投入,加大基層農技推廣體系改革與建設示范縣等項目實施力度,加強服務機構設施條件建設。進一步深化縣鄉行政管理體制和財稅體制改革,著力加強鄉鎮政府在強農惠農政策落實、教科文衛事業發展、農村土地管理等方面的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職能。進一步理順村黨支部、村民委員會和集體經濟組織的關系,完善新形勢下的鄉村治理結構,創新農村社會管理。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推進政務公開和民主管理,健全村黨組織領導的充滿活力的村民自治制度。加強集體經濟組織建設,完善集體資產監管和運營,不斷增強服務功能。加快培育農村社區服務組織、農民專業合作社以及各種農村公益性組織,發揮其在反映訴求、化解矛盾、提供服務等方面的作用。

  按照“三化同步”要求,加快建設現代農業

  城鄉差距大,基礎性的原因在於產業發展差距大。黨的十七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了“在工業化、城鎮化深入發展中同步推進農業現代化”的重大任務。“三化同步”的著眼點在於,加快建設現代農業,補齊農業基礎薄弱這個短板。近年來,在中央強農惠農富農政策的推動下,我國現代農業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也應看到,我國仍處在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的關鍵時期,農產品需求剛性增長,資源約束不斷加劇,農業基礎依然薄弱。工業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是相互聯系、互為條件的。按照“三化同步”要求推進現代農業建設,就是要用工業化理念、先進技術和物質裝備、現代經營組織形式發展農業,充分發揮工業化、城鎮化對發展現代農業、轉移農村富余勞動力的帶動作用,努力實現農業現代化與工業化、城鎮化協調發展。

  加大對糧食主產區的扶持力度。發展糧食生產是建設現代農業的首要任務。穩定和提高糧食綜合生產能力主要靠主產區,關鍵是通過利益補償來解決主產區種糧吃虧問題。應按照國家功能區建設的要求,將糧食生產功能性補償納入糧食生產大縣獎勵因素,大幅增加中央財政對糧食生產大縣的一般性轉移支付,幫助主產區增強財力,提高公共服務能力,調動地方發展糧食生產的積極性。

  強化農業科技創新和推廣應用。農業的出路在科技。應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體系建設,重點突破制約糧食生產的重大關鍵技術難題,加快關鍵技術集成配套和推廣。特別是盡快培育一批增產潛力大的高產優質品種。整合種業資源,構建以產業為主導、大企業為主體、大基地為依托、產學研結合、育繁推一體化的現代種業體系,加快提升我國種業科技創新能力、企業競爭能力、供種保障能力和市場監管能力,進一步提高良種覆蓋率,加快良種更新換代。

  加快農業機械化步伐。適應勞動力轉移和人力成本上升的新形勢,推動良田、良制、良種、良法、良機有機結合。繼續擴大農機購置補貼規模,提高農機裝備水平,優化農機裝備結構,推廣先進適用農機裝備和技術,重點提高水稻插秧、玉米收獲和深鬆整地等薄弱環節的農業機械化水平,積極發展農機社會化服務。

  推進農業產業化。大力提升農產品產后初加工水平,發展精深加工。加大對農業龍頭企業的信貸支持,不斷完善企業與農戶間利益聯結機制。進一步落實農民專業合作社法,加大對農民專業合作社扶持力度,提高合作社的服務能力和水平。引導企業向園區集中,集約利用資源,防止工業、城市污染轉入農村。

  穩步推進農業規模經營。加強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管理和服務,健全農村土地流轉市場,引導鼓勵農民按照依法自願有償原則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引導技術、資金等向種養大戶和專業能手集中,提高土地資源利用效率和農業生產能力。通過優化區域布局和開展統一服務來實現種植業規模化。大力發展家庭養殖場和養殖小區,推動養殖業生產經營規模擴大。

  (執筆:陳曉華)  

(責任編輯:閆璐)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