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偷返被强拆村落重建村庄 脱离政府管制12年--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村民偷返被强拆村落重建村庄 脱离政府管制12年

朱文强

2011年09月01日08:3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前途莫测,仍居土屋。 《京华周刊》供图 


  《京华周刊》记者 朱文强 实习生 董雅韵

  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却真实存在了12年。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平山镇,有一群村民,偷偷返回被强拆的村落,重建村庄,从此远离文明社会,并脱离政府管制12年。

  然而故事并不美好。他们的户口被官方冻结,从此变成“黑户”。

  诡异的生与死

  来时没有出生证明,去时没有死亡证明。对青龙山村人而言,活着,已是证明存在的唯一方式。

  这个“特殊”的村庄,名叫青龙山村。生老病死的常识,在这里都已不再适用。

  女人怀孕临产时,亲属要翻山去请接生婆,不敢去医院。因为他们都没身份证。

  孩子长大后,也是黑户,只能到邻镇的学校借读。学校大多了解青龙山村的特殊情况,允许孩子们入学,但没法办理学籍。其实好好读书也没有用,因为村里的孩子没身份,不能参加高考。

  村民梁冬梅,18岁时通过独立招生考试,考上了牡丹江律师学校。本可成为村里第一个大专生。但报名须知第一条,就将她拒之门外,“持本人身份证和户口簿、学历证明报到”。

  梁冬梅的家人缠着校方哀求许久,校领导也没办法,“全国各大院校哪个有没身份证的学生?”

  梁东梅撕掉了所有的课本和笔记。这个被老师评价为口才一流的女孩,只能在村里经商。

  比她小几岁的贾秀智,高中成绩不错,老师说考个本科没问题,可惜参加不了高考。校长急得开会商量对策,但招生办不愿破例。

  她连考场都没进去,被迫去哈尔滨打工,但换了3份工作,她都签不了合同,因为没身份证。

  村里人为了证明“身份”,想尽了办法。贾秀智的邻居,一个年轻男孩,为了外出打工,干脆伪造了一张刑满释放证明。宁可冒充坐过牢的犯人,也好过没有身份。

  他回村后,还把这个当做经验推广,“到哪都不用身份证,好使”。为了生存,名声已经不再重要。

  村民们不能到银行存钱,积蓄都寄存在外地亲友账户里;开车不能出山,他们都拿不到驾照;结婚,他们也拿不到结婚证,婚姻如同走钢丝,一切都靠“承诺”保证。

  村民于洪伟死时只有18岁。他遭遇车祸,不治身亡。肇事方一度没法赔偿,因为他没身份。

  后来肇事方为了能顺利私了,找关系帮他办理了户口。他在死后,才以这种特殊方式拿到了身份。

  不过他算幸运的,因为他有法医鉴定,所以可以火化。村里的其他人死亡,开不出死亡证明,送不了殡仪馆,只能在村里随便埋了。

  来时没有出生证明,去时没有死亡证明。对青龙山村人而言,活着,已是证明存在的唯一方式。

  村庄消亡

  百余辆铲车和货车冲进村内,村子被拆了,青龙山村这个地名从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消失了。

  青龙山村的“特殊”缘起1989年的一个消息。

  村南的河谷要修建一座“西泉眼水库”,这是哈尔滨市重点建设项目之一。1991年,国家计委正式批准立项,1996年水库主体工程竣工并进行试运行。

  村民一开始并不抗拒移民。1992年春夏之交时,移民办开始统计各家人口、土地、房屋等数据,作为最后的补偿和安置依据。

  补偿款带来了问题,多年后,官方承认存在扣发补偿款的现象。

  青龙山村的移民之路,成为一场漫长的马拉松。拖至1997年,青龙山村仍剩下105户没有搬走。然而当年8月18日深夜,水库突然关闸蓄水,大水冲过了玉米地,涌进了村民家。

  青龙山村移民问题也引起了哈尔滨市政府的重视。1997年,时任哈尔滨副市长的张松岭会见了村民代表。并承诺市里拨款50万元,作为淹没土地的赔偿。

  1998年3月,哈尔滨市同意105户村民不再外迁,搬到青龙山村的高地继续居住。青龙山村再现红火的场面,村委会在村北修起了一座砖房小学,还给孩子们建起了篮球场。村子里增设了输电线、变压器,贯穿村子的大路两旁也竖起了路灯。

  可4个月后,形势急转直下,相关部门突然通知村民,青龙山村一户不留,在年末之前全部搬走,完成异地安置。

  同年12月11日,天降大雪。那一天,百余辆铲车和货车冲进村内,村子被拆了,青龙山村这个地名从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上消失了。

  再建家园

  忍过一个难熬的冬天后,散居各地的村民开始联络。有人提出,现在这样还不如回青龙山村,起码那些没淹的土地足够养活全村人。

  博弈困局

  异地安置和户口问题难以达到统一,青龙山村陷入困局之中。

  2008年10月23日,哈尔滨市相关部门通过了《哈尔滨市西泉眼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官方调查显示,这些移民返迁西泉眼水库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后,已侵占国有土地2420亩,违法毁林开荒3600余亩,森林植被受到破坏,造成了水土流失和水源污染。

  村民更忧心村子的未来,并希望恢复“合法公民”的身份。这一直是他们解不开的结。

  2007年,为了孩子的前途,青龙山村40多名村民再次集体找政府协商,“移民问题是我们这一代的事情,别影响到孩子”。

  1998年7月29日,黑龙江省政府曾专门召开会议,最终形成一份会议纪要:为从根本上解决西泉眼水库青龙山村移民上访问题,使移民长远生产、生活问题得到保证,同意将西泉眼水库青龙山村剩余105户530人(包括计划外超生及新婚人员79人)全部迁出,异地进行安置。

  然而,这份会议纪要并未解决青龙山村的难题,村民不愿异地安置。

  阿城区副区长刘晓明认为:“这里的土地对他们有吸引力;可能有群众故土难离;有的群众认为安置的土地质量不好,不太满意。”

  不过,官方显然不满意村民私自开荒的行为。2000年,阿城区土地局根据《土地法》将返迁村民告上法庭,但最终以土地局撤诉告终。

  村民认为青龙山村的存在,已经是各方默认的事实。但当地政府坚持称,青龙山村下辖的青龙山屯、周家店屯和梁家店屯至1998年底已全部外迁实现异地安置。动迁移民原有房舍拆除,土地划归国有。自1999年4月开始,青龙山村陆续有部分移民返回原地。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初步认定是违法的。

  “这是一个大前提,所有解决方案都要在这个前提下进行。”哈尔滨市外宣办主任李兵说。

  因为异地安置和户口问题难以达到统一,青龙山村陷入困局之中。

  不可测的未来

  红砖堆前,村民穿梭不绝。大家忧心忡忡,总是反复确认“这一次我们还会被强拆么?”

  在各方博弈之下,青龙山村局势达到一个微妙平衡。今年,哈尔滨市在青龙山村任命了临时村委会成员,准备将村民们接纳回体制内。

  在没有党支部书记的12年后,8月13日,赤脚医生熊志斌成了官方任命的新书记。村民们对未来开始抱有幻想。他们希望政府能给村里修好路,打好井,通上电。

  对于村民的要求,哈尔滨市政府要求阿城区确保返迁移民饮食饮水安全,确保符合义务教育条件的孩子上学,确保生病村民及时得到治疗。

  然而村民更关心能否“洗白”,摆脱黑户身份。“大问题需要上级领导做决策,留怎么留,走怎么走。”熊志斌说。

  目前,哈尔滨市成立的调查组进驻西泉眼库区,调查组以哈尔滨市委副秘书长为组长,含各部门共30余人。调查组兵分六路,进驻西泉眼水库库区,在综合、信息、政策、入户调查和移民生活保障6个方面进行调查。

  阿城区平山镇党委书记郝昭文说:“目前所有返迁移民的档案汇总工作已基本结束,到时候会在村里公布。这里是哈尔滨的水源地,大方向还是要将村民迁出。”

  阿城区公安局副局长玄亚庆也表示:“行政区划被取消了,重建青龙山村是不可能的。”

  此时,官方回望19年前那场动迁,坦言当时的工作存在问题。哈尔滨市政府秘书长石嘉兴说:“事情到了今天,有关部门在移民安置时还是有缺陷的。”

  他说,调查组实质是个工作组,“既依法,同时也要结合实际情况,又不能造成政策执行的不平衡和反弹,我们在找这个平衡点。”

  青龙山村村民并不了解这些,他们只是麻木地延续生活。村民梁金德原计划在入冬前盖新房,而今建房用的红砖堆在村口,落满灰尘。因政府介入,迁走的说法再次变得强势,他只得住回已成危房的土屋内,不敢盖新房。

  红砖堆前,村民穿梭不绝。大家忧心忡忡,总是反复确认“这一次我们还会被强拆么?”

  村民们被打散安置。

  但村民们并不愿意去,补偿款买房买地并不够用。

  曾在安置地待过的村民称,他们在安置地只能住别人家的仓库,每户分得五六亩地,而在青龙山村时,平均每家有六七十亩地。土地大幅缩水,种地入不敷出。

  吕崇是第一批被动迁的青龙山村人,1992年,他签了动迁协议,拿到了7000多元的补偿款。当时他被安置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乡信义村,和他一起迁走的还有另外17户。接下来的19年,他感到愤懑。“我们老憋屈了,根本享受不到当地村民的任何待遇。”

  他花了2万多元钱盖了房,但他承包不到土地。至今他靠打工来养活一家人。

  “现在村里给村民交医保,我们这些外来户根本没份,村里卖地分钱,也没我们的份。”吕崇说。

  还有的村民,在修学校、建路灯后,一度误认为青龙山村不会再搬迁,把补偿款退回了村委会。强拆后,等待他们的只有流离的生活。

  忍过一个难熬的冬天后,散居各地的村民开始联络。有人提出,现在这样还不如回青龙山村,起码那些没淹的土地足够养活全村人。

  1999年4月,100多名青龙山村人翻山越岭,提着农具,背着简单行囊,重回故土,再建家园。老人和孩子也陆续返乡。

  1999年的重阳节,青龙山村的“遗民”与政府人员爆发了一场冲突。多年后,哈尔滨市政府回应当年的情况称,当日,哈尔滨市移民办、二区二市法院、二区二市公安员“深入现场依法拆除房屋”。哈尔滨市委宣传部材料显示,当日 “村民暴力抗法,4名干警被打伤,部分执法车辆被砸,执法强迁行动未能成功”。

  事实上,也正是这场冲突绷断了村民对政府的最后一丝信任。此后,青龙山村沉寂了,漫长时间内没有政府人员进村。青龙山村开始如野草一般生长。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