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涨价原因:一个从业养猪大户眼中的行业困局--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猪肉涨价原因:一个从业养猪大户眼中的行业困局

胡玉荣

2011年07月18日09:45    来源:东方网     手机看新闻

  东方网7月18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随着6月份CPI的公布,猪肉价格被再次抛到了市场的风口浪尖,同比57.1%的涨幅,对6月份价格总水平贡献度为21.4%,可以说猪肉价格的快速上涨直接“拱”高了CPI指数。

  记者日前走近产业链最基层———上海市郊的养殖农户,了解此轮猪肉价格飞涨的内在原因。在他们看来,外界热议的成本推动的各个环节通胀并不是关键原因,接连不断的疫病和大起大落的价格才是“猪拱门”的直接原因。由此,一头猪的降价路线图也要重新勾勒。

  养猪大户老严的心事疫病导致出栏量跌三成

  七月流火,严刚站在自家的养猪场外汗流浃背,看着在栏圈内跑来跑去的上千只猪,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欣喜,尽管他的手机不断地响着,不停地有人要收购生猪,而且价格也已经超过了每斤10元,而这样的价格可以说是近几年的天价了。

  严刚,这位市郊有着近30年从业经历的养猪大户,这几天有些累,不是因为饲料价格上涨了,他有着自己的心事。

  “希望猪不要生病,否则快要出栏了,损失可就大了。”他抽了一支烟,慢慢地说道。“今年不知道怎么了,疫病不断,上半年养殖场的出栏量比去年同期少了二三成,当然还有其它的原因。”

  一听到“疫病”两个字,记者的神经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严刚看着我笑笑说:“你也别那么紧张,吃到你们嘴里的肉都是安全的,我们在生猪出栏前一天,就会有相关部门过来检验检疫,送到屠宰场,同样也会检验检疫,双重保险呢!就算是外地进沪的生猪,同样也会面临这样的检验检疫关,一个在入境的道口,一个就在屠宰场。病死的牲畜,像猪、鸡、鸭等等,相关部门会统一收集并销毁。”

  难道就无药可预防、治疗?记者心中不免充满了疑问。严刚的一番话解开了记者心中的疑团,他告诉记者,他养猪三十年,感到猪是越来越难养了。以前养猪条件没那么好,但是只要给猪吃饱喝足,就等着出栏后数钱,每头猪赚20%的利润基本可以保障,可是现在呢,最怕它生病,可以说像宝贝一样地伺候,但总是避免不了。疫苗用了,兽医兽药一应俱全,有时候为了求保险,花高价买进口疫苗和兽药,但是总是赶不上病毒的发展速度,意外总是让人心惊胆战。一帮老板在一起吃饭,谁是养猪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长期的精神压力在脸上反映得很明显。

  “真希望我们国家对动物的生物制品更重视一些,给我们这些养殖户保驾护航,让我们也可踏踏实实地睡个觉,我现在年纪大了,觉得自己已经承受不了更多的压力,三个养殖场两个已经租给别人了,如果情况没有改善,最后一个养殖场也不想自己干了。”说到这儿,严刚难免有些落寞。

  成本上涨不是关键除了供应缺口还是缺口

  “这几个月猪肉价格的快速上涨,通胀因素渗入各个环节的因素确实存在,但决不是关键因素,在我看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供应短缺。玉米从800多元一吨到现在的3000多元一吨,人工成本从每月的400多元到现在的2000多元,都经历了10多年,期间猪肉价格大起大落,今年飚得这样厉害,还是供应环节出了问题。生猪市场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就算各个环节的价格再涨,如果市场供过于求,那么价格还是会跌,因为生猪不像商品房等其他商品,价格低于成本,大不了不卖或者不生产了放在仓库,但是猪不行,一茬接着一茬,养大了就算亏本了也必须卖,否则下一茬怎么办?”面对猪肉价格的大幅上涨,老严一语中的。

  严刚说,受多种原因影响,今年自己的养殖场出栏的生猪数较之去年同期减少了二到三成,而这个现象肯定不是个别现象。而记者在同一地区的其他养殖大户了解到的情况证实,老严的话确实属实,只是程度不同罢了,而权威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生猪总出栏数较去年同期也出现下降。

  严刚说,数量减少的原因最怕的是猪生病出现意外死亡,因为养大一头猪的成本要1000多元,这个成本自然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价格大起大落农民一次又一次跌倒

  疫病导致了生猪的出栏数减少,同样生猪市场价格的大起大落,也催生了现在的生猪供应缺口。2007年,猪肉价格出现较快上涨,国家出台了扶植生猪养殖业的政策,其后猪肉价格得到了控制,而其副作用持续发酵到今天。

  方荣是市郊的一个普通农民,2007年看到猪肉价格的上涨和国家的有关补贴政策,咬咬牙盖了三间猪棚,并花了2000元买了2头小母猪。2008年上半年,两头小母猪共产下了20多头小猪,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养了六七个月,猪卖了,一算账除去各种成本,赚了近4000元。然而接下去老方就高兴不起来了,尽管老母猪还在下小猪,但他却开始为这些小猪的命运担心起来,因为市场上的肉价没以前高了,但饲料的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2009年当第二批小猪出栏时,竟然一分钱也没赚到,还搭进去了不少功夫,无奈之下,在2010年年初,方荣把两头母猪也转卖给了他人。

  如今,方荣盖的三间猪棚成了柴草间,每天经过这里,他都会叹气。

  像方荣这样跟风养猪的农民,在上海郊区还算少的,但是在外地农业大省呢?在一个个轮回中,他们跌倒了一次可能会爬起来,但连续跌倒了几次,也许更多人为了不再跌倒,而跳出这个轮回。

  “我们国家农民养殖生猪和规模化养殖的比例大致在3比7,而发达国家几乎全部进行规模化养殖,虽然我国近几年规模化养殖的比例在扩大,但还是不尽如人意。散户养殖和规模化养殖的最大区别就是稳定性,农民养殖生猪,如果一二茬猪赚不到钱,就会选择不养,而规模化养殖计算业绩的周期在5年左右,不会因为一二茬猪没赚钱就减少养猪量。今年生猪的缺口,农民不养猪或少养猪也是一个原因。为了保持生猪供应的稳定,国家应积极鼓励规模化养殖。”老严表示。

  肉价何时降?三季度或年底

  严刚的心事、方荣的痛苦反映的是造成近期生猪缺口的两大原因,而缺口的存在直接导致肉价上涨,肉价上涨又拱高了CPI指数,现在众多专家纷纷表示,下半年稳定物价要把宝压在“猪”身上,那么猪会否放低“身价”呢?

  奉贤作为上海养殖生猪的重点区县,今年市府下达的目标是出栏生猪45万头,占了全市的五分之一,该区农委副主任张伟民对记者表示,尽管今年的生猪生产形势严峻,但是年初制定的目标可以完成,据他了解,目前生猪的供应情况依然偏紧,而老百姓还是习惯上喜欢吃新鲜猪肉,因此就算国家向市场投放冻猪肉,短期内新鲜猪肉价格依然会高位运行。

  那么生猪供应的缺口何时会补上,业内人士的观点各不相同。有业内专业分析师认为,全国生猪存栏量在今年二三月份已开始出现逐步回升,应该在八、九月份可投放市场,到时将缓解生猪供应紧张的局面。但是严刚显然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表示,目前仔猪供应不足,就算有仔猪,目前饲养到出栏一般要经历四到五个月的时间,那就是今年底和明年初的事了;另一方面,目前仔猪的价格达到了每斤20元左右,一头50斤仔猪需要1000元,加上饲料人工,成本要达到1800元到2000元,除了养殖场有自己的育苗基地外,农户在这么高的价格下,购买仔猪养大出栏,究竟还有没有冒风险的勇气,谁也无法估计。而记者在采访农民方荣时,他明确表示不会再去跟风养猪了。

  最有希望的模式:生猪期货

  这些观点究竟谁对谁错,似乎只能由市场来论证,但是就算这一轮的供需矛盾平衡了,如果无法解决猪肉价格大起大落的深层次原因,那么我们就只能无奈地去迎接下一个轮回。动物的生物制品要大力发展,规模化养殖要大力提倡,我们是否也应该给生猪市场指定一个价格指导机制,让生猪养殖产业不再“一窝蜂”,譬如生猪期货。山东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生猪分析师李守远称,生猪期货作为一种金融手段,是实现农户和企业规模化、专业化生产的好办法,能帮助养殖户、屠宰厂、加工企业有效回避价格波动风险,锁定预期利润;更可以吸引更多各层次的投资者积极入市参与交易,活跃期货市场。

  “生猪期货模式就是要从市场机制层面解决‘猪贵伤消费者’、‘猪贱伤农’问题,这是目前最有希望的一个模式。”李守远说。

  大连商品交易所早在2008年便对外宣称,生猪期货将很快推出,但至今仍无下文。但是这条路肯定要走,因为猪肉价格的几起几落,已经给我们很多教训。(应被采访者要求,严刚、方荣系化名)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