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张榜公布低保对象牵出种种乱象--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村庄张榜公布低保对象牵出种种乱象

2011年11月11日09: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低保户刘秀芹家的一角。本报记者 樊江涛摄


  低保户“合格率”不足一半

  “从今年开始,县民政局都会督促各个村对确定的低保户名单进行公示。”11月10日,河北省永年县民政局低保科科长侯晨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这话时,还不忘从抽屉里取出厚厚一摞照片。

  这些照片所拍摄的内容独特:各村公示名单旁露出该村的村干部一张不太自然的笑脸。“拍摄不求角度,只用于留证。”侯晨杰解释说。

  记者在这摞照片中看到了永年县永合会镇李沟村的公示名单和该村负责村干部的“合影”。

  记者从侯晨杰处获悉,今年5月,在永年县民政局、永合会镇委镇政府的监督下,李沟村召开党员会、群众代表会,重新对全村低保对象进行公开推荐、评定,并张榜公布,接受全村监督。最终,有55位村民获准“吃低保”。

  在采访中,一些村民、永合会镇党委、镇政府以及永年县民政局低保科的相关负责人都强调,此次推荐评定“低保户”最为公开透明,也最为公平。

  正是这次推荐评定,使李沟村之前领取低保的种种乱象浮出水面。

  记者注意到,在这55人中,只有35人是去年的“老户”,新增低保户为20人。

  根据永年县民政局低保科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1月,该村领取低保者为101人。

  记者从盖着永合会镇政府公章的《永年县农村低保家庭清退汇总表》上看到,李沟村今年一下子就有67人被要求清退低保。

  将这67人与今年吃低保的“老户”35人相加为102人。虽然与民政局提供的数字对不上,但经过粗略计算,村民们仍然吃惊地感叹:吃低保的“合格率”还不到一半!

  而《河北农民报》10月29日头版刊发的报道《永年县李沟村低保“保”了谁?》所披露的数字更是惊人:在127名低保对象中,仅有十几名是合格的,其余110多人要么死亡多时,要么是开着小轿车、住着楼房的,要么是村干部直系亲属。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李沟村的低保户人数明显高于镇里的其他村庄。据侯晨杰介绍,截至今年1月,永合会镇共有低保户1171人,其中李沟村占了十二分之一还多——而永合会镇共有26个村。

  李沟村党支部书记李鸿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说,2009年之前,该村的低保户也就20多人。由于2009年永年县民政局以及该局一位副局长“包”李沟村,一下子就给该村增加了70多个低保户,2010年又增加了15人,使得该村低保户规模“庞大”。

  李鸿慈承认,2009年增加的70多人,分成两批,其中第二批的低保户名单根本就没有公示。

  村支书的多名亲属吃低保

  “要是该吃的吃低保,人数再多大家也没意见。”说这话的人叫李善岐,今年2月被任命为李沟村党支部副书记。

  对于之前李沟村低保发放的乱象,李善岐毫不讳言。

  他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村支书李鸿慈的母亲、妻子、哥哥、弟弟,乃至“大舅哥的媳妇”等亲属都曾吃过低保。

  “要是有困难,该保就保。”李善岐对记者强调:李鸿慈的这些亲戚不但达不到低保户的条件,有的还是富裕户。

  李鸿慈对记者承认,这些亲属确实吃过低保,但目前已经按要求被清退。

  但令村民没想到的是,除李鸿慈外,包括村委会主任在内的6名村干部也都有直系亲属享受过低保。

  有村民向记者反映,村委会主任韩增喜家里有小轿车,妻子开门诊部,儿子开建材门市部,算是村里的富裕户。但他的妻子和父母先后都吃过低保。

  记者看到,永年县纪委给李善歧的《回访材料》称:永年县纪委第十三纪工委接到李善岐反映后,调查认定李鸿慈在2007年7月至2011年3月任李沟村党支部书记期间,李鸿慈、韩增喜、李清会、翟平生、李海军、宋挪民、李宗梁等七人(村干部)的直系亲属,享受低保照顾,领取低保金。

  对于这一调查结论,李鸿慈对记者表示认可。

  但他强调,这是该村的一位村干部在2008年提出的,“他对我说,村干部收入一年也就三千多元钱,给大家闹个低保吧。”于是,李鸿慈就将每位村干部的一名直系亲属申报了低保,并顺利通过了县、乡两级审批。“名单当然也没公示。”

  但韩增喜不认可李鸿慈的说法。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申请低保这件事由李鸿慈“一手操纵”,“连我这个村主任都不知道李沟有多少低保户。”

  他还表示,为村干部直系亲属申报低保,正是李鸿慈企图“堵住大家的嘴”,以掩盖自己家多名亲属吃低保的事实。

  “富的领低保,穷的没保障!”

  李沟村地处永年县西部,有2100多口 人。村里的经济状况,用李善岐的话说是“两头尖”:“富的有开宝马的,穷的也有家里没法过的。”

  记者调查发现,村里一些刚刚被清退的“低保户”的家庭生活条件,让人很难想到这家会与“低保”有联系。

  记者在村民刘秀芹家看到,数间正房外贴着漂亮的瓷砖,客厅的墙上挂着液晶电视,空调、电脑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在院墙高大的门楼边,她家还开着小卖部。

  记者了解到,刘和儿子一同生活,儿子有固定工作,在当地煤矿上当司机,收入也不错。

  对于为何给刘秀芹发低保,李鸿慈解释说:刘秀芹丈夫2010年2月由于车祸死亡,她也受伤,所以才为其办理了低保。

  但记者在永年县民政局提供的《永年县农村低保家庭清退汇总表》上看到,刘秀芹在2010年1月就开始领低保。

  富裕户都吃上了低保,那本该受照顾的贫困户是不是也享受了低保呢?答案是:非也。有村民坦言,李沟村的低保分配标准让人匪夷所思。

  村民宋兰保,聋哑人,没有儿子,家里的经济收入来源只能依靠几亩旱地——他今年刚刚被纳入低保。

  有村民告诉记者,李沟村今年刚刚被纳入低保的人中,有多人都是身患大病的困难户。

  而在李沟村曾经的低保名单上,王五牛的名字赫然在列。有村民告诉记者,王五牛是李鸿慈的姐夫,但他家住在吴庄,还是非农业户口——从峰峰矿区退休的。

  李鸿慈解释说,王五牛的这份低保应该是自己的姐姐李春芬的。在户口本上,李春芬的名字被错写成了“王五牛”,与丈夫同名。至于邻村人为何会写到李沟村的低保名单上,李鸿慈说,这是“巧合”,统计人员填错了。

  “富的领低保,穷的没保障!”有村民质疑:低保到底“保”了谁?

  活人“死”在低保清退表上

  在《永年县农村低保家庭清退汇总表》上,记者注意到,永合会镇的名单一共6页纸,其中有3页都是李沟村的名单。而在“清退原因”中,李沟村的67人全部填写的是“死亡”。

  而记者在该村调查时发现,这份“死亡”名单中,绝大部分人都健康地活着。

  11月10日,侯晨杰也向记者证实,经他们调查,死亡的只有11人,剩下的都是“被死亡”。

  而当记者询问为什么活着的人要被填写为“死亡”时,他告诉记者,对此他也不清楚,这是永合会镇上报的。

  李鸿慈则告诉记者,村里申报低保名单后,到乡里“扣个章”,再送到民政局就可以了。更有30多人的低保申请,村里直接送到了民政局。

  侯晨杰告诉记者,按照正常程序,获得低保要经过村民申请、村委会受理、镇人民政府审核、县民政局审批这4个步骤,并且村里、镇里都要把关,并对认可名单进行公示。

  “有时真的忙不过来!”侯晨杰说,目前永年县民政局低保科有5个人,包括作为科长的他在内都没有编制,而永年县的低保对象超过3万人。

  他说,其实永年每年都要对全县的低保对象进行复核调整,对不符合申请条件的人员进行清退,把应该享受低保的人员纳入进来。

  但他坦承,目前有效杜绝“骗保”真没什么好办法。

  据侯晨杰介绍,2009年和今年对低保对象的复核调整“声势最大”。

  2009年,永年将全县的低保户全部清退,然后重新申请、审核、建档。

  但李鸿慈告诉记者,就是在那一年,韩增喜的妻子和父亲吃低保被清退,但其母亲马上又在同年“补”了上来。

  经过年初的审核,在今年最新的低保名单上,记者依然在吴庄看到了王五牛的名字。

  本报河北永年11月10日电
(责任编辑:闫璐)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