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证监会约谈银河证券两保荐人 向海通证券保荐人出具警示函

证监会网站公布,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黄健、韩杨在保荐金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中,尽职调查工作不完善、不彻底,对该公司使用的一项专利已失效事实核查不充分。中国证监会于2012年4月25日决定对黄健、韩杨采取监管谈话的措施。

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赵慧怡、顾峥在保荐浙江道明光学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中,擅自修改封卷后的招股说明书并提交了内容有误的上市保荐书。中国证监会于2012年5月23日决定对赵慧怡、顾峥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近年来证监会公布的保荐违规事件



不靠谱之一:华泰联合保荐人屡吃黄牌 过度包装淑女屋成业内笑谈
华泰联合证券保荐的公司六成破发、五成变脸,其中去年上市的金安国纪业绩更是每况愈下,其保荐人查胜举、钟丙祥难辞其咎。其中,“水王”淑女屋IPO的失败,无疑是圈内的笑话。

不靠谱之二:过度包装 PE腐败 招商证券保代成批评专业户
金城医药遭过度包装,上市首年净利下滑近五成。作为金城医药的保荐人,招商证券的张鹏、王黎祥巧妙利用会计准则,从而免受处罚。招商证券保荐人屡受深交所和证监会批评。

不靠谱之三:长江证券保代成“忽悠”代名词
长江证券最近3年保荐的中半数以上公司业绩出现“变脸”,且程度惊人。长江证券保荐公司股价暴跌,被股民称为“大忽悠”。

不靠谱之四:中投证券多名保代被证监会予以警示
去年中投证券共保荐8家公司IPO,其中4家上市后业绩变脸。2011年证监会共对4名中投证券保代采取了警示措施。最高的发行价、上市后的最差表现、业绩变脸、虚假认证均让中投“露了大脸”。

  不靠谱之五:瑞银保荐最差公司上市三年便出现巨亏

    中海集运为瑞银证券与中金公司联合保荐的项目,瑞银证券参与此项目的保荐代表人为罗民、吕晓峰。中海集运自2007年上市以来,其发布的5份年报中,有3份净利润是同比下跌的,仅有两年的净利润同比是有所增长的。

    不靠谱之六:安信证券王铁铭、郑茂林过度包装难逃罚单
     华锐风电上市首年业绩暴降七成,保荐人王铁铭、郑茂林难逃罚单。对于安信证券而言,华锐风电并不是个例,其2011年保荐项目中就有四单变脸、近九成破发,这给那些不靠谱的保荐人敲响了警钟。
    不靠谱之七:原平安证券保荐人陈新军、刘哲出逃 规避责罚冲击
     方正证券上市保荐机构为平安证券,项目保荐代表人为陈新军、刘哲。值得玩味的是,同在2005年进入平安证券的陈新军、刘哲二人,在2011年8月成功将方正证券成功“包装”上市后,便双双在携手离职。方正证券上市后首份财报(三季报)便显露出了营业利润大幅下滑的态势。
    不靠谱之八:中信证券疯狂囤留保荐人 保荐的东吴证券首年业绩下滑六成
     东吴证券上市首年业绩下滑六成,保荐人为中信证券的邵向辉、周继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首航节能刚上市8日就现亏损,谁是保荐机构?答案也是中信证券。

高利益作祟 过低的违规成本是主因


    高额承销收入的诱惑 保荐人难中立
    保荐人的高收入可谓众所周知,这是一个非常风光的职业。就保荐机构而言,其在保荐项目中,能拿到不菲的保荐和承销费用。
    仅在IPO一项上,2011年投行们拿到的保荐承销收入就多达123亿元。每推荐一家公司成功上市,投行拿到的保荐和承销收入就有4600多万元。就承销收入占营收比例来看,目前部分公司的承销收入占其营业收入的半壁江山或者更多。
    在高额承销收入的诱惑下,保荐人很难保持中立,从而就会出现公司上市后业绩即变脸的现象。

    证监会处罚力度偏轻 违规成本低
    保荐人IPO过程中不尽责现象之所以会屡教不改,与证监会的处罚太轻有关。
    根据证监会网站的保荐监管信息统计,自2004年以来,证监会共对保荐机构和保代开出过56张罚单,但是其处罚措施却明显偏轻。“谈话提醒”、“ 出具警示函”等处罚措施占比达到73%。

  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对投资者关注问题的答复

    网友提问:部分上市公司业绩变脸、缺乏诚信,有的与审计机构串通造假,有的与经销商或供货商串通造假,投资者被蒙在鼓里,市场的诚信度迅速衰退,证监会对此有何举措?(网友IP:61.160.226.★)
    证监会回复:诚信是资本市场的立市之本,也是维护市场参与各方、特别是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要保障。证监会长期致力于提高资本市场的诚信水平,采取了多种措施加强市场诚信建设。
    一是从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利益出发,督促建立上市公司的诚信约束机制。
    二是加强了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提高上市公司财务信息披露质量。
    三是加大证券期货市场违法失信行为打击力度,切实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详细】    
进入投资者保护专题<<<

造假上市不能止于行政处罚

我国《刑法》第一百六十条明确规定:“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法不严不为治,柔性执法就是纵容犯罪。面对部分责任人的失职违法行为,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的主管部门,理应依法进一步处罚,强化对其执业的限制。同时,对可能触犯刑事法律的责任人,司法机关也理应对其介入调查,依法惩处,绝对不能让造假上市这样的恶劣行为止步于行政处罚。


责任编辑:王千原雪
联系电话:010-65363620

我要留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