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稻之父”徐一戎

寒地水稻之父徐一戎 一生一世一件事

    在北方,徐一戎被誉为中国寒地水稻之父。人们说,没有徐一戎,就没有北大荒的水稻。零下40度的冬天,长达八个月的冰霜,北大荒曾被视为水稻种植的禁区,他如何在2.5米厚的冻土层上栽培水稻,创造亩产过千斤的奇迹。【详细】

徐一戎:拳拳爱农心 痴痴水稻情

   据统计,经过三代北大荒人的辛勤耕耘,特别是近30年的不懈努力,垦区寒地水稻生产实现了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彻底打破了麦豆一统天下的种植业格局。水稻种植面积由1949年的4.65万亩发展到2009年的1638万亩,增长了350多倍;水稻单产由81公斤提高到566公斤,提高了6.98倍;水稻总产由0.38万吨提高到927万吨,提高了2439倍。到2009年,水稻总产已占黑龙江水稻总产的56%,占全国粳稻总产的15%以上,创造了在高寒地区水稻生产面积超千万亩、单产超千斤的奇迹。【详细】

攻克水稻栽培禁区
  • 寒地水稻之父徐一戎:创高寒地区水稻产超千斤奇迹

    • ·   在黑龙江垦区,徐一戎主持研究的20 多项科研成果填补了我国寒地水稻栽培技术空白。应用他的技术,黑龙江垦区创造出1600 万亩寒地水稻平均亩产1200 斤的奇迹。谈起这些成就,徐一戎心态淡然。
         徐一戎说:“我50 年初夏进入水稻这个专业,种了61 次水稻。假如说有点收获的话,也是这么长时间不断积累的结果。”如今,86岁高龄的徐一戎每年仍有100 多天在基层培训、指导稻农。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孟昭河告诉我们,徐一戎出去讲课,堂堂爆满。【详细】
人物风采
    • ·   今年6月初,地处北国的哈尔滨热得奇早、气温奇高,气象台报告的温度早就超过了30℃。一般人感觉到的是高温难耐,可是徐一戎首先想到的却是水稻。6月上旬出现这样的高温天气,在垦区60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它对水稻会产生什么影响?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寒地水稻怕的是低温,高温对水稻固然有利,但改变了生长周期,也会造成水肥供给不足。时间不等人,得赶快告诉垦区的领导。【详细】
  • 徐一戎:拳拳爱农心 痴痴水稻情

媒体聚焦
  • 用一生书写“米”字——记寒地水稻专家徐一戎

    • ·    我们不禁追问:老人这一生在进行一场怎样的长跑?“大米的‘米’字就是八十八,我想我怎么也得干到八十八,写完这个‘米’字。”老人说。徐一戎,1924年出生。半个多世纪来,他主持研究、推广的寒地水稻栽培技术让北大荒的粮食产量迅速提升,也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品尝到了丰收的喜悦。老人将毕生心血献给了水稻事业,他对水稻的热爱常常令我们惊诧,也让我们肃然起敬。【详细】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署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