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成县官员猥亵女童案调查:平常从不讲黄段子--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甘肃成县官员猥亵女童案调查:平常从不讲黄段子

武威

2011年11月08日08:23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是受害女孩住的房子,张汉文的新房就在斜对面。


  平常“从不讲黄段子”的张汉文涉嫌猥亵12岁幼女而遭拘留、撤职 同事对他的行为不解 政法委书记称,很痛心

  近日,一桩不寻常的猥亵案件让陇南小县城成县的官员们感到“抬不起头”来。该县已经54岁的政法委副书记张汉文在10月29日上午8时许潜入对门的租户家中,对一名年仅12岁的幼女进行猥亵。不久,张汉文就听见房外响动,他情急之下钻进床底,仍被女孩的哥哥搜出。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全国性关注,但作为张的同事,成县县委大院的许多公务员至今都还觉得不可思议。目前,张汉文已被公安机关带离成县,接受异地审查。

  张汉文作为一位年过五旬的司法工作者,知法犯法,涉嫌对一名幼女进行猥亵,两者身份的特殊性,让人们对此事充满疑问:张的作案动机到底是什么?他又为何会在临近退休的年龄,对一名幼女做出如此苟且之事?这一案件背后又暴露出怎样的社会问题?值得很多人思考。

  文、图/本报特派记者武威(署名除外)

  11月4日,星期五,记者来到位于成县支旗乡李武村的受害者家门口,见到一名穿黄色毛衫的中年妇女左手拿着一个小药瓶,右手拿着一支棉签,正在为身旁的一位小姑娘擦拭鼻孔边的伤痕。小姑娘穿一件土黄色夹袄,身材较一般12岁的女孩略高,相貌却较寻常,梳着马尾辫,肤色稍黑,脸颊上两圈红扑扑的“高原红”,看起来与当地的其他女孩并无二致。但眼见记者这个陌生男子走来,小女孩的眼神里透露出恐惧和敌意,她立刻将门关上。记者从隔壁租户的口中得知,这个小姑娘就是受害者。

  显然,6天前发生的恐怖一幕,给这位小姑娘和她的家庭带来了深深的心灵创伤。

  丑行败露 政法委副书记躲在床底

  记者了解到,小姑娘一家都是陇南武都人,小姑娘的哥哥今年15岁,在成县的一所初中读书;小姑娘今年12岁,在离家不远的一所小学读书。小姑娘的母亲为了照顾儿女俩的生活,在成县支旗乡李武村租了一户刘姓人家的两间简易平房,两房租金一年总共是1600元,这两间平房就盖在刘姓人家的院子里,因为经常有人出入,院子的铁门常常不锁,而院墙的高度也只有1.5米左右。

  平常,小姑娘和母亲住一间房,哥哥则住在另一间。事发前天,小姑娘的母亲因为家中有事返回武都,小姑娘因此一个人在屋。

  张汉文的二层小楼就盖在刘姓人家的斜对面,但小楼还没有竣工,窗户都没有安装好,室内还属于毛坯状态。据附近百货店的老板讲,张汉文在县城还有一套房子,他平常经常过来查看施工情况,张很好说话,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一次,他在店里买啤酒和小食,结账一共19元,他扔下20元,说不用找钱了。他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平时完全看不出来。”

  但张汉文的这桩丑事却终究发生了,小姑娘的哥哥在对警方做笔录时说,10月29日,星期六,上午8时许,他有事外出,当时妹妹还在睡觉,约摸半个小时之后,他回到了屋里,却发现妹妹的房门怎么也打不开,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他敲了半天门,但妹妹好长时间都没开门,后来房门终于被打开,他看见妹妹穿着线衣线裤躲在被窝里,但神情惊恐万分。随后,妹妹的床底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异响,他掀起床单一看,床底下竟然藏着一名中年男子。虽然哥哥吓了一跳,但他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是对面新建房屋的主人张汉文。

  张汉文随后从床底下爬起来,还诡称他是来找房东借一辆三轮车的,然后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之后,妹妹才告诉哥哥,在他走后,张汉文趁着她熟睡之际,悄悄进屋,插上房门后对她进行了猥亵。10月30日下午,受害人家属向警方报警,张汉文随后被带走接受调查。

  如今,张汉文已被正式拘留,但此刻受害人家属面对采访选择了回避的态度。

  受害者家属 “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说”

  “现在,我什么都不能说。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11月4日,记者先后两次前往受害者家,并带上一些水果和其他慰问品,可这户人家唯一愿意出来面对记者的是小姑娘的父亲,每每问及一些问题,这位父亲就用上述这句话作为回应;记者担心他是否受到某些方面的压力甚至要挟,并向他直陈利害,但他依然缄口不言。

  再三恳求之下,记者终于进入了案发现场。这是一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子,屋内只有一张1.5米的木床,木床上土黄色的被褥看起来已用了很久,一个已经破败不堪的小衣柜紧贴着木床竖在左侧。虽然地处陇南,但一家人在冬天依然要生炉子,四面墙壁和天花板虽用简单的白墙粉刷过,有些地方不免染上煤块的黑色。当地已下了3天的雨,让这地面和屋主人的鞋子上都沾满了泥土。屋子里最醒目的是一张小女孩的奖状,这是她在运动会上立定跳远获得第三名后获得的。

  记者刚刚进入房间时,小姑娘还在看一幅连环画,她的母亲躺在床头,而她的父亲示意她去隔壁屋子。交谈中,小姑娘的父亲话语很少,他时而托着下巴沉思不语,时而点起一支香烟,然后用手揉一下带着血丝的双眼。从他口中,记者得知,事发之后,小姑娘有时候去上学有时候则待在家里,他们一家也有搬迁的打算,他们夫妻俩思想比较传统,承受不了这么多风言风语。而小姑娘的母亲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沮丧、悲伤、无奈……这些无助的神情都堆在了这对父母脸上。

  政法委书记 要从严从重处理张汉文

  不少成县人将政法委副书记张汉文床底被抓逃跑时的狼狈之状当成酒后谈资,嬉笑怒骂,“张汉文逃跑的时候,双手蒙着脸,一路小跑,还跑掉了一只鞋。”案发地附近,一个小贩告诉记者。

  11月4日,记者来到成县县委,张汉文的不少同事也为他的行为唏嘘不已,“事发之后,他的老婆和儿子从来没来过,他们只怕在成县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两天,邻近县一直打电话过来询问,‘听说你们成县的政法委书记出事了,不知道是那个姓白的还是姓马的?’,听到这话,我感到很痛苦。”白建中,今年9月15日刚刚调任为成县政法委书记,他的前任姓马,而他的副手张汉文出事,自己却不得不为他背了“黑锅”,他为此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

  “我刚刚上任一个多月,仅从这一个多月来看,我对张汉文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他也到了临近退休的年龄,因此,出这样的事情让我很痛心。但痛心之余,我不断告诫自己的头脑一定要清醒,张汉文作为一个54岁的正科级干部,在检察院、司法局、政法委都工作过,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知法犯法,更要严肃处理,因此案发当晚,我就打电话给公安局,要求他们绝不能搞特殊化,要认真负责从严从重处理此案。”白建中对记者说,涉及张汉文身份的特殊性,为了避嫌,目前张汉文已经被带离成县,接受异地审查,县委已经有专员前去安抚受害者及其家庭。

  而该县宣传部新闻组组长燕海潮告诉记者,县委领导认为这起事件引发群众关注,因此,在11月1日和2日,他都主动联系新华社记者发出通稿,向社会公布张汉文遭拘留、撤销党内职务的消息,“县委领导认为这件事情不能藏着,虽然有些丢脸,但一定要给群众一个交代。”

  匪夷所思 张汉文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在要求严肃处理张汉文的同时,张汉文这样的行为,依然让他的不少同事感到匪夷所思。

  “真是不可思议啊,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平常的个性很随和、性格开朗、也不喜欢独居,家庭也比较简单,没听说他们夫妻有什么不和的,干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没有什么征兆。你要说韩峰(曾任广西来宾烟草专卖局局长,因‘香艳日记’被处理)走到这一步,那是必然的,但张汉文做出这种事情,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曾与张汉文共事一年多的燕海潮对记者说,张汉文虽然也爱开玩笑,但从来没听他讲过黄段子,“现在想想,他要么把自己隐藏得很深,要么就真是一时冲动。”

  张汉文这样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燕海潮进一步说:“一个男同志,多看一个漂亮的女士两眼;或者看了一部片子,有些想法,都是很正常的;他有这样的欲望,也不是没有别的渠道可以宣泄,但却要对一个12岁的小姑娘做出这样的事情,确实难以揣测他的意念。”

  而作为上司,白建中则认为,张汉文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干部:“他是一个倔强的人,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一旦认准了事情,就不会改变。”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却发现另一个特点,无论是张汉文的同事,还是上司,他们对于张汉文的家庭都不甚了解。张汉文已经在县委政法委工作了将近1年半时间,而成县这所建于1983年的县委大楼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几乎所有部门都在楼内办公,成县县城人口也不多,白建中告诉记者,县政法委共有4个副书记,张汉文是其中一位,但张汉文到底家住哪里?家里人都在哪里工作?白建中并不了解,对于这起案件,白建中这样自责:“我的个人看法是,我们平时对干部思想教育流于形式,对干部的批评和教育不够,以致他们自己放松了对自律方面的控制,虽然这是一起偶然事件,但对我们的教育还是很深刻。”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