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窝囊丈夫”不能当作笑谈--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最窝囊丈夫”不能当作笑谈

乔杉

2011年11月09日13:3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是一幕什么样的悲剧?10月23日,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的一间出租屋里,29岁的安徽人王娟,被深圳宝安区联防队员杨喜利毒打强奸。王娟的丈夫杨武就躲在几米外,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却不敢作声,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据11月8日《南方都市报》)。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对妻子、对家庭的责任,不管自己处于何种境地,不管对方多么威武强大。从这一点来说,杨武确实如其自己所说,是“世上最窝囊的男人”。但这里依然要提醒的是,在指责杨武窝囊的时候,千万不要忽视其背后的原因。

  社会是多元的,人的个性是有差异的,任何一个社会既有勇武之士,也必定有窝囊之人。但一个健康的社会可贵之处在于,它能够给公民提供全方面的保护。也就是说,一个健康的社会能够“让无力者有力”,能够让一个窝囊的人免于被欺凌。当社会具备这样的机能时,一个窝囊的人也会逐渐变得不窝囊起来,他会敢于用法律保护自己,他会敢于争取合法的权益;一个粗暴的人也会逐渐变得温柔起来,他会忌惮法律和社会的强制力,会尊重窝囊者的合法权利。

  但在杨武窝囊的背后,我们看到了社会的某种“病躯”。宝安警方回应称,殴打强奸王娟的歹徒确实是西乡街道办径背社区的联防队员,而径背社区治安办负责辖区治安巡逻,也协助警方办理各类案件,工资由社区发放。对于杨武这样的边缘群体来说,他们可能连联防队员和正式民警都区分不开,在他们眼里,这些联防队员穿着“准警服”,代表着法律代表着权力,他们不敢惹也惹不起。

  当时杨喜利是带着两个人一起来作恶的。一个人在干坏事时,总会想到把尾巴适当藏一下,杨喜利带人施暴,这需要何等的胆量,这种胆量是哪里来的?联防队员介绍,杨喜利脾气暴躁,平时就被投诉很多,但领导“拿他没有办法”;杨武表示,杨喜利以前就经常欺负他们。一般意义上的地痞流氓恐怕也就是这个样了,这样的人为什么能够穿上“准警服”,为什么能够长期作恶?

  事发之后,西乡街道径背社区又以“临时工”和已开除为由推卸责任,并称“这属于个人行为,与社区没有任何关系。”这样的表态,缺乏起码的自省意识。

  是的,杨武很窝囊,但让窝囊者不再窝囊,是社会责任所系。仔细想来,如果社会给了杨武足够的力量,足够的信心,他会在如此大辱面前忍气吞声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最窝囊丈夫”并不是可以被取笑的对象。如何让弱势者不再弱势、窝囊者不再窝囊,正是我们建立公平公正社会要努力的方向。(乔杉)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