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庄稼“治病难”--新农村--人民网
人民网

     我国每年发生农作物病虫害70亿亩次,事关粮食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安全—— 

破解庄稼“治病难”

本报记者  张  毅  陈仁泽

2012年01月15日09: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重新认识“庄稼病”

  每年损失粮食500亿斤左右

  人病了会怎样?大家明白。近些年,动物疫病妨害公共安全,也已众所周知。但农作物病了会有什么后果?或许大众知之甚少。农作物病虫害,不仅威胁粮食安全,如果应对不当,还将影响到农产品质量安全和人类健康。

  “这虫子真是太厉害了,咬上一口,玉米苗就活不成了。”说起2011年7月份“二点委夜蛾”来袭的情形,河北安新县大王镇北六村村民李连科连说可怕,“头一次遇到那个蛾子,没想到繁殖这么快,难对付,打了两遍农药都不管用,花了不少钱,还是减产三成。”

  农业部监测显示,7月上旬,“二点委夜蛾”在黄淮海夏玉米苗期大面积突发,涉及河北、山东、河南、江苏、安徽、山西6省295个县区,发生面积3215万亩,占6省夏播玉米面积的21%。

  事实上,近10年来,受异常气候等因素影响,蝗虫、稻飞虱、小麦条锈病等农作物病虫害呈现多发、重发和频发态势。2002年,小麦条锈病严重流行,发生面积9000多万亩,占种植面积30%;2005年,稻飞虱发生面积达5000多万亩,成灾面积近1000万亩。

  肆虐的病虫害成为粮食生产的“心病”。据统计,全国病、虫、草、鼠害年均发生面积70亿亩次,每年损失粮食500亿斤左右。

  在农业生产过程中,病虫防治是技术含量最高、劳动强度最大、风险控制最难的环节。许多病虫害具有跨国界、跨区域迁飞和流行的特点,农民一家一户难以应对,常常出现“漏治一点,危害一片”现象。加之农村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劳动力短缺,病虫害防治成为当前农业生产者遇到的一大难题。

  山东临沂市郯城县东五湖村村支书倪瑞之说,在农村,农民使用的大都是小型喷雾器,常会因打药时机没掌握好,防护措施不到位而导致中毒。

  眼下,如何安全高效地防病治虫害,保障粮食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安全,已成为全社会共同面对的大问题。

  一家一户防治难

  专业化防治效率高,每年虫口夺粮1700亿斤

  “要没有专业化防治,肯定不会有去年的好收成。”河南民权县王桥乡杨官庄种植大户张玉兰乐得合不拢嘴。2011年秋季,由于早期干旱、后期阴雨连绵、大风天气,不少玉米收获时呈现出秃尖、倒伏、病虫严重等现象。而张玉兰的100多亩承包田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一排排整齐的玉米,金黄的棒子在绿油油的叶片衬托下显得格外喜人。“植保队全程参与,让我既省了力,又增了产!”

  2011年以来,小麦红蜘蛛、玉米二点委夜蛾、稻飞虱等重大农作物疫情相继暴发。农业部门大力推进重大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去年秋播期间,全国小麦药剂拌种面积达2.7亿亩,占种植面积的80%,有效减轻了病虫越冬基数。

  “农作物病虫害,也要进行专业化防治。”农业部种植业司司长叶贞琴说,统防统治是新阶段建设现代农业、转变发展方式的必然选择,也是推进农业科技进步的大势所趋。

  专业化统防统治,解决了一家一户防病治虫难的问题。近年来,每年虫口夺粮1700亿斤以上。2011年,全国实施统防统治的面积达到6.5亿亩次,其中水稻、小麦粮食作物的统防统治覆盖率达15%左右。初步统计,减少粮食产量损失1850亿斤以上。

  “我和丈夫在外打工,没有时间管地,2010年因为太忙就随便打了点药,没治住虫害,一亩地才收了400多斤。”河北南皮县洪辛村农民李秀玲说,2011年她加入了植保专业合作社,一亩地只要交20元钱,从除草到治麦蚜合作社全管了,而且比自己管得还好,“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外安心打工了”。

  如今,专业植保合作组织蓬勃兴起,成了可以信赖的“田保姆”、“庄稼医生”。目前全国在工商部门注册的专业化防治组织达到了1.5万个,从业人员100万人,日作业能力达3000万亩。

  统计数据显示,专业化统防统治作业效率可提高5倍以上,每亩水稻可增产50公斤以上,小麦可增产30公斤以上。在浙江绿农植保专业合作社,原先1个人一天工作8小时最多只能防治10亩稻田,现在不到1个小时就能搞定。大桥镇十八里村种粮户方惠林说,“统防统治不用自己操心,而且产量每亩比非社员户要高出50公斤。”

  专业化统防统治,规范了田间作业,人畜中毒事故大大减少。更为重要的是,用药更科学了。2010年湖南岳阳市120万亩专业化统防统治区结果表明,农药用量减少20%以上,产品均达到无公害或绿色食品标准。

  转变“小米加步枪”方式

  多措并举完善现代植保体系

  近年来,在各级农业部门的积极推动和支持下,专业化统防统治取得了较快发展,但总体上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要适应现代农业发展,我国植保体系还需多措并举。

  ——政策扶持。

  近年来,部分省相继探索了一些扶持措施,如浙江省对参加统防统治的农户给予每亩40元作业补贴,四川、湖南、山东、江苏等省财政也对专业化服务组织给予了扶持,对推进统防统治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总体看,对专业化统防统治缺少必要的政策扶持。

  湖南沅江市万家丰农作物病虫防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黄安辉认为,希望国家能在农业保险政策制定和险种费率方面给予重视和优惠,只有健全了包括保险在内的各项保障机制,才能使防治人员的收益和身心健康得到真正保障。

  湖南省植保站副站长唐会联说,全程承包防治是提高防治效果、降低农药使用风险的有效方式,是统防统治的发展方向。应通过创新服务机制,规范合同管理,推行农药等主要防控投入品的统购、统供、统配、统施“四统一”模式,优先扶持农作物生长全过程的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

  ——机制创新。

  农作物病虫害防治带有很强的季节性,在专业化组织发展初期,承包防治任务少,防治成本高,“打药”不如“打工”,队伍不稳定,植保组织难以发展壮大。这直接影响到了广大农民参与的积极性。

  在劳动力、农药成本不断提升、而粮价相对稳定的压力下,如何充分调动植保队伍和农民双方的积极性?“关键是要降低成本、保证疗效,”沙隆达春华益农农资公司总经理祝春华说,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有一个集约的运作机制。为了降低防治成本,春华益农公司在农村建立了600多家连锁店,把农资连锁渠道打造成了统防统治的服务渠道,公司还主动跟专业合作社进行结合,延伸服务链条。“价钱便宜了,效果上去了,就能赢得农民的认可。”

  ——科技创新。

  目前很多地方主要农作物耕、种、收基本上实现了机械化作业,而植保上仍处于“人背肩扛”的状态,缺乏高效、省力、安全的植保机械,影响了防治效果。

  “长远看,必须转变‘小米加步枪’的生产方式,靠植保机械、药品的科技创新,解决劳动力、人身安全等问题。现代植保呼唤创新。”农业部种植业司副司长周普国表示。

  专家建议,在药械方面,应支持一批专家和企业,研究一批高效、实用的新型植保机械,促进植保装备的现代化,切实提高作业效率和效能。在应用技术方面,要着力解决病毒病、土传病害、地下害虫、恶性杂草等疑难病虫害的防治技术研究与集成,为专业化统防统治提供技术支撑。

(责任编辑:李昉)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