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

未来十年水利投入4万亿

“用的还是大跃进的水,种的还是学大寨的田。”江西樟树市芗溪村村民胡细珍说。“投入不足是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薄弱的一个最重要因素。”樟树市水利局副局长肖自强说,现在大多数农田水利设施,主要是税费改革以前靠“两工”搞起来的【详细】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为何锁定水利

“水是庄稼人的胆,政府修好水利,农民种地越来越有底气。”陈曹乡史庄村农民张广州说,过去渠道淤积,机井破旧,靠天吃饭,小麦亩产600来斤。如今旱能浇、涝能排,前年大旱、去年春旱,都浇了3次水,亩产达到1100斤。 【详细】

陈锡文和陈雷介绍三农工作和水利改革发展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背景和主要内容】

新闻背景
什么是“中央一号文件”

“中央一号文件”原指中共中央每年发的第一份文件。中共中央在1982年至1986年连续五年发布以农业、农村和农民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作出具体部署。这五个“一号文件”,在中国农村改革史上成为专有名词——“五个一号文件”。【详细】

201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提高粮食收购价、加强农田水利建设

增加农业生产补贴,稳步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

加大对农村水利、电网和危房改造、环境整治投入力度。 【详细】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兴水利、除水害,事关人类生存、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历来是治国安邦的大事。 【详细】
1982年至2009年“一号文件”一览
    时间
    中央一号文件
    内容
    2010年1月31日
    这个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推出了一系列含金量高的强农惠农新政策,强力推动资源要素向农村配置是其最大亮点。 一号文件全文约12000字,从健全强农惠农政策体系、提高现代农业装备水平、加快改善农村民生、协调推进城乡改革、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5个方面,着力推动资源要素向农村配置,促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努力缩小城乡公共事业发展差距,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巩固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
    2009年2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2009年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的若干意见》 做好2009年农业农村工作,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扩大国内需求,最大潜力在农村;实现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基础支撑在农业;保障和改善民生,重点难点在农民。 《意见》共分5部分,约11000字。包括:加大对农业的支持保护力度;稳定发展农业生产;强化现代农业物质支撑和服务体系;稳定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
    2008年1月30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切实加强农业基础建设进一步促进农业发展农民增收的若干意见》下发,即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第十个一号文件。 《意见》共分8部分,包括:加快构建强化农业基础的长效机制;切实保障主要农产品基本供给;突出抓好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着力强化农业科技和服务体系基本支撑;逐步提高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稳定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和深化农村改革;扎实推进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加强和改善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
    2007年1月29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积极发展现代农业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下发,即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第九个一号文件。 文件要求,发展现代农业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首要任务,要用现代物质条件装备农业,用现代科学技术改造农业,用现代产业体系提升农业,用现代经营形式推进农业,用现代发展理念引领农业,用培养新型农民发展农业,提高农业水利化、机械化和信息化水平,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和农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农业素质、效益和竞争力。
    2006年2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即第八个 “一号文件”。 这份2006年中央 “一号文件”显示,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大历史任务将迈出有力的一步。
    2005年1月30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工作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见》,即第七个 “一号文件”。 文件要求,坚持 “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稳定、完善和强化各项支农政策。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把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农业科技进步,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切实抓紧抓好。
    2004年1月
    中央下发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的第六个 “一号文件”。 针对近年来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增长缓慢的情况。
    1986年1月1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 《关于一九八六年农村工作的部署》,即第五个 “一号文件”。 文件肯定了农村改革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必须继续贯彻执行。
    1985年1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 《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即第四个 “一号文件”。 取消了30年来农副产品统购派购的制度,对粮、棉等少数重要产品采取国家计划合同收购的新政策。
    1984年1月1日
    中共中央发出 《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即第三个 “一号文件”。 文件强调要继续稳定和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规定土地承包期一般应在15年以上,生产周期长的和开发性的项目,承包期应当更长一些。
    1983年1月
    第二个中央 “一号文件” 《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正式颁布。 从理论上说明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在我国实践中的新发展”。
    1982年1月1日
    中共中央发出第一个关于 “三农”问题的 “一号文件”,对迅速推开的农村改革进行了总结。 文件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或大包干 “都是社会主义生产责任制”,同时还说明它 “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个体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