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坎坷買房路:從蔑視房價到被房價蔑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股票頻道

80后坎坷買房路:從蔑視房價到被房價蔑視

2012年09月03日13:56    來源:中國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房價,“曾經蔑視它的人卻被它蔑視了”。

  連日來,樓市回暖的傳聞再次深深刺痛了公眾脆弱而敏感的神經。雖說僅是傳聞,尚未有權威數據佐証,但屢受房市折磨的公眾,幾乎已脆弱到無法承受“最后一根稻草”。

  程誠,一位在北京工作了7年的工薪階層,經歷了北京樓市從“火箭式上升”到“短暫性下跌”繼而“報復性瘋漲”的全過程。她的買房經歷,猶如一部悲喜劇﹔她的買房心路歷程,就是大多數人面對房價瘋長心態的最好寫照。房價,“曾經蔑視它的人卻被它蔑視了”。

  口述人:程誠,84年生人,在北京一家事業單位工作6年

  時間:2006年

  “我們那時天真地認為:房子賣得太貴了,1個月工資買1平方米,這是什麼世道啊!所以就撇撇嘴走了。”

  剛畢業那年,工資才兩三千元,那時北京房價雖然還在低位徘徊,但也隻能望房興嘆。

  2006年的北京樓市已經有了一些熱度,大街小巷全都是迎風招展的房地產廣告,走在路上也不停有人往你手裡塞宣傳單。這時,身邊有一個嗅覺靈敏的同學邀我一起去買房,就懵懵懂懂地跟著去了。

  售樓小姐十分熱情,一盆火似地上趕著接待我們。同學看上的是望京地區靠近北四環的一處高檔樓盤,均價在7000元左右。我看上的是快到五環的一處新盤,價格在6000元左右。

  售樓小姐給我們算了一筆賬:如果購買90平方米以下的房子,總價是五六十萬元。如果按揭貸款,首付在15萬元左右,月供兩千多元。

  按那時的工資水平看,1個月的工資隻可以買1平方米房子。考慮到剛工作不久,首付和月供的壓力都比較大,而且當時我們都天真地認為:房子賣得太貴了,1個月工資買1平方米,這是什麼世道啊!所以就撇撇嘴走了。

  時間:2008年

  “工作了幾年后,工資才微漲了幾百元,而同樣的一套房子,對開發商是同樣的成本,購房人卻要多付出四五十萬元。兩相對比,房價漲幅竟是工資漲幅的整整100倍。”

  時間進入2008年,盼著房子降價的我們聞到了越來越濃重的硝煙味。房價節節攀升,“漲價派”和“降價派”也打起了激烈的口水戰。

  工作了幾年后,工資才微漲了幾百元,算下來,此時一個月的工資大約隻能買0.7平方米房子。而同樣的一套房子,對開發商是同樣的成本,購房人卻要多付出四五十萬元。兩相對比,房價漲幅竟是工資漲幅的整整100倍。

  但我依然固執地認為,房價不可能這麼離譜地漲下去。於是咬咬牙,繼續租房子。不過,對於無房戶來說,另一重煎熬又來了房租也漲了,翻了一番。這意味著,我要拿出工資的三分之一來租房。

  之后,金融危機襲來,房市的風向也開始有了變化,主降派佔了上風。我關注的樓盤一度跌回萬元以內。

  也許是受“買漲不買跌”的心理暗示,我也是喜滋滋地看著日漸下跌的房價,居然忘了出手。這是我痛失的第二次機會。

  俗話說得好,“機會隻給有准備的人”,沒過多久,房價又重新高昂起了頭顱,曾經蔑視它的人卻被它蔑視了。

  時間:2009年

  “在2006年赤貧的我,隻要借15萬元就可以買房,到2009年有了十幾萬元積蓄的我,卻要借三十幾萬元才能買﹔在2006年,我工資的一半可以支付月供,到2009年我卻要不吃不喝、用工資的全部來支付。”

  轟隆隆的刺激經濟計劃開始了,4萬億元的投資或明或暗地擁入了樓市。

  從2008年年底開始,房價開始復蘇。有熟悉的房屋中介提醒我,趕緊下手買房,我還很鄙視地從鼻子裡哼著:“大哥,忽悠我吧。”

  誰知,2009年春節之后,房子每平方米的均價就漲了4000元,此后每個月都以遞增數千元的速度瘋漲。身邊的同事、朋友著慌了,紛紛傾全家之囊,父母、祖父母、孩子三代人供一套房的現象比比皆是。可以說,高昂的房價掏空了全國大多數普通家庭。

  關注過2009年樓市的人都有這樣的感受:誰也沒想到,在2008年短暫下跌的房價,會在2009年如此瘋狂地報復性上漲。曾經以為2007年是“瘋”的頂點,誰知2009年的房價會在2007年的基礎上又翻了一番。

  我關注的樓盤已突破兩萬元大關。仍以我一直關注的樓盤算一筆賬:同樣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在2006年的首付是15萬元,月供2000多元﹔到2009年首付變成了50萬元,月供7000多元。

  這意味著,在2006年赤貧的我,隻要借15萬元就可以買房,到2009年有了十幾萬元積蓄的我,卻要借三十幾萬元才能買房﹔在2006年,我工資的一半可以支付月供,到2009年我卻要不吃不喝,用工資的全部來支付﹔在2006年,我每個月的工資可以買1平方米房子,到2009年,卻連買0.3平方米都很懸。

  時間:2010年

  終於成為了房奴,在未來30年裡,我唯有祈禱:我不能生病、不能失去工作﹔我的父母、孩子也不能生病﹔我的家庭不能有任何意外發生,我們全家都要節衣縮食,就為了這一處容身之所。

  2010年年初,一個消息沉重地打擊了我我懷孕了,從此被打入了萬劫不復的“剛需”一族。手忙腳亂地開始看房。一個需要坐公交、換乘兩次地鐵、再坐“摩的”,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在登記購房意向時的價格是每平方米22000元,排號時漲到25000元,臨開盤前又漲到29000元。

  我已經憤怒了。在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開發商將買房人玩弄於股掌之中,同樣的房子生生漲了五六十萬元,試問,全國有幾個人一個月的工資可以達到五六十萬元?

  或許是房價漲得太不像話了,2010年4月17日,針對房地產市場的新政橫空出台。焦躁的買房人迅速陷入了觀望,猙獰的房價也暫時平靜了下來。我也理所當然地邁入了觀望一族。

  這時,市場上又開始鼓吹“金九銀十”,各種樓市回暖的信息開始喧囂。受盡打擊、看著肚子日漸長大的我,又陷入了恐慌。如果房價真的漲下去,漲到3萬、5萬、10萬元,那對我這樣的小老百姓來說,房子就不是夢想而是泡影了。

  在痛苦的躊躇中,我像電視劇《蝸居》裡的海萍一樣,指著肚子說:“在你落地之前,一定要買到房子!”看著售樓小姐算出的清單,我心裡沒有喜悅隻有悲哀:房屋總價230萬元,首付70萬元,月供8000元。

  我終於成為了房奴,在未來30年的時間裡,我唯有祈禱:“我不能生病、不能失去工作,我的父母、孩子也不能生病,我的家庭不能有任何意外發生,我們全家都要節衣縮食,就為了這一處容身之所!”

(責任編輯:呂騫、楊波)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