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照顾病妻20年不离不弃 板车拉妻去田里干活--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农民照顾病妻20年不离不弃 板车拉妻去田里干活

刘伟 李宝然

2011年07月18日16:07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16日,任守田和妻子。妻子正倚坐在床上,旁边的任守田安心地看着妻子。见习记者 刘伟 摄

  任守田,(山东日照)东港区两城镇大白石村一个普通的农民,今年五十五岁。任守田有一个完整的家,家里有他的妻子,还有他的两个女儿。不一样的是1991年,任守田的妻子突然浑身发抖,全身僵硬,不久后被确诊得了帕金森综合征。20年了,妻子的病情不断加重,现在已经瘫痪在床;20年了,两个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学业有成;20年了,任守田从青壮年转而变老““

  20年来,他既要照顾好妻子,还要照顾两个女儿,当爹又当妈。虽然妻子现在已经瘫痪在床,但两个女儿很争气,一个是在读医学博士生,一个已经本科毕业参加工作。

  记者手记:

  任守田,一个普通的男人,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什么是山盟海誓、海枯石烂。采访过程中,任守田给记者最大的感受就是他的乐观,也许是他天生就是乐观派,也许这20年的磨炼让他已经习惯。他说:“遇到事,劝自己要乐观。”笑,也成了采访过程中任守田脸上一直未变的表情。承诺谁都会做,但真正践行承诺的人又有多少?

  小院虽破但很整洁

  16日上午,来到任守田的村子两城镇大白石村。一问起任守田,大白石村村民都竖起大拇指:“他对老婆不离不弃照顾了20年,好人啊!”一位老村民说。

  来到任守田的家,首先看见的就是破旧的房子,这栋比较窄小的房子是1986年建的,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墙面显然经过了很多次粉刷,有些颜色不一。大门口的门框上,有一个品牌很老的锁,这个老锁见证着这个院子和院子的主人20年的风雨沧桑。

  院子里晒着刚洗的衣服,衣服大多都是妻子的,其中一件中山装是任守田的。院子的东部是一个柴房,小柴房门是老式的,门楣有点低,里面是码得整齐的柴和农具。柴房后面是一个猪圈,猪圈很干净。“猪几个月前都已经卖掉了。”任守田说。

  整个院子虽然有些破旧,但并不凌乱,很整洁。“这些都是任守田收拾的。”

  对妻子不离不弃

  屋里,许多书摆在书橱里,那些书都是任守田两个女儿的。书的前半部分是一排药品包装盒。

  瘫痪的妻子躺在卧室的炕上,电视机放在卧室的柜子上面,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老式的电风扇。“她现在除了不能说话,其他的都很明白,能看懂电视,喜欢看电视剧。”任守田看着妻子说。

  记者进到卧室时,任守田正准备帮妻子坐起来,他先把妻子扶起来,然后熟练地把被褥垫到妻子的腰部,调整好位置再让妻子慢慢倚在被褥上。任妻只有90斤左右,有些消瘦,她现在浑身无力,甚至眼珠都很少会动,右腿肌肉已经萎缩,两只手的手指蜷缩在了一起,而且会不停地抖动。

  妻子刚得病时,他卖了值钱的家什带妻子四处求医,但妻子并没有被治愈。妻子得病期间,任守田也想过放弃,但最后他都自己劝自己:“既然被我摊上这种事了,我就要管,夫妻之间不能不照顾。”

  板车拉了妻子8年

  大约10年前,任妻病情加重不能站立,慢慢地甚至失去了语言能力。这期间,任守田出门就会带着妻子同行。

  种麦子时拉着妻子,喷农药时拉着妻子,收麦子时也要拉着妻子,这一拉就是8年。每次出门前,任守田都会娴熟地在板车上铺上被褥再把妻子抱到板车上。这8年,板车就成了任妻的又一张床,丈夫双手拉着的床。

  “放她一个人在家,不放心。”任守田笑着说,20年的照顾让他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

  说话间,妻子的手轻轻碰了丈夫一下,任守田马上就扶起妻子,托着妻子挪了一下位置,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被褥的位置,再把妻子轻轻靠在被褥上。“她现在说不出来,想法只能通过这样的动作或者眼神来表示达。”任守田说。

  “两年前,年纪大了拉不动板车了,现在买了一辆二手的电动三轮车拉她出门。”任守田说。

  十年卧床,妻子从未生褥疮

  瘫痪10年了,任妻从来没有生过褥疮,每隔一小时左右,任守田就要帮妻子翻一下身,夏天他给妻子翻身的频率更高,还要给妻子洗澡擦身。

  3600多个夜晚,任守田从没有过一个完整的睡眠,农忙时节尤其难过。

  “干一天活累得要命,回来还要给她做饭,喂她吃饭,晚上隔一个多小时得给她翻一下身。这几年,我睡一觉最长的时候是两个半小时。”

  每天早上五点,任守田就要起床,先收拾一下家里,然后做好早饭再把妻子叫醒,给她穿衣服,给她擦手擦脸,最后再喂她吃饭。“每天都这样,不管是不是农忙。” 为了保持卧室的干爽,妻子躺的炕夏天都要烧。白天做饭顺便就把炕烧热了,然后等炕凉了再把妻子抱到炕上。“她一直躺着,难免会出汗,炕就会有点潮,所以我每天都要烧一下炕。”

  供出一个博士生一个本科生

  任守田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现在正在北京读医学博士,小女儿今年刚大学毕业,已经参加工作。在我们看来,这很难想象,赚钱养家,照顾妻子,还要供孩子上大学,这一切任守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聊到这个问题时,任守田憨憨地一笑,回答也很令人意外:“我也不知道,就这么过来了。”20年的艰辛,在任守田看来甚至可以轻描淡写地略过。

  一开始妻子得病时,任守田也想过让女儿辍学帮帮他,但大女儿想读书,要读书,也爱读书,二女儿还小,任守田也不忍心让幼小的女儿辍学。“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过来了。”任守田的两个女儿都没辍学,一直到大学。

  其间,为了给妻子看病,任守田把能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村里面能说上话的都借过,最难的时候总算是过来了。”任守田笑着说。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