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潢川一村民疑因举报企业污染遭袭--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河南潢川一村民疑因举报企业污染遭袭

田国垒

2011年08月29日10:3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孔祥全若有所思地站在鱼棚前,现在他非常担心孩子的安全。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孔祥全在鱼棚里睡的铁管床多处被打变形、甚至被打断。 本报记者 田国垒摄



  “那晚我要是在另一头睡觉的话,当场就被砸死了。”孔祥全说。

  孔祥全是河南省潢川县付店镇白洼村村民,8月21日晚,正在自家鱼塘旁棚子里睡觉的他,突然遭到4名持猎枪、长刀和钢管的歹徒的凶狠袭击。

  8月2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案发现场看到,鱼棚顶端的石棉瓦被打破了一个大洞,孔祥全睡觉的铁床靠外面的一头被砸得严重变形。

  孔祥全认为,这次遇袭与他长期实名举报当地的华英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英公司”)污染问题有关。

  “我没有什么个人恩怨,就因为提了这个问题,有些人怀恨在心,所以才来报复我,阻止我把一些情况反映出来。”孔祥全说。

“再上访就要你小命”



  孔祥全在村头的池塘里养了鳝鱼,每天晚上,他都带着狗在池塘边的鱼棚里过夜。8月21日那晚下雨了,孔祥全怕狗被淋病了,就没有让狗在鱼棚守夜。

  21时30分左右,正当他迷迷糊糊快睡着时,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他睁开了眼睛,先是看见一个人撩开帘子摸进了棚子,站在床头,“我第一感觉是有鬼,那个人一身黑衣服,还蒙着面。”

  孔祥全下意识地喊了一声“有鬼”,并抬起头,借助微弱的光亮,看见站在床头的这个人手里拿着一把猎枪,紧接着后面又进来了两个人,手里各握着一把一尺多长的刀。再紧接着,孔祥全发现棚子西边还有一个人,手里拎着一根木棍一样的东西。

  孔祥全这才意识到有人要收拾他。他立即裹着被子往床下滚,从鱼棚的东侧逃了出去。这时,拿着棍状物的人跑上前朝孔祥全的腿部砸去,孔抬起左手去迎,中指被狠狠砸了一下,他这才发现这个人手里拎的不是木棍,而是钢管。

  打斗中,孔祥全用右手抓住了钢管,同时挥起左手朝袭击他的那个人的额头狠狠连打了两拳,行凶者被打倒在地。这时,另外3个人也冲了上来,孔祥全打着赤脚拼命地往村子里跑,边跑边喊:“来人啊!救命啊!”

  很多村民听到叫喊声后打着手电筒朝孔祥全叫喊的地方照,村里的狗也跟着乱吠,这时,4名行凶者朝北逃跑了。

  孔祥全跑到家门口后才发现,自己的左腿上全是血,膝盖肿得老高,左手一个手指的指甲几乎被打掉了,身上有多处血淋淋的创伤和淤青。

  孔祥全的两个孩子被惊醒了,看到浑身是血的父亲,都吓得站在院子里哭叫喊救命,年龄稍长的女儿边哭边问:“爸爸我们该怎么办啊?”

  孔祥全称,事发当晚他就拨打了110报警,22时刚过,付店镇派出所的民警就赶到现场,可由于当晚一直下着大雨,民警初步了解情况后决定第二天再来详细了解情况。

  8月22日一大早,付店镇派出所来人查看了现场,并对鱼棚和孔祥全受伤部位进行了拍照,随后,孔祥全被带到付店镇派出所做了笔录。当天中午,孔祥全又到潢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了案。

  从刑警大队出来将近14时了,孔祥全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据孔称,来电人操着潢川口音称:“昨天夜里打你打得舒服不舒服,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要是再上访,找村里和镇里的麻烦,就要你的小命,要你儿子和你女儿的小命”,孔祥全问对方是谁,为何要这么说,但对方没有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据孔祥全向记者出示的通话记录显示,给他打匿名电话的号码为13023368391,经查询,此号码的归属地为江苏无锡。

  孔祥全认为,虽然电话号码是无锡的,但威胁他的人肯定是本地的,“如果是外地人,怎么可能会对我家的情况如此了解呢?”

  据孔祥全称,他的爱人常年在深圳打工,家里只有正在读初三的女儿和读小学四年级的儿子,而打恐吓电话的人准确地说“要你儿子和你女儿的小命”。此外,行凶者早已摸透了他晚上在鱼棚过夜的情况,否则不可能在夜间摸到周围到处是深草和池塘的鱼棚。

  孔祥全还提到了一件事情,在他遭受袭击的前一周左右,他邻居家的看家狗接连被人趁黑夜套走了多只,这种情况“以前很少见”。

孔祥全:被袭与我反映华英公司污染有关



  “我觉得这次有人袭击我,要不是政府某个领导(指使),村里某个领导(指使),就是(因为)我反映华英(公司)污染。”孔祥全说。

  据孔祥全称,8月21日上午,他被付店镇政府肖姓、张姓两位官员叫去谈话,谈话的内容是解决孔祥全的上访问题,“他们让我先把字签了,意思就是我上访的事情就算了结了,以后有什么(问题)过段时间再解决。”孔祥全说。

  据了解,潢川今年遭遇大旱,很多村的水稻因为缺水没法插秧,孔祥全所在的白洼村的村党员代表找到他,让他写了一份材料给县里反映情况。

  村代表之所以让孔祥全写材料向上面反映情况,是因为孔在当地算是一个“名人”,采访中,很多当地官员一提起孔祥全便称,“是那个上访的人吧”。

  据调查,近些年孔祥全曾多次到潢川县、信阳市、河南省等有关部门反映位于潢川县的华英公司肆意排放污水、鸭粪鸭血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为了消除上访造成的不良影响,今年4月,华英公司还曾找过孔祥全,并让其签协议承诺不再对华英公司污染一事进行上访。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英公司创建于1991年,系中英两国贷款合作项目之一。

  记者从潢川县委宣传部拿到的一份“潢川旅游”宣传册上对华英公司的介绍为:华英公司具备年屠宰加工樱桃鸭1亿只、肉鸡6000万只、熟食6万吨、羽绒1万吨和饲料80万吨的生产能力,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樱桃鸭加工企业,故有“世界鸭王”之称。2009年12月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全国鸭行业第一家上市企业。同时,该企业也是信阳市委、市政府在“十二五”期间重点打造的“全国工业旅游示范点”。

  但在今年7月发生的潢川大面积腹泻事件中,当地居民将污染源头指向了华英公司。

  7月8日,国内多家媒体曝出,潢川县居民所用自来水,不仅由清澈变为酱油色,更散发出浓烈的臭味,随后,潢川县部分居民开始出现腹泻症状。

  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称:“据我所知,我们县600多名出租车司机,有拉肚子、腹泻症状的就有200多人。何况全县仅县城就有20多万人呢?”

  付店镇一位村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称:“我们村有1800多口人,7月患上腹泻的有好几百人,几乎每家都有人腹泻,有的全家人都腹泻。”

  但来自河南省卫生厅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1月1日至7月7日,潢川县共报告感染性腹泻病例294例,比去年同期增长53.6%。

  这个数字遭到广泛质疑。潢川县疾控中心副主任刘海泉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坦率表示,所谓的“294例”,仅包括到该县4家县直管医院与20家乡镇卫生院就诊并被确诊为“其他类感染性疾病”的病人,而对于更多的选择到小诊所就医的病人并不包括在内。

  究其腹泻的原因,河南省卫生厅派出的专家组成员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引发腹泻的最主要原因是饮用水水质变差。

  《新闻晨报》7月的一篇报道称:“潢川县自来水厂一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造成此次潢川腹泻,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来自小潢河上游企业的排污。”

  这位匿名受访者称,位居滨河广场的潢川县自来水厂(俗称“老水厂”)早在2007年便因小潢河污染被弃用。从2008年开始,潢川县城居民所饮用的自来水,来自当地的邬桥与老龙埂两个水库。但进入2011年后,包括潢川在内的整个信阳地区遭遇大旱,邬桥、老龙埂水库相继枯竭。

  于是,早在4年前便被污染的小潢河,突然再次被委以重任,但遗憾的是,此时来自上游企业排放的污水,并没有因此停止,最终导致了震惊全国的“大面积腹泻”。

  这篇报道还称,“华英农业董事会秘书李远平承认了华英农业向小潢河排污的事实。”

  在多篇报道潢川大面积腹泻的报道中都出现了孔祥全的名字。记者通过检索发现,孔祥全实名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并反映华英公司污染问题。

  “知道的我就说,不知道的事儿我不编瞎话。我是农民,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儿,我反映情况是对事不对人,更不是说要恶意地攻击谁。”孔祥全说。

  但孔祥全还是因此多次遭受了威胁。据孔祥全称,一次因华英公司排放的污水流进了池塘导致他养殖的鱼全死了,他拍了排污口等照片后去找华英公司理论,华英公司的一位负责人非但不承认,反而说孔祥全在威胁他。

  “县环保局的一个官员也对我说,问题不要戳大了,要不然说你是神经病,把你关起来狠揍,华英是个企业,你不要把它搞倒了。”孔祥全说。

  此次黑夜遭殴打,孔祥全认为肯定与他反映华英公司污染有关。

华英公司:腹泻与我无关



  孔祥全年轻时曾在外打工多年,在上海的建筑工地上搬过水泥,在深圳推销过烟酒,打工时认识了同是潢川人的妻子后决定回家创业。

  这些年,鸡、鹅、鱼,孔祥全都养过,但成少败多。他认为,是华英公司排放的含有鸭粪、鸭血等的废水导致了他一次次的失败。

  2005年4月,孔祥全养了300只鹅。有一次,鹅跑到华英公司的废水池里,不到3天时间,300只鹅都死了,仅那次他就损失了两万多元。

  随后,他还养过1000多只鸡,最后只剩下200只,“用池塘里的水一喂,鸡就死了。”

  2008年,他还养过一次鱼,一天晚上下大雨,华英公司的废水流进了鱼塘,“一夜之间啊,整个鱼塘里的鱼全死光了,又损失了几万元,把我老婆气得直哭,最后她出去打工了。”

  2009年,他养了一次鳝鱼,华英公司的废水流到了水塘里,一天时间整个池塘的鱼都死光了。他又拍了照片找到华英公司和潢川县环保局,华英公司称与他们无关,环保局也没有下文。

  8月25日,记者致电华英公司宣传部长黄洪波,黄称其正在郑州就医,随后安排了该公司一位环保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这位负责人否认了大面积腹泻与华英公司排放废水有关,同时也否认了废水导致养殖户的鱼死亡,他称“搞养殖的还从我们厂受益呢,有一个养鱼场,用我们的废水养鱼,一年省十几万元的饲料。”

  这位负责人称,从6月开始,华英公司投资数百万元正在进行废水处理技术改造,计划这个月月底安装试运行。他称,在此之前,废水是经过自然沉淀和氧化塘进行生物降解后就朝外排放的。

  8月26日,记者到潢川县公安局进行采访,该局新闻科经请示后给出了以下两点回应:其一,打电话威胁孔祥全的手机是无锡的号,目前一直处于停机状态了,(潢川警方)已联系无锡警方希望对方协助调查,暂时还没有回复信息;其二,现在刑侦部门正在积极调查,会把此案办成铁案。

  “不知道他们(行凶者)还会不会来,现在我女儿常问我,过几天开学了,她上下学的路上会不会有危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只是给政府和企业提了一点问题,就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以后谁还敢提问题啊。”孔祥全说。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