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每年平均防控面積70多億畝(次),綠色防控手段僅為1/4

利用天敵來治虫,可行!

本報記者 馮 華

2017年12月03日04: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甘蔗地裡放蜂,增產、增糖、優質安全

  危害庄稼和蔬菜的小小害虫,除了噴施農藥,還有沒有其他好辦法?作為農作物病虫害多發重發的國家,我國每年平均防控面積70多億畝(次),綠色防控手段卻僅為1/4。

  現在,在農業科研人員的努力下,一些蔬菜大棚和甘蔗、玉米地裡,利用天敵來治虫,現實版的“虫虫大作戰”正在上演!

  “小小的甘蔗螟虫,可是咱們蔗農的大敵。”站在豐收的甘蔗田邊,廣西農墾金光農場的總農藝師李庭化介紹,有的農民管甘蔗螟虫叫做“鑽心虫”,防治不當可造成糖料蔗減產10%—20%,是糖料蔗生產的第一大害虫。

  “以前防治螟虫沒有好辦法,一年打3次農藥。可是甘蔗長得快,一人多高的甘蔗田密密麻麻,隻能靠人工鑽進去打藥,效率低、成本高。這麼多年下來,甘蔗螟虫的抗藥性也增強了,越來越難防。”李庭化說。

  2013年,在廣西壯族自治區農業廳植保總站的推動下,金光農場嘗試利用赤眼蜂來防治螟虫。“專家說螟黃赤眼蜂是甘蔗螟虫的最優天敵,早春時把這些赤眼蜂釋放到甘蔗地裡,可以極大地提高冬后自然環境下赤眼蜂種群的不足,壓低第一代甘蔗螟虫的數量,進而控制全年數量的增長。”李庭化拿出一張邊長約2厘米的正方形蜂卡,“這一張蜂卡上有1000頭即將羽化的赤眼蜂,把它粘貼在甘蔗葉的背后,每畝地粘貼5張蜂卡就夠了。”

  “‘以虫治虫’省人工,一個人一天能粘貼150畝地的蜂卡。關鍵是防治效果好,增產、增糖明顯。蔗農每畝增收480元以上,制糖企業每畝蔗地多產糖45公斤以上。”李庭化介紹,幾年推廣下來,今年起金光農場5.2萬畝甘蔗全部採用了放蜂治螟的生物防治辦法。

  利用赤眼蜂來防治甘蔗螟虫、水稻螟虫等,只是天敵昆虫治虫的一種形式。在山東等地的蔬菜大棚中,瓢虫、麗蚜小蜂等被用來對付蚜虫、粉虱等害虫。

  “壽光是老蔬菜產區,害虫發生頻率高,抗藥性強,防治難度大。”山東省農科院植保所研究員鄭禮告訴記者,在他們所做試驗的甜椒示范棚裡,一畝大棚隻需放置10個麗蚜小蜂卡、一個生長季根據虫害發生情況放四五次即可。此外,用瓢虫對付蚜虫、用智利小植綏螨防治葉螨等,基本就能將害虫控制在危害水平以下,一個種植季隻需用1—2次藥,可減少化學殺虫劑用量70%—100%。

  專家介紹,天敵昆虫是自然界廣泛存在的有益生物,能通過捕食或寄生持續有效地控制害虫。與使用化學農藥相比,應用天敵昆虫能夠在生產源頭上避免或降低農產品的農藥殘留,對環境無污染,使害虫不易產生抗藥性,從而保障農作物安全生產,維護生態系統平衡。

  創新機制,科技聯盟集聚國家力量

  鄭禮的另一個身份是國家天敵昆虫科技創新聯盟理事長。這個聯盟是在農業部指導下、探索農業科技體制機制創新的產物之一。聯盟聯合了全國多家天敵昆虫生產企業及優勢科研單位,針對國內天敵昆虫產業發展的重大技術創新問題,集聚行業資源,引導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探索長效穩定的政、產、學、研、用“一條龍”合作機制。

  “利用天敵來治虫,雖然利用的是生物物種之間天然的競爭、捕食、寄生等關系,道理好懂,但要真正用起來,需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卻不少。比如大規模繁育、活體昆虫的包裝、儲運、生態環境區域協調的問題等,都有待聯盟成員一起去研究解決。”鄭禮表示。

  “搭建政、產、學、研、用的合作機制非常重要,可以把各方優勢最大限度發揮出來。”廣西壯族自治區農業廳植保總站站長黃光鵬介紹,廣西是糖料蔗種植第一大省,也是農業大省,近年來一直探索推廣綠色防控技術。2012年開始,廣西植保總站與南寧合一生物防治技術有限公司合作,在全區示范推廣釋放赤眼蜂防治甘蔗螟虫。“企業在設備、研發上有優勢,合一公司建成了國內首條全自動飼養米蛾及收集米蛾卵的生產線,突破了螟黃赤眼蜂大規模繁育的技術瓶頸,使大面積防控成為可能。”黃光鵬告訴記者,由植保總站與合一公司聯合攻關的科技專項——“螟黃赤眼蜂規模化生產和甘蔗螟虫大面積綠色防控技術聯合攻關與示范推廣”還獲得了2016年農業部全國農牧漁業豐收二等獎。

  在壽光,天敵治虫還和另一項綠色防控技術——蜜蜂授粉結合起來。“相比人工點花,熊蜂授粉節省人工,還能提高西紅柿的坐果率。”壽光蔬菜產業集團技術負責人國家進說,示范棚裡的小西紅柿每平方米產量50—55公斤,每斤售價高達10—20元。

  “天敵治虫和蜜蜂授粉技術都已研究很多年了,以前單項技術應用較多,如今我們充分利用國家天敵昆虫科技創新聯盟各單位的資源和優勢,集成技術示范應用,取得了更顯著的效果。”鄭禮告訴記者,在壽光蔬菜產業集團生產基地300多畝設施蔬菜上應用的成果表明,化學殺虫劑用量可減少70%—100%,明顯改善品質,各種作物平均每畝增產12%—25%、減少6個用工,每畝節本增效3000元以上。

  據介紹,聯盟自2016年5月正式成立以來,天敵企業與科研單位分工協作,優勢互補,避免了低水平重復和各自為戰,實現了成員單位之間強強聯合。一年多來,聯盟共創制了23種天敵昆虫產品,研發了設施蔬菜天敵治虫系列核心技術,建立了10個核心示范基地,示范面積近萬畝,在設施作物推廣應用面積10萬余畝,在大田作物推廣應用2100萬畝,取得了顯著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

  推動產業化還需理念、政策、技術齊頭並進

  盡管如此,受公眾觀念、技術瓶頸、政策扶持等因素的制約,“以虫治虫”在農業生產中的大面積推廣仍然進展緩慢。天敵昆虫在我國的應用比例僅為1.25%,隻有20多種天敵昆虫實現了產業化,天敵昆虫生產企業也隻有幾十家。

  “天敵昆虫作為綠色防控技術的一種,讓農民接受需要一個過程,要從示范推廣開始。”鄭禮說,許多農民對化學農藥有一定依賴性,對天敵昆虫不了解,不敢輕易接受生物防治新技術。同時,使用天敵昆虫也有一定技術要求,要掌握好天敵昆虫的釋放時間、釋放數量、釋放方法等,操作不當會影響使用效果。

  南寧合一生物防治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宋一林說,這就對生產企業提出更高要求。企業應根據農民的使用需求和市場需求,加大研發力度,生產出更簡便、實用的天敵昆虫產品﹔同時還要提高生產能力,克服天敵昆虫繁育的技術瓶頸,努力實現標准化、規模化生產。

  聯盟常務副理事長、中國農科院植保所研究員張禮生則表示,目前我國天敵昆虫繁育和應用產業化水平較低,天敵產品種類少、生產規模小﹔天敵昆虫生產企業普遍弱小,研發能力不足。聯盟雖然整合了部分研發資金,但缺口仍然很大。由於天敵昆虫產品的特殊性,加上銷售市場不成熟,目前國內天敵生產企業和科研單位仍以研發和試驗示范為主,投入大、產出少,急需國家財政資金支持。

  他建議,將天敵昆虫產業化納入國家植物保護工程,加大資金投入力度,各地也應加大政策支持。同時對於應用天敵昆虫產品的專業合作組織和農民給予資金補貼或物資扶持,提高農業新型經營主體應用綠色防控技術的積極性。“聯盟今后還應加強技術攻關,探索形成產品多樣化的生產體系和技術模式,以滿足不同作物、不同時期、不同害虫的防控需求。同時統一標准規范,推動制定並帶頭示范推廣各種天敵昆虫產品生產的國家和行業標准等。”

  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首席專家張躍進則建議,要大力開展保護利用天敵知識的科學普及和宣教活動,讓更多的社會公眾了解天敵防控,更多的農民朋友應用天敵防控。


  《 人民日報 》( 2017年12月03日 10 版)

(責編:馮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