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的奔头在哪里--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农民工的奔头在哪里

于猛 屈畅

2011年09月18日09:0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搬砖、保洁、保安,不断跳槽,工资没长多少

  “能在北京城有张办公桌,真好啊!”来自安徽的陈平最近很高兴,来京9年,在工地搬过砖,干过保洁、保安,现在成了一家大楼的物业项目经理,虽然办公桌在地下4层的一个小角落里,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2002年,刚来京时,他在建筑工地上干杂活,扛钢筋、搬砖头,什么都干,每天累得腰直疼。“不能光靠卖力气挣钱。”两年后,他看到工地旁边的一家公司招聘保安,便决定报名试试看。“保安的收入并不比工地高,但能轻松不少,也有更多的休息时间。招聘广告上说还能参加法律培训”。他说。

  然而,上班后他发现,公司确实给一些员工提供培训,但却很难轮到他。“得到培训机会的大多是经理的亲戚,基本把名额都占满了。”陈平说,对于这种不公平,他毫无办法。

  几个月后,他到如今就职的物业公司做保洁,由于干活卖力、责任心强,经过多年的努力,他慢慢晋升为领班、主管,现在成了部门的项目经理。“虽说工资并没涨多少,但不单纯的靠力气挣钱了,还能学点管理经验。”陈平说。

  “没文化、没技术不行,挣钱主要靠力气。”来自四川的康宾很无奈。2000年,30多岁的他随老乡来到天津建筑工地做工。为了赚到更多的工资,11年来,他先后到过北京、深圳、绵阳等地,干过泥瓦工、当过保安,在制鞋厂当过流水线的工人,但工资并没有大的变化。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熊春文说,农民工尝试多种工种,生活却很难得到大的改观是普遍现象。特别是对那些文化程度较差的农民工来讲,尽管他们不停变换工作地点和工种,但基本上都是在制造业和建筑业这两大领域流动,从事的是低技术的体力劳动,向其他高附加值行业突破阻力比较大。另外,政府还应加快调整利益分配格局,让财富更多地向劳动者、特别是一线劳动者倾斜,缩小贫富差距。

  趁着年轻,学点手艺,有了“本本”挣钱容易些

  对年龄较轻的农民工来讲,学个技术,找个待遇较好的工作,是个现实的选择。

  3年前,20岁的宋宇从山东老家来北京,在工地打工。“家里告诉我,趁着年轻,要学会一些手艺,将来多挣点钱,才能养家。”在建筑工地干了一段时间,他选择了学习焊工技术。

  “焊工整体收入不错,而且相对好学,市场上培训机构很多,选择余地也大。” 宋宇说,对于电工、焊工、信号工这些基础技术工,培训的费用并不贵,几百元钱就可以学成拿到证书。

  据了解,在北京,低压电工培训取证的整个费用加在一起只有445元,高压电工470元,焊工512元。宋宇花了500多元,一周去上两天的课,五周后顺利通过考试,领取职业资格证书。有了“本本”,他月收入比原来增加了2700元。

  宋宇的弟弟明年就要初中毕业了。家里希望他能够多赚点钱,送弟弟去学更赚钱的汽车维修技术。家里帮弟弟看上了浙江杭州的一所汽修学校,一年的全能高级汽车维修班学费为19800元,学制两个半月的汽车钣金油漆班就要8600元。“学费加上生活费,一年就需要3万元,我得多赚点钱了。”他说。

  农民工通过教育和技能培训能够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能够更大程度地实现向上流动,然而,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参加过技能培训的仅占30%。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刘平青教授调查发现,农民工对学习电脑、汽车等行业的新技术需求最大。然而,过高的学费让大量的农民工望而却步。

  “很少有企业愿意投钱让农民工去接受培训。”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说,他们调查发现,很多农民工在一家企业工作不会超过半年,流动性过大让企业不敢投钱搞培训。“让农民工进入现代职业技术体系,为其提供更多的上升机会,会让农民工社会地位整体上升,这方面政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说,一些民间培训机构能够把握市场需求,选择的培训内容也很实用,政府应尽快建立农民工培训基本补贴制度和购买培训成果机制,推行培训券(卡)等办法,减少农民工的培训负担。

  房租贵,生活成本高,小本创业不容易

  “一天能收入500元了。”孙颖超说。来自河南信阳的他今年28岁,却在外“闯荡”了10年,先后干过泥瓦工、电焊工等10来个工种,3年前,开始跟着亲戚学相机修理。去年,他说服了家里人,东拼西凑借了2万元,在北京一幢写字楼租了一间8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开始创业。

  “城里的东西贵,挣得多了,花得也多。每天一睁眼就像欠别人债似的。”小孙说,租办公房每月要花3000元,两个员工工资要5000元,在网站的推广费每月要2000元,他们三人租住一个地下室1000元,每月实际只能剩3000多元。

  为了赚钱,他不分昼夜加班加点,为了省钱,一个多月没吃过肉了。“收入虽然不高,苦了点,但自己给自己打工,有盼头。”小孙说,他是家里的独子,还没结婚,父母渐渐老了,他要承担起赡养父母的责任。好在顾客越来越多了,下一步,他想借点钱进些数码相机配件来卖,收入又能增加一部分了。

  “能从打工者向创业者转变的很少,转变成功的就更少。一旦失败,深深的失望将导致强烈的挫折感。而创业者的成功,会有一种示范效应,给更多的农民工提供一种参照,激励他们向上拼搏。这些创业的火花,应该小心保护。”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刁永祚说,多年在外打工,不少农民工积累了一定的技术和资本、熟悉了市场,具备了一定的创业能力,促进农民工创业,政府还要放宽登记条件,降低创业门槛,提供优质的创业资本,减税、减费,努力降低创业成本。

  “性别歧视、年龄歧视等,保障落后,公共服务不均等等,让农民工向上流动的路还面临很多障碍。”刁永祚说,农民工已成为我国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成为城市居民的一部分,我们应当调整完善相关的公共管理和社会政策,努力营造一个有利于向上流动的社会环境和氛围,不论是来自何方、出身如何,都有平等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都可能凭借自身的努力,改变命运。
(责任编辑:林露)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