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民间借贷现“崩盘”事件 村主任欠3亿出逃--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福建民间借贷现“崩盘”事件 村主任欠3亿出逃

2011年09月13日16:09    来源:中国广播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民间借贷资料图片


  中广网北京9月13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福建省出现民间借贷崩盘事件,一名村主任欠债3亿元出逃。据安溪银行业人士称,安溪县城厢镇公德村村委主任许火从经营着一家叫广融信的担保公司,已有十年之久。他以“低吸高贷”的方式赚取息差。按照部分债主的说法,一般以1.5分到2分的利息揽储,再转手以5分或6分的高息放出去。

  在央行收紧银根的大背景下,这种高利贷模式在安溪受到很多担保公司和企业主的欢迎。许火从集资的方式,和多数担保公司从事高利贷赚取息差的手法如出一辙。不过,面对蜂拥前来的债主、面对几亿元的高利贷黑洞,许火从最终选择了出逃。根据债主们掌握的信息,目前许火从已出逃到东南亚一带。

  延伸阅读

  据金融时报报道,今年以来,在社会资金面偏紧的背景下,许多地区民间借贷日趋活跃,量价都有所走高。如何看待民间借贷升温现象,各方观点莫衷一是,既有肯定其积极作用、让民间借贷阳光化的,也有全盘否定的。抛开各方争论不说,事实是,随着高利贷、非法集资、金融传销案件的频频曝出,民间借贷的诸多副作用正在显现。

  改革开放初期,沿海一带民间借贷在民营经济起步初期曾扮演过重要的正面角色。但如今民间借贷的土壤已经有所改变,民间借贷的性质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更多地表现出对暴利的盲目追求。民间借贷的“另一面”必须引起高度关注和警惕。

  警惕产业“空心化”现象

  业界普遍认为,民间借贷与炒楼、炒股一样,是在实业项目利润下滑时,大量民间资金找不到其它出路的一种渲泄,是大量产业资本退出实业导致产业空心化的一种表现。通过民间借贷聚集形成的大额社会游资,很大部分游离在实体经济之外空转,而高额的利息吸引更多的手握闲散资金的人参与,又加速了产业的空心化。

  受人工和原材料成本不断上升、融资困难以及人民币升值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加之受小微企业的存活周期性影响,今年长三角、珠三角的一些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只能勉强维持生产,生产玩具、打火机的小企业倒闭的消息不时传来。

  据悉,温州的金属打火机行业一度占据全国产量90%以上,就是这样一个优势产业目前正面临全面萎缩的尴尬,企业数量已经从2008年的500多家减少到不足100家,许多企业主把经营重点转移到了房产、矿业等暴利领域,与此同时,民间借贷这一轻松赚快钱的投资方式也备受青睐。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曾表示,温州人的民间资本积累经历了一个“投资实业炒房炒利息”的演变轨迹,民间资金拆借的旺盛和可观收益,已经直接导致了很多企业主放弃实业,参与到这种钱生钱的游戏,在这样的情况下,温州经济实际上已经存在空心化的特征。温州民间借贷升温实际上一直与炒房、炒矿以及部分加工制造企业的外迁交织在一起。

  伴随国际金融危机后的产业变迁,传统加工制造业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转型升级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这导致许多企业对投资实业积极性不高,而热衷于放贷。温州一位生产玩具的小企业主说:“很多企业老板都会从生产资金中抽出一部分投入到民间借贷中,因为高利贷利润远比做实业来得快、来得轻松。”由于民间高利贷与银行信贷之间有着巨大利差,更有甚者,一些企业主用房产或者厂房抵押,从银行贷来现金再放高利贷,这在温州小企业圈内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

  在陕西神木、鄂尔多斯等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2005年以来煤炭价格进入一个暴涨周期,这一带大量的社会资金通过民间融资渠道流向了矿产和地产市场。另外,不仅民间资金参与其中,市场资金结构性不平衡带来的巨大套利机会让不少上市公司也垂涎三尺,在高利诱惑下,放贷成为许多上市公司越来越倚重的盈利渠道。半年报显示,香溢融通、钱江生化、卧龙电气等上市公司上半年均有大手笔的委托贷款活动。

  显然,民间借贷如同一个有着无限魔力和吸引力的黑洞,不断地抽取实体经济中的资金向这里聚拢,其中包含很大部分企业的发展资金甚至是银行贷款,这部分资金并没有投入到实体项目,而是变成了一种追求短期暴利的投机资金,由此带来的产业空心化现象须引起高度重视。

  “全民放贷”带来的风险

  近期频发的高利贷案件警示我们,民间借贷活动涉及面大,参与人数众多而且形式隐秘,容易引发较大的区域性金融风险。不论是金利斌案还是诚泰担保事件,都对当地的民间借贷市场和区域金融秩序造成一定冲击,最终以警方的介入才能平息。

  最为典型的是江苏贫困县泗洪,除去担保公司等中介组织参与民间放贷,从普通村民、市民到手握资金的小企业主,甚至部分银行资金也牵涉其中,称之为“全民放贷”也不为过。在最为疯狂的石集乡,几乎98%以上的村民都参与到这场游戏中。然而高利贷崩盘留给当地的“余震”却是,许多放款人笼罩在一片恐慌之中,甚至非法暴力追债,有人表示,连亲戚朋友都不信任了。

  如今,公众的投资意识已经觉醒,尤其是沿海一带许多先富起来的人,已经从创业初期的实业投资转为对各类资产的投机炒作。正如曾经的房价泡沫一样,民间借贷也开始呈现出一种暴利诱惑下的群体性非理性状态,众多放款人只关注利润,不关注投资项目本身,更无视风险。社会游资对利润的追求如同嗜血的鲨鱼一样,盲目地游窜寻找猎物。而江苏泗洪县高利贷网络崩盘体现出,这种现象有向贫困地区蔓延的趋势。

  业界人士分析,民间借贷如果演化为纯粹的资金炒作,不仅会造成产业空心化,还会带来资金的热钱化和资产的泡沫化,炒作资金同样会带来泡沫,高利贷如果没有实体经济支撑就只能是击鼓传花的游戏,风险终会爆发。据了解,即使是上市公司的委托贷款,在找不到好的实体投资项目时,也会进入到房地产市场、金融投资领域,不但无法对实业形成反哺,反而吹大了资产泡沫。一旦泡沫破灭或者链条断裂,很可能带来地区金融秩序的地震。

  小企业能否承受高利负担

  最新监测数据显示,6月份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水平为24.4%,折合月息超过2分,比2010年6月上升了3.4个百分点,而社会融资中介的放贷利率为40%左右。记者在深圳、神木等地采访时了解到,民间借贷最低的月息也在2分利左右,4分、5分也屡见不鲜,且有不断高企的迹象。

  令人担忧的是,与放贷的热情和规模相比,作为主要承贷人的小企业如何负担这样高的利息?尤其是传统制造行业小企业的利润率本身就很低,在不足以满足高利贷的胃口时,在债务的高压下,企业主又会拿这笔钱去做什么?

  除去房产和矿产等暴利领域,实体经济显然很难获得如此高的收益。在经济和市场环境变幻下,沿海一带的部分小企业正备受煎熬,即使不得已从民间融资渠道拿到了资金,微薄的利润根本无法支付高额利息,只能转手投资房产或矿产甚至是赌博。因此,楼市成为民间借贷资金的主要流向,在严厉的调控形势下,资金困难的开发商也成为上市公司委托贷款的主要对象。然而,随着房价调整和矿产市场整合规范,高利贷链条绷断情况时有发生。据报道,近日温州永嘉县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与部落之神鞋业公司老板吴伟华同时失踪,其背后的债务问题引起了诸多猜想。

  另外,许多上市公司卷入放贷风波也引起了广泛质疑,投资者投资上市公司是冲着良好的项目和发展前景,希望能够为他们带来稳定的回报。尽管对外拆借资金能够获得短期较高的利润,但上市公司和投资者也承受着巨大的风险。

  鼓励还是治理,一直是摆在监管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在沿海经济发展初期,在正规金融尚未形成完整体系之际,民间借贷确实为民营经济开辟了新的融资渠道,帮助许多企业家完成了艰难的起步。但是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民间借贷的汹涌以及高利贷的疯狂增长,正导致更多的产业资本从实体经济领域抽走,民间借贷显现出的诸多负面效应,理应引起更多的反思。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