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智少女遭同村人强奸怀孕 家属欲产子证奸(图)--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弱智少女遭同村人强奸怀孕 家属欲产子证奸(图)

黄海

2011年07月25日13:45    来源:湖南红网     手机看新闻

  

看着家人为她忙上忙下,小花木讷地倚在门框上,显得十分无助。 记者 黄海文 摄



  永州一名17岁的弱智少女小花怀孕12周后,才被家人发现。小花指认遭受“同村大叔”彭武性侵。家属认定,彭武就是强奸并致小花怀孕的嫌疑人。

  意外的是,犯罪嫌疑人彭武被警方收押20多天后,却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回家。小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父母怒火攻心,他们甚至要选择“产婴证奸”。

  事件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隐情,7月20日,本报记者赶赴永州进行调查。

  【案发】 弱智少女怀孕被家人发现

  20日上午12时许,记者在永州零陵区排龙山片大路边村一座农家小院见到了受害人小花。小花看起来比较娇小,面色发黄,腹部凸起,怀孕迹象明显。

  当记者向小花询问事件经过时,她并没有表现出难堪、羞涩、痛苦的神情,还时不时冲记者笑笑。直到母亲蒋春荣抱着她向记者哭诉时,她眼角才溢出几滴泪珠。

  据46岁的父亲彭长春描述,女儿小花有先天性弱智,小学读到五年级就没读下去了。

  平时,小花闲在家里没事做,大部分时间呆在自己房里睡觉。今年5月,母亲蒋春荣发现小花十分反常,不仅脸色发黄,不爱吃饭,还总是感冒。一开始他担心女儿患了病,于5月13日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却显示:小花已怀孕整整12周。

  这一结果如同晴天霹雳,让母亲蒋春荣震惊不已,她差一点瘫倒在医院!

  【指认】 曾遭“同村大叔”性侵害

  在家人的一再逼问下,小花才说出实情。原来,3个月前,父母外出多日没回家,她遭遇了一名“同村大叔”的两次侵害。

  据小花描述,此人曾先后两次趁小花父母不在时潜入她家,对其实施性侵害。第一次,他跑到小花家里,在堂屋里从背后突然抱住小花,受了惊吓的小花大声呼喊,男子吓得跑掉了;第二次是大白天,小花正在房里睡觉。该男子推开了小花的房门,一手捂住她嘴巴,一手摁住她身体,对她施行性侵害。小花对记者说:“他让我别告诉家里,要不就杀了我全家!”

  据彭长春介绍,女儿口中的“同村大叔”就是原本和他们同村的彭武。他告诉记者,彭武出生于1968年,和自己年龄相仿。后彭武到隔壁村做了上门女婿,生有一儿一女,儿子18岁,女儿19岁。

  “他(彭武)和我年纪相仿,也是做父亲的人,却对我女儿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彭长春十分气愤地说。

  【侦查】 嫌疑人羁押20多天被释放

  彭长春表示,6月11日,他带女儿去梳子铺镇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答复是:没有证据,不能抓人。于是,彭长春兄弟3人把彭武约出来谈话,彭武承认自己对小花实施了性侵害,并向彭长春3兄弟认错,希望得到原谅。这个过程被彭长春用手机全部录了下来。

  6月13日,彭长春带着手机录音再次去梳子铺镇派出所报案,当天下午,派出所以涉嫌“强奸罪”将彭武收押。

  4天后,在彭长春的要求下,零陵区公安分局委托长沙芙蓉区司法鉴定中心对受害人小花“是否有精神疾病、是否有自我性防护能力”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小花“精神发育迟滞(轻度),被强奸时有部分性自我防卫能力”。

  “这份结论也就是指出,我女儿小花因精神发育迟滞,导致部分性防护能力丧失。”据彭长春说,这份司法鉴定的费用2340元由他们自己所出。他们要求进一步做亲子鉴定,以证明小花肚子里的孩子是彭武强奸所致,派出所却一直没有回复。更令他们一家人困惑的是,彭武在被关押20多天后竟于7月初被释放了。

  【调查】 办案人员承认彭武已招供

  7月20日下午3时,记者随彭长春等亲属来到梳子铺镇派出所,几经周折后找到了所长陈献忠。对于彭长春等亲属质疑“派出所为什么释放了彭武”的说法,陈献忠表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没有批捕,我们公安只好放人。”

  记者: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的理由是什么?

  陈献忠:主要是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所说的时间与地点不一致。

  记者: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批捕,按程序会把案卷退回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应补充侦查,提供嫌疑人新的犯罪证据呀。

  陈献忠:彭武自己招供了犯罪事实,不需要什么新证据了,我们的侦查已经结束,(案子)与我们公安无关了。

  由于该案目前尚在侦查阶段,记者不便于查看有关案卷,便离开了派出所。大约4时许,彭长春接到陈献忠的电话,询问一起来派出所的人中是否有记者?彭长春如实相告,陈献忠要彭转告记者打电话给他。在电话中, 陈献忠说,这个案子,他们该做的侦查都做了。如要做亲子鉴定须待他跟局里汇报后再作答复。

  案件进展

  警方已安排小花做亲子鉴定

  彭长春对记者说,自报案以后,眼看着女儿小花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他们夫妇又急又怒,但一直不敢让女儿做流产手术,担心在没做亲子鉴定前流产后,这惟一的物证会消失。“我俩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为了保存证据,不惜让小花把孩子生下来。”

  7月21日早上9时,记者就小花一案找到零陵区公安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谢林松副局长。他对记者提议做亲子鉴定固定证据的事很重视,立即打电话叫来正在局里汇报工作的陈献忠,与之商议如何尽快做亲子鉴定。最后,谢林松向记者承诺,争取在近几天内做亲子鉴定。

  22日早上,彭长春接到陈献忠的电话,通知他带小花去长沙做亲子鉴定。当日下午,彭长春夫妇带着小花赶往零陵县城,与陈献忠会合。

  专家声音

  “产婴证奸”不一定能证明被强奸

  彭长春夫妇说,为了惩治强奸小花的罪犯,他们不惜让女儿把孩子生下来。而据记者在网上统计,类似小花的受害并非个案。

  只有将孩子生下来才能取证惩罚犯罪吗?孩子的DNA鉴定可以作为对方是否实施强奸的直接证据吗?针对小花一案,记者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有关专家。

  对此 ,湘雅三医院的彭耀庆教授指出:“把孩子生下来,作为惩罚强奸犯的证据,这完全是对法律的一种误解,也是对现代科技的不了解。即使孩子不生下来,一样也可以有证据证实腹中的孩子是不是犯罪嫌疑人的。比如做了人流以后,取出来的胚胎同样可以做DNA鉴定;还有羊水穿刺术也能做DNA鉴定。”

  而湖南德恒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向上却认为,“产婴证奸”并不一定能证明被强奸,只能证明发生了性行为,公安机关要调查是否违背被强奸人的意愿,孩子只构成了证据链中的一环。“‘产婴证奸’只有发生在患有精神病或未满14岁的女性身上才适用。”向律师说,“因法律规定,凡与以上两种情况下的女性发生性关系,不管女性是否愿意,都构成强奸罪。”

  截至记者发稿前,小花的亲子鉴定结果仍没出来,对于该案的进展,本报将继续关注。

  相关法规

  与弱智妇女发生关系如何定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