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县露富,富县装穷”症结何在?--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穷县露富,富县装穷”症结何在?

胡印斌

2011年10月14日08:56    来源:《半月谈》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舆情要览:有关部门应当把重心放在培育扶贫的市场机制和扶持民间力量上。给贫困县一座“金山”,不如引导和扶持在当地办一家企业。只有剥离附着在贫困县帽子上的种种可见利益,一些官员才不会将眼光死死地盯在有限的扶贫资金上,而那些已经不贫困的地区,也有可能自觉摘下贫困县这顶并不光彩的帽子。

  新闻背景:

  近日,“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且多个环节涉及收费。经调查,“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是北京一家注册资本仅10万元的公司。(“新华视点”10月10日)

  从1986年至今,我国扶贫开发政策已走过25年,并经历三次较大调整。当时确立的贫困县政策的确成效显著,但行至今日,贫困县只增不减,也暴露出已“脱贫县不愿摘帽”、“争当贫困县”等问题。受访专家建议,贫困县政策思路应做大调整,取消划定贫困县,未来工作着力推进脱贫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人民网9月30日)

  网言网语:

  网友:喊穷的不一定贫困,露富的不一定有钱。

  网友:面子大于天!

  网友:好大喜功是通病,交钱就评好!

  网友:永城市的百强县也是这么评出来的,悲哀啊!

  网友:脱贫的或者富裕了的县因为有国家扶贫办资金支持不会主动摘帽的。

  媒体论道:

  贫困县很强,“百强县”很弱?

  国家确定贫困县并予以扶持,最终也是为了让它们脱贫致富,理应定期调整贫困县名单,制订切实可行的退出机制。有退出的和新晋的,才符合公共财政服务于全民、共享现代化成果的宗旨

  一些经济实力较强、产业发展迅速的县(市),希望在更广阔的竞技平台上参与竞争、获得发展,这是一个正当诉求,现行评价机制有责任满足这种诉求

  近日,“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且多个环节涉及收费。经调查,“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是北京一家注册资本仅10万元的公司。(“新华视点”10月10日)

  上榜的国家级贫困县一边享受着国家财政扶持及各种社会扶持,一边却高调标榜“百强”,以之作为地方的实力佐证、官员的政绩勋章,这当然让人哭笑不得。其中有评比过于随意、缺乏公信力等因素,不过也折射出时下扶贫体制的缺陷,以及权威评价机制的缺失。

  到底该如何看待国家级贫困县入围“百强”?以煤田著称的西部县(市)府谷2010年的财政收入为63.59亿元,即便与东部沿海地区一些县(市)比,也毫不逊色,其入围“百强”,倒并不让人意外。报道提及的重庆开县、河南固始的情形比府谷差一些,但2010年开县的财政收入达到了8亿元,固始则是4亿元,这样的“成绩单”应该说都不算太坏。在讨论这些县该不该入围“百强”之前,有必要先讨论其贫困县资格。

  本世纪初,国家在制定与实施《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时,这些眼下入围“百强”的县(市)确实称得上“贫困”,国家财政对其进行整体性扶贫开发,也是为了切实推动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缩短其与发达地区的差距。然而,十多年过去,各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已经有了很大变化,特别是近年来,一些依赖矿产资源的贫困县的各项经济指标突飞猛进。如今完全有必要重新认定贫困县,既可确保国家财政“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也是公平公正之需。

  国家确定贫困县并予以扶持,最终也是为了让它们脱贫致富,理应定期调整贫困县名单,制订切实可行的退出机制。有退出的和新晋的,才符合公共财政服务于全民、共享现代化成果的宗旨。对此,有关部门不妨参照保障房的管理办法,实行动态管理。

  此外,在县域经济越来越成为中国经济重要驱动力的今天,是否还需要类似“百强”评选?最早从1991年开始,国家统计局主持发布“全国县市社会经济综合指数前100名评比”,简称“全国百强县评比”,它于2007年中止。“中郡所”的评比则继续进行,而且越来越受地方追捧,甚至还出现“并列排名”,一些专家也乐于捧场。这正说明当下县域经济中确实存在着对某种参照系的需求,对此应以更权威更公正的评价取而代之。

  我们有必要让县域经济亮起来,而不是只局限于所属地级市。一些经济实力较强、产业发展迅速的县(市),希望在更广阔的竞技平台上参与竞争、获得发展,这是一个正当诉求,现行评价机制有责任满足这种诉求。一方面,要杜绝民间评比中拿钱买名次等种种乱象;另一方面,也应拓宽县域经济扩大影响的渠道。

  “贫困县”与“百强县”的重叠固然尴尬,但更应看到表象背后的坚硬现实。无论贫困县,还是百强县,都应致力于提高当地民众的福祉,让民众享受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一块牌匾可能很简单,但它背后的影子却意味深长。(胡印斌 中国青年报)           来源: 半月谈网

【1】 【2】 【3】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