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少年“奴工”忆惊魂44天:动辄遭暴打狠抽--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三名少年“奴工”忆惊魂44天:动辄遭暴打狠抽

2011年09月02日09:14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三名少年“奴工”的惊魂44天

  “当时我们身上没钱了,就想找个地方吃顿饱饭,睡上一觉,实在没想那么多,谁知道还会遇到这样的事。”13岁的翁小嘉坐在记者面前,说起近3个月前的那场惊魂遭遇,脸上仍然稚气未脱。

  三名不谙世事的少年,在“负气逃学”的过程中,不幸被郑州火车站附近的“黑中介”贩卖至外省“黑作坊”。监禁、恐吓、鞭打、长时间做工———在经历了44天的地下苦工生活之后,三少年终获解救。

  “这时候我们已经知道被卖了”

  6月6日,在河南省登封市一家武校寄宿上学的翁小嘉从学校偷跑出来,随行的还有两位同学:14岁的刘绍和15岁的孔强。17日,在将卖手机的钱花完以后,游荡至郑州火车站的三少年此时已经身无分文。

  “我们当时坐在火车站广场附近的邮政大楼下面,想着晚上睡哪?吃什么?”翁小嘉说。在这个过程中,先后有六七拨人过来搭讪“有男有女,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问我们要不要找工作。”晚上11点左右,一位中年妇女过来,再次询问三人“干不干保安?”

  就这样,带着能吃顿饱饭、有个地方住的想法,三少年上了这位中年妇女及其同伴的摩的,在大街小巷穿行了10分钟之后,来到了一家“保安公司”。

  第二天一早,三人分别被“保安公司”的人带过去量身高,“刚开始他们说太小了,不能去北京做保安,后来说可以去杭州做足疗员,最后定下来说去河北做皮包。”

  6月18日晚上10点半左右,两名工作人员带着包括三少年在内的15人,在郑州站上车。19日早上将近6点,三少年在河北保定站下车,余下的人继续前往北京。

  “在站台上,当着我们的面,来接站的人给了‘保安公司’的人一个白信封,还露出一沓钱,信封上好像写着5000多的数字。”翁小嘉说,“这时候我们已经知道被卖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惊险的地下苦工之旅

  “打点钱来吧,打钱来我就能回家,打多点,2个人2000元,快点……我在河北打苦工……翁还没有死,刘绍不知道去哪里了,好像死了,下了。”

  7月21日,接到了这样一条转自Q Q的手机短信后,在深圳做理发生意的刘冬生“心一下子揪得很紧”,随后两天两夜难以合眼。

  37岁的刘冬生是刘绍的父亲,自从17日和儿子失去联系后,三个孩子的家长开始往返于学校、派出所、教育局。上述短信是孔强利用上网间隙偷偷发给远在浙江的家人的,这也是三少年在失踪一个多月后第一次有了音讯。

  直到被解救出来后,刘绍等人才知道身处河北省高碑店市白沟区泗庄镇。公开资料显示,泗庄镇位于高碑店市区东南25公里,该镇的主导产业是箱包加工及原材料制造业等。全镇共有箱包加工户1400余户,从业7000多人。

  “刚开始是一家书包作坊,有七八台缝纫机,只有我们三个工人。”刘绍说,“老板在训话时直接说‘买你们花了不少钱,要听话、好好干活,不然就卖到大厂去,一年出不来一次。’”

  几天后,三人在一次失败的逃跑中被抓了回来。在饱受拳脚后,当天晚上蒙着头被一辆车拉到了另外一家书包厂。这里戒备森严,大门、窗户和树上都安装有监控和警报器。10多名工人,每天从早上6点半忙到夜里12点,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活。
【1】 【2】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