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方業:“被害人反抗”怎能成輕判殺人者的理由--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瞿方業:“被害人反抗”怎能成輕判殺人者的理由

2012年05月28日19:11  瞿方業       手機看新聞

  【新民網評】2011年,東莞大二女生在教學樓廁所被師兄猥褻,在反抗逃脫中遭對方殺害。日前,被告人敖翔被判死緩引發爭議。法院回應稱,考慮到被告人受性沖動影響實施犯罪,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為,才導致被告殺人”,如果司法機關每每下重手,對願意接受懲罰的人是個打擊。(5月28日京華時報)

  “被害人有激烈反抗行為,才導致被告殺人”,這個邏輯是顯著荒謬的。這等於是在說,被害人的反抗才是造成殺人案發生的原因。按照這樣的邏輯,女生遇到性侵,就應當像綿羊一樣溫順地聽任罪犯擺布,萬一反抗而造成血案,責任就在受害者一方了——這真是”反抗是反抗者的墓志銘“啊!不容抹殺的事實是,被告在作案前就懷揣利刃,俗話說,身懷利器,殺心自起。難道,那刀是被害人送進他手裡的嗎?

  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是“受害人的反抗”,還是“判處死刑會打擊凶犯接受懲罰的積極性”,都不是減輕刑罰的法定理由。

  隨著現代司法理念的普及,廢除死刑正在成為許多人的思想,過去那種“殺人者死”的觀念正在被少殺慎殺的理念替代。但法院在“少殺慎殺”的時候,應當公平公正,作出的判決要經得起推敲,而不能用一些不合邏輯,非法定的理由來減輕懲罰。否則就給人感覺有隨意量刑,出入人罪的嫌疑。

  東莞法院在處理這起案件的時,不僅判刑解釋不嚴謹,在宣判時還不通知被害人家屬到場,程序上存在瑕疵。這些都容易讓人對司法公正產生懷疑不免讓人感覺判決背后有什麼貓膩存在。司法不公會嚴重影響司法的公信力,從“眼花判案”到各種“葫蘆案”都証明了這一點。“被害人反抗而輕判”背后隱藏著什麼,究竟是法院的表述錯誤還是確實作為量刑依據,這是一個不應回避的問題。

(來源:新民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