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马鞍山村庄数百亩农田被违规占用建人工湖--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安徽马鞍山村庄数百亩农田被违规占用建人工湖

2011年07月29日09:07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核心提示:

  安徽马鞍山市霍里街道东孟村数百亩农田被违规占用建人工湖,而湖畔周边则是档次较高的房地产项目。整个工程根本没有取得合法的用地手续。2011年7月28日播出的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对次进行了关注,以下为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现在大家所看到的这副画面,一个大坑接着一个大坑,坑里还积着一些雨水,乍一看好像是鱼塘,又好像是没有挖完的河道。那么这些坑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其实就在几个月前,这里还是农民的一片水稻田,那么好好的农田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解说:

  安徽省马鞍山市霍里街道的东孟村是个以农业为主的村子,村民大多靠种田为生。但是7月下旬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却看到,村里大片的农田已经在挖土地的轰鸣声中变成了一个个深坑。

  记者:

  过去这不都是农田吗?

  村民1:

  是农田,是农田。

  记者:

  为什么农田不种了?

  村民1:

  不知道,这是上面的事情,我们不知道。

  解说:

  去年以来,村干部带着征迁办的人以上级要用地为由,以每亩田补给农民本人12400元的价格,要求农民签字让地。但是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向他们出示过任何征地手续,因此许多村民根本不同意。

  村民2:

  我没有签字,他也把我家田推掉了。

  记者:

  没有签字就推掉了?

  村民2:

  嗯,就把推掉了。

  记者:

  当时你没有阻拦吗?

  村民2:

  阻拦了,他找了不少外面的人,20多岁的样子,把我们队里的老人家,全部抬起来往边上一摔。

  记者:

  摔到什么地方去?

  村民2:

  就摔到地上。

  记者:

  来了多少这种社会上的人?

  村民3:

  头一回来了一百多,第二回来少些,来三四回,把我们抬起来摔了。

  记者:

  把人抬起来。

  村民3:

  四个人把我们抬起来往旁边摔,然后挖我们的土地。

  记者:

  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村民3:

  70多岁。

  记者:

  70多了。

  村民3:

  嗯。

  解说:

  占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单位?为什么不出示征地手续,就强行征占耕地?这个村属于霍里街道办事处管辖,于是记者找到了这个办事处的负责人。

  记者:

  秀山湖这一块拆迁谁在负责呢?

  杨师荣 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霍里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我是负责,我来的时间也不长,具体这一块我也不清楚。

  记者:

  是镇里在搞还是?

  杨师荣:

  不是镇里搞,哪是镇里搞。

  记者:

  是市里统一搞的。现在哪个机构具体在负责呢?

  杨师荣:

  现在具体的我也搞不清楚。

  解说:

  这位姓杨的副主任说,他也不知道征迁的具体单位是谁,这个工作是由一位姓宗的副主任分管的。

  记者:

  这个土地是归你霍里街道吧?

  宗红兵 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霍里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对,霍里街道。

  记者:

  总之要给你们出一个手续,你们才能叫他占?

  宗红兵:

  应该是这样的。

  记者:

  现在给没给你们手续,就把这块占了?

  宗红兵:

  这块地给没给(手续),我不清楚。因为我没有看到给我们征地的一些文件。

  解说:

  在自己的辖区内,这么大片的土地被占用,可他们既不知道占用土地的是谁,也没见过征地手续,这实在另人费解。第二天经过多方打听,记者才了解到征地的是一家叫做“秀山新区建设指挥部”的单位。

  记者:

  秀山新区指挥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单位?

  刘志远 安徽省马鞍山市秀山新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

  是这样的,我们是个建设指挥部。

  记者:

  建设指挥部。

  刘志远:

  嗯,就负责我们秀山新区规划范围内的规划和建设。

  记者:

  你现在这个秀山新区,它跟原有的行政区划是不是一个重叠的?

  刘志远:

  这个区域有一些重叠。

  记者:

  秀山新区自己有自己的专门地盘吗?

  刘志远:

  没有。

  记者:

  没有?

  刘志远:

  对。

  记者:

  为什么要成立这样一个机构呢?这是政府成立的吗?

  刘志远:

  这个主要也是加快这片区域的建设吧。

  解说:

  原来这家单位是由马鞍山市政府批准成立的,类似于开发区管委会一样的事业单位。东孟村正在进行的工作就是由这家单位负责的。至于他们为什么要把好好的农田挖成大坑,有关负责人作了这样的解释。

  董学飞 安徽省马鞍山市秀山新区建设局局长:

  从去年3月份,我们就想对这一片的水系进行疏浚、连通和改造,目前就进行的这项工作。

  解说:

  在东孟村的旁边,记者只看到了一条水渠,可是记者怎么也看不出来,疏通这样的小水渠与开发这样的大坑之间有什么联系?

  记者:

  现在这些都是为了疏浚这个河道?

  董学飞:

  对。

  记者:

  这条水系的河道?

  董学飞:

  这边是为了这边河道的改造。

  记者:

  谁家挖河道挖成这个样子的?您看一看,这是疏浚河道,现在?这是疏浚河道是吗?您看一看。

  解说:

  就在这位局长身后的牌子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幅规划图,在这个图上记者找到了问题的答案。图的中间这片蓝色的部分是规划占地一千亩的秀山湖,而这正是前面我们所看到的开挖大坑的地方,而湖畔周边则是档次较高的房地产项目。原来那些农田是被用来挖一个巨大的人工湖。这是一个庞大的房地产项目的前期工程,那么毁田挖湖这么大的工程,是否办理了征地的合法手续呢?

  刘志远:

  我们整个的手续,正在办理当中。

  记者:

  那也就是说没有经过批准?

  刘志远:

  这个项目目前,这个手续我们正在完善当中,就是这个用地手续我们正在完善当中。

  解说:

  这么大的用地项目,居然至今没有经过批准。其实这个项目早在去年征地之初,就因为没有合法征地手续,而被当地的国土部门责令停工。

  张健 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霍里国土所所长:

  他动工的时候我去看了,我至今没有收到批文,这个批文按程序,他如果批准下来以后,这个批准应该有一段时间,他返还给我们复印件,我看到了他没有批文,所以我们就履行我们的职责。

  记者:

  你们怎么履行的呢?

  张健:

  我们下了责停。

  解说:

  这就是去年12月份当地国土部门给秀山新区建设指挥部下发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的通知书”。当时的违法占地面积是十亩。

  陈洪波 安徽省马鞍山市国土监察支队副支队长:

  但是到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们又接到了花山分局的巡查报告,讲这一块又开始动,我们就马上到现场来,到现在来看了一下情况,确实有些在施工。你这个没有得到批准,是不能未批先建的,必须等到这个项目批下来之后你才能进行建设。这样的话,秀山新区又把整个开工停下来了。

  解说:

  其实这种违法毁田造湖的行为根本就没有停,就在这小块貌似停工的工地旁边,大片的水稻田早以被挖成了几米深的好多个大坑。记者请这位马鞍山市国土局专门负责土地监察的负责人到挖坑现场看看情况。

  陈洪波:

  这个(地点)还是没有来过,这个没有来过。

  记者:

  没来过?

  陈洪波:

  这个我承认没来过,这个马上我们会深入调查,然后来依法处置这个事情。

  解说:

  那么这里已经违法毁掉的耕地面积究竟有多少呢?

  张健:

  现在去看好像有点扩大了。

  记者:

  现在已经破坏了多少亩呢?

  张健:

  现在我看一下,估计有五六十亩吧。

  解说:

  当地国土部门估算,现在秀山湖毁地面积是五六十亩,可记者从现场情况看,远远不只这个数。

  村民4:

  我们三个队。

  记者:

  三个队,一共170多亩地?

  村民4:

  一个队180亩,我们三个队的地全部搞了。

  记者:

  占了一共有多少土地?这个秀山湖。

  村民5:

  有五六百亩了。

  记者:

  五六百亩了?

  村民5:

  嗯。

  解说:

  建造人工湖,不仅毁了东孟村的耕地,据了解旁边石塘村耕地也将被征占。村民们说这种造出来的湖境看着是好看,可是牺牲的确是他们保命田。

  村民6:

  你讲难受不难受,农民就是种田的,祖祖辈辈都是种田的,现在没有田、没有地,歇在家里。

  解说:

  耕地变成了湖景,村民失去了土地。不仅如此,他们又接到了房屋拆迁的通知,农民自家的房屋也很快地就要被拆掉,为了这个今后发展前景广阔的秀山新区的中心区腾出地方。

  记者:

  也不会再在这个地方了吧?

  村民7:

  不在这个地方,他规划在哪个地方安置你,然后到那个地方,建座房子出来,然后你拿钱到那儿买。

  村民8:

  田挖完了,没指望了, 想想以后的这日子怎么过,没办法过。

  解说:

  截止到目前,尽管秀山湖整个工程根本没有取得合法的用地手续,但实际上几百亩的耕地已经被占了。这些农田的耕作层已经被破坏,挖成了深深的大坑。这种违法占地毁田造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停下来,现在还不得而知。直到7月20号,记者离开的时候,秀山湖工程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没有任何手续,这么大片土地就被占用了。霍里街道办事处说“搞不清楚”,秀山新区建设指挥部说“只是在对河道进行疏浚和改造”。当地国土部门也只是发了个“停工通知书”就再也不闻不问了。国家“三令五申”要求防止违法违规用地,而当地政府和监管部门却仍是挣只眼闭只眼。违法项目该建的建、该挖的挖,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