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泗洪全民放贷崩盘 残局难了现全民追债(图)--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江苏泗洪全民放贷崩盘 残局难了现全民追债(图)

涂重航

2011年08月01日08:2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7月17日,江苏泗洪县,石国豹旗下的江苏国豹置业公司大门紧锁。石国豹被认为是民间高利贷风潮的“爪王”。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就像一个胀满气的气球,针一扎就破了。”江苏泗洪县,村民们形容当地高利贷的泡沫。前段时间,在高息诱惑下,泗洪出现“全民放高利贷”的状况,甚至一些公职人员参与其中。高息高收入,一时间,泗洪街头宝马、奔驰车云集。

  数月后,借贷大户“失踪”,停止付息,高利贷市场随即崩盘。当地银行人士认为,这是中央财政银根紧缩背景下,当地政府缺乏监管和防范,出现的大范围高利贷风潮。事件发生后,泗洪县成立突发应急处置小组试图化解风波。放贷者们则惶惶然等待或以自己的方式追讨贷款。

  “有人数钱数一晚上。”7月17日,张然(化名)在介绍高利贷上家时说,用点钞机,一晚上数钱能数3000多万。

  “人们都疯了。”张然说,数月前,在高息诱惑下,江苏最贫困县之一的泗洪,几乎家家放贷。

  大约今年春节后,当地开始出现月息1毛(10%)的利息,此前,泗洪民间融资市场,利息最高七八分。

  张然是当地一家具厂老板,他放贷200多万,月息一毛五。他上线的上线,利息达3毛。“这比做什么都赚钱。”

  快速“赚”了钱的人们开始买豪车。一时间,泗洪大街涌现出各种豪车,引起社会关注。放高利贷最密集的石集乡,被称为“宝马乡”。

  7月18日,人民银行泗洪支行一名负责信贷的人士称,有很多公职人员参与高利贷,监管形同虚设。

  5月24日,崩盘的情况在石集乡率先爆发。村民们发现联系不到上家了。

  一些人为寻找上家采取各种办法,其中不乏违法手段。

  泗洪县政府近日成立了“规范金融秩序”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小组,试图消除风波。

  7月19日,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泗洪民间融资规模约20亿,“随着政府的介入,之前出现的非法融资苗头戛然而止”。

  一起血案

  村民说,有人找到自己的上线后,将人半埋进土里灌辣椒水,逼对方把钱吐出来

  7月18日,泗洪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姜扩军说,泗洪放高利贷范围较广,若采取强硬措施,恐怕会引起恐慌。目前他们最希望,是让这场高利贷风波“软着陆”。

  调查显示,民间追讨高利贷的恶性事件已有发生。

  6月24日晚,4名放高利贷的石集乡村民,找上线要钱后,所乘轿车被追撞,村民吴刚当场死亡,刘彩胜送医院后不治身亡,张守虎重度昏迷,冯雷受重伤。

  7月16日,吴刚和刘彩胜的遗体火化。吴刚的妻子蔡红莲认为,丈夫是被人杀害。

  据她描述,吴刚放高利贷给陈长兵、戴刚、冯雷等人。他们又将钱放给周计伟。

  6月24日晚,陈长兵、戴刚、冯雷接到周计伟电话说可以还钱。三人通知下家后,一起到周计伟所住小区。

  他们敲门后,一个叫孙迎凯的人应门称敲错了,几人离开。随后,陈长兵接到孙的电话,让在小区外等候。

  孙迎凯带人赶到,提出周计伟欠的钱只能先还40%。双方发生争执。争执结束后,陈长兵先开车离开,吴刚开着冯雷的桑塔纳,负责将冯雷以及另两村民刘彩胜、张守虎送回家。还有两人崔某和马某,车坐不下,未上车。

  据马某说,吴刚等人离开不久,他看到孙迎凯带人开车追去。他马上打电话给冯雷,让他们小心,冯雷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正在逃命。”

  当晚10时许,在泗洪通往石集乡的公路上,吴刚所开的桑塔纳遭几辆车堵截追撞。

  目击者称,一辆车在前面别住桑塔纳,另一车撞上来,桑塔纳凌空翻起,撞到民房。车内4人被甩在车外。撞车后,肇事车辆掉头就跑。

  对于这起事故,泗洪官方称与高利贷无关,称陈长兵等人敲错门,与孙迎凯发生争执,后孙驾车追赶引发惨剧。

  7月20日,泗洪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建国说,事发后,孙迎凯在宁波自首。泗洪县检察院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批捕。

  蔡红莲说,整起案件泗洪警方只控制了孙迎凯一人。

  据石集乡新汴村村民说,近段时间,常有村民在路口堵他们的上线。有村民找到上线后,将人半埋进土里灌辣椒水,逼对方把钱吐出来。

  “全民放贷”

  “谁不放爪子谁就是愣子”村民说,全村95%的人“放爪子”,没放的人家是确实没钱

  吴刚、刘彩胜出事前一个月,是当地高利贷最“疯狂”时期。

  7月18日,人民银行泗洪支行一内部人士称,这是典型的“全民放贷”行为。

  当地人称放贷为“放爪子”。在吴刚、刘彩胜所在的新汴村和石集村,每村都有95%以上的村民“放爪子”。

  今年38岁的吴刚是名货车司机,春节前一直在外打工。春节后,他发现周围几个“放爪子”的朋友都有了车。

  吴刚的好友陈长兵,比吴刚早两个月放高利贷,两个月内就买了车。

  今年4月,吴刚在朋友劝说下也参与进来。以前开过公交车的吴刚人脉广,村里的人都愿把钱交给他拿去放贷。

  蔡红莲说,吴刚死前的20多天,总共募集了200多万,分两次交给了陈长兵和戴刚。其中一个开超市的朋友交给他100多万,剩下的都是亲友的钱。

  陈长兵给吴刚的月息是2毛1(21%),十天一结利息。

  第一个十天利息结清后,吴刚又把一百多万交给陈长兵。而后,陈告诉他,上家周计伟找不到了。

  7月16日,吴刚的葬礼上,新汴村村民说,全村95%的人都“放爪子”,没放的人是家里确实没钱。

  “谁不放爪子谁就是愣子。”吴刚的一名族叔说,高利息让很多人失去理智。

  在泗洪当地一个QQ群中,聚集着上百名高利贷三线和四线的人。他们放贷金额从数十万到数百万元不等。

  他们的上线,位于二线的人,有十多名,有的身背欠款上亿元,少的也有1000多万。

  张然是这个QQ群的群主。他的上线也是他的好朋友。最开始,张然拿出10万元交给朋友并要了5分的利息。

  当时,他看到朋友的轿车后备厢里每天都有成捆的钱。

  张然说,开始他也担心安全。朋友说,你那点钱就是“钱屎”,什么时候想要随时还。

  张然试着要了几次,果真都能要回。

  随后,他把亲友加上自己的全部家当,共200多万交给朋友。其中有姐姐治病的5万元、哥哥从银行贷的数十万元及父母的拆迁款等。这次,他得到月息1毛5。

  张然说,他朋友总共背债1000多万元。因下家有人报案朋友已去公安机关自首。最上面的“爪王”失踪,现在他们都在等消息。

  7月18日,一名人民银行泗洪支行负责贷款审核的人士说,这次高利贷风潮,参与者几乎全是泗洪当地人。

  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泗洪跟邻县泗阳经济状况差不多,据银行监测数据,泗洪近段时间银行存款比泗阳少了20亿元。

  不过徐宜军强调,这20亿中有15亿-17亿元属民间正常借贷,利息在3分以内,剩下的则涉嫌非法融资。

  方式类似传销

  利息从上至下层层盘剥。张然的上线利息2毛多,他1毛5,他给亲友则是5分至8分

  泗洪的高利贷网络,是金字塔结构的。

  据张然和蔡红莲说,他们的钱最终汇集到王继闯、石祖维、张善园手中,这些人再把钱交给石国豹。

  目前的调查显示,石国豹位于金字塔顶端,王继闯、石祖维、张善园、孙祥、孙飞虎紧随其后,属于二线,他们借贷的金额上亿元。

  三线人员当中,有周计伟、冯雷、陈长兵等人,他们借贷数额3000万元左右。

  张然和蔡红莲这样的四五线人员,有数百至上千人,他们靠近金字塔底层,借贷额在上百万到四五百万间。

  他们之下,则是他们的亲朋好友,有的是同村80%到90%的村民。

  本报记者 涂重航 江苏泗洪报道
【1】 【2】 

 
(责任编辑:闫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