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表態今年通脹可控在5%以下 CPI控制線或上移--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溫家寶表態今年通脹可控在5%以下 CPI控制線或上移

胡健

2011年06月28日08:25         手機看新聞

  2011年進行至中場,回顧上半年,“通脹”和“穩物價”是前兩個季度的關鍵詞。

  發改委日前預計6月份CPI或將創下35個月以來的新高,而6月匯豐PMI初值滑至11個月新低。種種跡象表明,控通脹與保增長似乎在演繹魚與熊掌的故事。從目前決策層釋放的信號來看,通脹見頂或為時不遠,“保增長”顯得迫在眉睫。7月1日起下調以能源、原材料為主的商品進口關稅,能否有效降低企業成本,提振低迷的實體經濟?保障房建設能否扛起穩定經濟增長的大梁?

  即日起,《每日經濟新聞》推出“下半年宏觀趨勢路線圖”系列報道,結合近期的新聞動向,探析下半年宏觀經濟及政策動向。

  通脹即將見頂?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6月26日在倫敦表示,今年維持通脹在4%以下有一定困難,但應可以控制在5%以下。

  這意味著,年初《政府工作報告》中劃定的全年CPI增長4%的控制線或將上移至5%。

  今年3月以來,我國月度CPI增速已經連續3個月位於5%之上﹔1月和2月份,這一數據均為4.9%。就在5月CPI數據公布后,市場預期已久的加息靴子仍未落下,取而代之的是央行年內第6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

  決策層是否已經預見到通脹將被成功遏制,進而選擇頻繁動用數量型工具來替代價格型工具?即將步入下半年,逐漸發力的財政政策能否配合貨幣政策,達到抑通脹、穩增長的雙重目標?

  CPI即將見頂?

  英國當地時間6月23日,溫家寶總理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表的文章中表示,中國整體價格水平處於可控范圍內,並預計將穩步回落。他在文中說,“對於中國能否控制住通脹並保持快速發展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今年1~5月份,我國通脹水平持續高位運行,加之近期長江中下游連續遭遇旱澇災情,生豬價格持續攀升,市場對下半年價格走勢的擔憂加劇。

  國家發改委價格司負責人上周表示,當前價格總水平確實在高位運行,今后個別月份漲幅還可能會較高,但總體態勢是可控的。

  6月份既是上半年最后一個月份,也可能成為今年通脹走勢的分水嶺。

  發改委預計,由於翹尾因素將比5月份增加0.5個百分點,6月份價格總水平同比漲幅將高於5月份。而下半年,由於翹尾因素的快速回落,新漲價因素繼續得到遏制,CPI漲幅將從高位回落,全年價格將在可控區間運行。

  中金公司最新報告預測,由於雞蛋、水產品和部分蔬菜價格繼續較快上漲,預計6月食品CPI環比上漲0.4%~0.6%,綜合考慮6月CPI預計同比上漲6.2%左右。這一預測值遠高於5月份的5.5%。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上周末表示,作為抑制通貨膨脹努力的一部分,中國已竭盡全力確保食品、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供給穩定,同時採取舉措穩定通貨膨脹預期。

  但他同時提醒,由於國際市場農產品、石油、煤炭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高企,通貨膨脹正在全球蔓延,這使全球經濟增長承受壓力。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首席經濟師祝寶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全球來看,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引發的輸入型通脹仍難遏制,未來輸入型通脹已經成為中國通脹局勢發展的最大變數。

  “從根本上說,這是由於主權貨幣國家超發貨幣引起的,中國採取的措施也隻能是緩解壓力。從這點看,我們做得是不錯的。”祝寶良表示。

  政策調控方向“微動”

  今年以來,在宏觀調控的天平上,控物價已壓倒穩增長。貨幣政策一枝獨秀,央行頻繁動用數量型及價格型工具抑制流動性。

  但進入6月以來,財政政策大有迎頭趕上之勢,中國的宏觀調控正進入一個“微妙時期”。

  “一般的通脹可以用短期的技術性原因來分析,但是現在的通脹情況就是大量的貨幣影響造成的。貨幣供應量現在已經比之前少了4個百分點,這對通脹的控制是有一定緩和作用的,但是並不能夠根治。”對於當前的通脹形勢,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表示。

  或許正是出於對通脹控制的信心,央行自2月和4月份兩次加息后,就再未動用利率杠杆,代之以一月一次的上調存准率。

  祝寶良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貨幣政策已經調整得差不多了,目前面對輸入型通脹壓力,更多的是需要用稅率、財政補貼等辦法遏制通脹,穩定經濟發展。

  就在上周末,財政部下調包括成品油在內的33項商品的進口關稅,以穩定國際收支,促進經濟發展﹔而同在6月份,財政部年內首發地方債,期冀以拉動保障房建設的辦法推動經濟增長。

  積極財政政策開始發力得到經濟學家的大力支持。

  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金融與証券研究所所長吳曉求就曾公開表示,貨幣政策本身不能對供給產生多大的影響,期望貨幣政策既調節基礎又調節供給的想法是錯誤的,它對中國的貨幣方向有一個不太好的表現,就是把貨幣的功能無限放大,而我們的財政政策基本上不起作用,這是有問題的。

  “隻要所有的政策到位,那麼抗通脹是一個絕對可實現的目標。貨幣政策只是調整流動性的一方面,並不是說隻要關注貨幣政策就能夠抗通脹。”銀河証券首席經濟學家左小蕾也持此觀點。在她看來,財政政策是長期的政策,雖然國家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來穩定物價和拉動經濟,但它絕對不會直接推高通脹。

  新聞分析

  總理文章引貨幣政策“風向”猜測

  6月23日,英國《金融時報》上刊登了溫家寶總理的署名文章,在金融市場上引起了強烈反響。

  文章中提到,從2010年1月以來,銀行准備金率和基准存貸款利率分別上調了12次和4次,中國貨幣和信貸供應已經恢復到了正常水平。

  對此,嗅覺敏感的人士紛紛猜測,這可能是中國貨幣政策即將轉變“風向”的暗示。

  2011年中國貨幣政策由之前的“寬鬆”轉向“穩健”,但實際上,今年上半年貨幣政策的基調就是緊縮。

  “緊縮的貨幣政策使實體經濟深受影響,經濟下滑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另一方面,目前難以從根本上抑制通脹,按照目前實施的宏觀政策,中期經濟並不會太樂觀。”安信証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認為。

  招商銀行宏觀與策略分析師徐彪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6月26日溫總理的講話基本上可以看出中國貨幣政策將有一個變化,但這個變化可能並不會太大。“預計今年下半年貨幣政策的基調不會改變,仍是以‘穩健’為主,但政策執行力度將會有所調整。”

  “按照總理文章中的描述,在銀行准備金率和基准存貸款利率分別上調了12次和4次之后,國內通脹的形勢有所改善,政策措施效果顯現。但是,緊縮的貨幣政策也讓經濟增速逐漸放緩,下半年貨幣政策的調整不可避免。”徐彪表示。

  在今年5月份,中國經濟出現的諸多“現象”是貨幣政策調整的驅動力。“從市場角度來看,是供給端出現了問題。工荒、錢荒和電荒這‘三荒’來勢洶洶,工業增速不斷回落”。

  徐彪判斷,為了避免中國經濟增速在下半年大幅回落,央行將在貨幣政策上有一個最大的轉變——減少對價格型工具的使用頻率,也就是短期內不再加息。

  對於上調存款准備金率,徐彪認為,未來央行仍可能把它作為“月度工具”使用。“目前,國內通脹仍未明顯停止,CPI的最高點也沒有出現。正常情況下,銀行存款准備金率會緊盯CPI。所以,央行仍有可能將其上調。”

  >>每日機構資金流向分析
【1】 【2】 

 
(每日經濟新聞)
(責任編輯:侯珺子)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