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乡村教师群体:曾放弃高薪 教学环境非常艰苦--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聚焦乡村教师群体:曾放弃高薪 教学环境非常艰苦

马芬花

2011年09月09日10:40    来源:《半月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福建省邵武市大埠岗镇溪上村的小学教室里,陈衍贞在为他仅有的两名学生上课。柳涛 摄

  我的黑板在乡村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舍弃了大城市优越的环境,更好的机会,优厚的薪酬,来到乡村为孩子们圆梦。他们无怨无悔地说:我的黑板在乡村!

  这是一期特殊的话题。尽管一封封来信并没有华丽的辞藻,曲折的情节,但正是这平凡与淳朴,让我几次抬手拭泪。老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这些把根深深扎在乡村的老师,改变了无数孩子的人生轨迹。在第27个教师节到来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我们伟大的乡村教师。老师,向您致敬!(《半月谈》2011年第17期)

  大山的情怀

  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上大学的70后。那时候,“知识无用论”蔓延,“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就是当时最为流行的一句话。老师当时的工资一月只有一二百元,有些人开始下海经商。由于我是定向委培生,尽管当时很不情愿,还是踏上了山区支教的路。

  报到那天下着小雨,正在发愁无法前去时,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了我家门口。原来,为了接我们几个新分配的大专生,镇政府专门借了车。到校后,校长把最整洁的宿舍分给了我和另外一位女教师,为我们配备了全新的生活用品,那年的教师节为了欢迎我们,镇里连演三天戏。

  这是以往从没有过的。老校长说我们是分配到山里的第一批大专生,为了留住我们,山区人民以他们的最高礼数表示了最诚挚的欢迎。

  我第一次试讲,板书都写不正,粉笔线条不均匀,下课了还有一个尾巴没讲完。但教导主任韩老师却说:“跟你们这些正规军相比,我们都是土八路,你的普通话讲得真好,土八路要向正规军学习呀!”然后又教我如何在写板书的时候尽量不背对学生,柴老师教我如何转着粉笔尖写出线条均匀的字。

  一年后,校领导再听我的课时,主任颔首微笑说:“今年的课和去年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真是后生可畏!”此时我才知道初上讲台的自己课讲得有多糟,山区的校领导用山一样宽厚的胸怀给了我自信和发展的空间。

  山区艰苦的条件养育了孩子们的淳朴和善良。他们很尊敬和爱戴老师,常在没课时邀我去山间游玩。秋天蟠龙山层林尽染,我在孩子们的带领下爬山、摘酸枣,去溶洞里看喀斯特地貌形成的雪花岩。最惬意的是夏夜,我们有时去水库下游的河滩捉螃蟹。孩子们很能干,用手电筒照着,一两个小时便摸小半桶,回来用清水洗了、剥了盖、用鸡蛋和面裹了,在油锅里炸了吃,营养又美味,师生一起抢得不亦乐乎。

  周末孩子们回家采了山韭菜、酸枣、核桃都会拿来与我分享,好像我这个老师吃了,这东西就分外珍贵,这份劳动就分外值得。山里的孩子们淳朴善良,从不计较名利得失,认为这样好就这样做了,就像大山一样倾其所有地付出也无怨无悔。

  2005年元旦,我教的第一届初中毕业生已经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他们举行同学聚会,请我这个当年的语文老师也参加。10年不见,娇艳欲滴的鲜花映着孩子们的张张笑脸,听他们谈论各自的事业和美好前程,我真为他们高兴。此时,我感觉自己拥有了世界上最丰厚的财产。

  从教十几年,身边的同仁换了一茬又一茬,很多人都去了城里,我却从一个山村调入另一个山村。因为是大山里的同仁们教会了我如何以爱施教,是大山里的人们用仁慈宽厚包容了我,是大山里孩子的纯真善良感染了我,是山区的美景和泉水滋养了我。

  唯愿我的黑板永远扎根在乡村!(河南省巩义市米河二中 马芬花)
【1】 【2】 【3】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