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火灾村庄开始清退小作坊(组图)--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大兴火灾村庄开始清退小作坊(组图)

林阿珍

2011年04月29日09:3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昨日,南小街三村村民拆除房屋上违建的铁架。当日,该村党支部、村委会紧急通知,要求所有非法生产、经营、加工的服装作坊搬走。本报实习生 田恬 摄


  昨日,一服装厂正在撤离。当日,“4·25火灾”事发地、大兴旧宫镇南小街三村村委会发通知,三日内,该村宅基地内所有非法生产、经营、加工的服装作坊等相关聚集地全部搬出该村管辖范围内。另据市卫生局昨日通报,火灾遇难者新增一女童。至此,大兴旧宫镇火灾事故已造成18死24伤。本报实习生 田恬 摄

  本报讯 (记者郭超)昨日,北京市消防局表示,即日起至5月31日,全市组织开展火灾隐患攻坚整治“亮剑”行动,重点查处城乡接合部“三合一”建筑(功能为仓储、生产、居住混合),并一律采取上限处罚。

  为汲取“4·25”火灾事故教训,遏制重特大火灾尤其是群死群伤火灾事故。北京市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消防检查行动。此次重点检查城乡接合部出租房、高层建筑、文物古建等四类场所。

  行动严查消防设施、建筑施工场地消防设施、外保温材料、消防通道等问题。其中“三合一”建筑,消防部门将一律采取关停措施。

  据介绍,检查采用高限处罚,凡建筑消防设施存在严重损坏、瘫痪、擅自关停、擅自改变防火分区等突出问题,一律采取临时查封和责令停产停业。同时,消防部门严守审批关,凡建筑外墙外保温材料采用易燃可燃材料的,一律不得通过消防审核和消防验收。

  对检查中发现问题,但责任人拒绝整改的,将对责任人实施行政拘留。

  ■ 伤亡追踪

  大兴火灾死者新增一名女童

  伤情极危重抢救无效,还有两名极危重伤者仍在抢救

  本报讯 (记者温薷 石明磊)昨日,北京市卫生局通报,大兴区旧宫镇火灾伤者中,在儿童医院救治的一名患儿于前日23时40分死亡。至此,大兴旧宫镇火灾事故已造成18死24伤。

  该女童火灾中伤情极危重

  通报称,截至昨日10时,大兴旧宫火灾事件造成的死者又增加一名,由原来的17人增至18人。消息显示,这名死者是一名女童,此前在北京儿童医院救治。

  这名女童于火灾发生当日(4月25日)凌晨4时30分收住在北京儿童医院PICU。住院诊断为二度烫伤、气道灼伤、多器官功能衰竭等。在卫生部门通报的25名火灾伤者中,这名女孩被列为3名伤情极危重的患者之一。

  死者是起火服装厂老板亲属

  入院之后,北京儿童医院协和医院、天坛医院、同仁医院、积水潭医院等专家多次会诊,为患儿确定诊疗抢救方案。

  4月27日20时40分,该患儿病情发生变化。历经3小时的全力抢救,因患儿病情危重,救治无效,于4月27日23时40分宣布临床死亡。

  据悉,死亡女童是起火服装厂老板的亲属。

  截至目前,大兴旧宫火灾事故已经造成18死24伤。

  北京市卫生局表示,目前,24名伤员均住在积水潭医院进行集中救治,病情极危重的两名伤者仍在抢救中。另外22名伤者中,危重6人,重度5人,中度4人,轻度7人。

  ■ 整治进展

  南小街三村违法作坊三日清空

  违法作坊内的所有人员全部疏散

  本报讯 (记者林阿珍)昨日,大兴南小街三村村委会紧急通知,即日起三日内,在该村宅基地内所有非法生产、经营、加工的服装作坊等相关聚集地,全部搬出该村管辖范围内,聚集地内所有人员要全部疏散。

  昨日下午,民宅的墙上贴出紧急通知:通过“4·25火灾事故”,南小街三村党支部、村委会召开相关会议。为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彻底消除我村宅基地内存在的安全隐患,经会议决定,即日起三日之内,要求在我村宅基地内所有非法生产、经营、加工的服装作坊等相关聚集地,全部搬出我南小街三村管辖范围内,将聚集地内所有人员全部疏散。

  ■ 探访

  小作坊欲集体南迁重开张

  对于“清退令”,南小街三村的大批作坊主、服装工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有照作坊主:搬与留纠结

  北京澳威服装公司也在南小街,老板刘凌杰说,公司有营业执照。

  “一团糟,急,每天都睡不着觉。”刘凌杰说,前天工商来查,没让他搬,就说停几天。昨日,综合执法队又要求他搬。

  “我不愿意搬,公司有执照”。但他也担忧,公司跟一家即将开张的酒店签订了一批工作服的订单,需要马上开工,制作服装。合同到期,交不了货,只得赔钱。停业整顿,将给他带来很大损失。

  无照作坊主:再往南搬

  刘凌杰的工厂周边,大多是无照的服装加工作坊点。

  “他们现在到处找房子,可能搬到南小街再往南的村子。”刘凌杰透露。

  南小街上,正在搬离的一些服装加工作坊主,警戒心高,深怕前来问讯的人是政府人员,跟踪他们到搬迁新址,继续阻止他们经营。

  作坊主们说,“旧宫恐怕很难混下去了”,他们计划再往南搬,找一个查得不严的村子落脚。

  服装工人:随小作坊走

  南小街地区,服装临时工众多,“哪家作坊接到订单,需要人手,就过去打工。”临时工余斌说,五一前后,本是服装加工旺季,一天最少能赚100多元。现在受火灾影响,加工作坊纷纷停业整治,临时工也跟着失业。

  听说多数小作坊要往南搬到六环外,余斌等人都在观望,“小厂子找到地方了,哪个相对集中的,我们就跟着过去。如果不过去,我们也没饭吃”。

  小作坊的出路与困境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同南搬。

  南小街服装设计工作室负责人石先生认为,南小街的小型服装作坊不能全搬走,“南小街这块儿靠这个支撑,服装都不干了,这块儿就空了”。

  石先生称,非法的服装加工点想合法不是通过搬走就能解决的。小型服装加工作坊资金有限,只能选择民房那种小地方。但在民房内置办厂房,工商部门又不会同意注册。

  这是小作坊主面临的一个困局。

  ■ 专家说法

  事前预防监管政府需下工夫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认为,要求违法生产经营企业搬离火灾事发地,不能解决安全隐患等根本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在消防安全管理上多下功夫。这些小加工厂,搬到别处,仍会存在消防安全隐患。不要仅仅针对这些小厂和外地人,北京地区都应做足消防安全管理。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在城乡接合部,有两个违法特别突出,一个是违章建筑,一个是违法经营,反映了政府全方位监管问题。“这次在大兴,其他地方会不会也出现火灾事故,很难说”。

  陆杰华说,利用违章建筑来违法经营的问题,必须要解决。税务、工商,要加大力度监管,不能容忍,这是部门监管的失控。这些小工厂,不管在哪里,政府部门都要加大监管,这不仅是对消费者,也是对劳动者的一个保护。他认为,预防、加强事前监管,政府需要花更大工夫。

  本报记者 林阿珍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