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旧村改造黑幕:村干部涉嫌操纵投标会获暴利--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义乌旧村改造黑幕:村干部涉嫌操纵投标会获暴利

2011年07月29日15:15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根据举报人的线索,《经济参考报》记者6月底和7月中旬两赴浙江义乌,就大塘下旧村改造中的“黑幕”进行调查采访,发现大塘下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长朱有云涉嫌违规举办村民安置投标会,并与其他几位村干部通过操纵投标会获取暴利。

  旧村改造确权中“一房三报”被举报

  举报人之一的朱跃贤是大塘下旧村改造办公室在职人员、大塘下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会聘用干部。他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2009年4月当选义乌市大塘下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长的朱有云,在大塘下的旧村改造等方面利用手中权力大肆谋取私利,破坏了对土地、房屋和人口的确权工作的公正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举报人对记者说,朱跃贤在新一届董事会任职,能接触到大量的内部材料,他通过研究核对后发现,朱有云利用自家房屋造假“一房三报”,同一处房产以哥哥朱有田、父亲朱桂行和已去世40余年的爷爷朱大四的名义三次上报确权审批并通过。

  朱跃贤向记者出示的土地确权公告材料显示,朱有田、朱桂行和朱大四以同一处房产分别上报审批确权面积为46平米、44.6平米和41.78平米,合计132.38平米。按照目前大塘下土地4万元/平米的市场价计算,三次上报非法获利达500余万元。

  村民为此不断举报和上访,今年4月15日,义乌国土局下发一份通告称,根据群众举报和国土所调查意见,大塘下股份经济合作社朱大四户等在申请土地使用权确认中存在骗取行为,决定予以撤销。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义乌稠城街道办事处给予举报人的信访答复意见书上说:“朱有田和父亲朱桂行本证是同一宗地,举报情况属实”。

  旧村改造村民安置投标会涉嫌违规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年5月13日、16日、18日,在义乌市城北路建材技工学校礼堂共举行了三场大塘下旧村改造村民安置投标会,分别对旧村改造后店面房、住宅和连体别墅进行招投标。

  据现场参与投标的村民介绍,这场投标会没有国土局、建设局和街道办等相关职能部门人员参加,也没有公证人员。整个投标会场只有拍卖师和包括村干部在内的竞标村民,朱跃贤等九名举报人被取消了竞标权,排斥在投标会现场之外。

  对于这三场投标会是否存在程序违规的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分别致电义乌市国土局和义乌市政府法制办了解情况,两部门工作人员让记者联系义乌市新农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咨询,该办秘书科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旧村改造在市级层面有实施办法,村级应该制定实施细则上报街道办和市新农村办公室备案,实施细则里面应该有相关规定。

  随后,记者费尽周折找到一份大塘下旧村改造实施细则。该细则的第六章第十二条规定,新建房屋的规划和实施“在稠城街道办事处和雪峰社区的领导下,由本社旧村改造领导小组办公室统一实施”,“较好地块房屋以投标或者定价抽签方式进行落实”。

  大塘下旧村改造办公室人员对记者表示,既然规定要由街道和社区领导,三场投标会就应该有街道办和社区人员参与监督,但实际情况是街道办和社区被排斥在外。

  记者随即采访了义乌市其他村投标会的相关程序情况。据稠城街道王牌村一位村干部介绍,他们召开村民安置投标会时,街道办和社区均派员参加。同时公证处也有人员参加,进行资格审查,然后给予编号,现场公证员负责出具公证书,这是必经的程序。

  义乌市一个村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大塘下村民安置投标会没有上级领导和公证处派员参加,这在义乌市也是绝无仅有的,全市其他几十个村的旧村改造投标会均有街道办和公证处派员参加,唯独大塘下是村里自己搞,显然违规。
【1】 【2】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