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再現過山車行情 未來或將進入震蕩期

2018年02月04日08:34  來源:証券日報
 
原標題:美元再現過山車行情 未來或將進入震蕩期

2018年以來美元指數繼續跌跌不休。1月25日晚間,歐央行1月議息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德拉吉認為歐元區復蘇穩健,2017下半年增長加速超預期,並指出歐元走強部分源於經濟改善。德拉吉發言的鷹派程度超市場預期,歐元隨后大幅上漲。歐元對美元一度漲破1.25關口,刷新2014年12月4日以來新高,美元指數則跌破89關口。

不過,1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CNBC專訪時表示:“美元會越來越走強,最終我希望看到強勢美元。我們的國家會在經濟方面再次強大,其他方面也是”。特朗普上述表態后,美元應聲回漲,美元指數重又站上89關口,跌幅迅速收窄,不到十分鐘從0.3%以上跌幅收窄到0.1%左右。約半小時后,盡數抹平跌幅,漲逾0.3%。特朗普有關美元將走強的言論再次引發了市場對強勢美元的猜想,而在2017年1月份上任之初,特朗普曾發表言論稱,強勢美元對美國經濟不利。那麼,美國政府到底希望繼續奉行強勢美元政策,還是保持美元弱勢?美元指數未來進入貶值周期還是升值周期?

歷史上美國政府曾執行過強勢美元政策。強勢美元政策的核心內容是運用政策措施保持美元堅挺,以保証國際資本持續不斷流入,並利用國際資本彌補經常賬戶逆差。美國當局採取強勢美元政策始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前高盛董事長魯賓擔任財政部長,后者屢次公開強調強勢美元符合美國利益。之后薩默斯接替魯賓任則政部長一職,繼續維持強勢美元政策,並得到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的大力支持。

長期來看,美元走強與否主要取決於美國經濟與歐日等經濟的相對強弱。美元指數中歐元佔比達57.6%,日元次之,佔比為13.6%。因此,美元指數的變化反映了美元對歐元和美元對日元的匯率變化,而這又取決於美國經濟與歐日經濟的相對強弱,尤其是美國與歐洲經濟的相對強弱。美元升值的核心邏輯在於美國領先於其他發達經濟體(尤其是歐洲)復蘇的周期差,即二者的相對強弱。如2011年底以來的美元升值,主要原因是美國經濟率先復蘇,經濟增長明顯強於歐洲。但2017年初以來,歐洲經濟復蘇逐步被確認,歐洲與美國經濟的周期差逐步縮小,使得歐元走強,並逐步成為美元指數下跌的“頭號力量”。

短期來看,美元指數主要受預期影響,可能繼續震蕩走弱。短期來看,美國政府官員的言論及市場預期等可能對美元指數產生影響。比如,此前美國財長努欽有關美元走軟有利於美國貿易言論導致美元大跌,而1月26日,特朗普有關希望看到強勢美元的言論,又刺激美元大漲。?市場預期也對美元指數短期走勢有著較重要影響。預期與美元指數走勢可能相互強化。比如,近期市場普遍預期歐元區經濟將持續超預期,導致歐元走強,而這又進一步強化了歐元強勢預期,導致美元指數持續下跌。短期來看,歐洲經濟可能繼續強於美國,加之市場預期影響,美元指數短期可能震蕩走弱。

強勢美元和弱勢美元均不符合經濟基本面,未來美元可能進入震蕩期。從歷史來看,美元指數有升值周期也有貶值周期,但也有震蕩期,比較典型的如1988年-1994年,美元指數在(80-100)區間震蕩,2008年-2011年美元指數在(70-80)區間震蕩,這兩個時期美元指數均未形成明顯的上升或下降趨勢,因為在此期間美國經濟與歐洲經濟強弱大體相當。美元走強可能降低美國出口競爭力,加劇美元貿易赤字﹔而美元走軟盡管可能有助於美國出口,改善美國貿易赤字,但可能削弱美元作為全球最高儲備貨幣的地位,並且如果美元加速下跌,可能導致外國資本流動性迅速下降,沖擊股票、債券等投資,進而損害經濟增長。此外,美元嚴重貶值,可能導致進口成本上升,甚至可能導致貿易逆差的擴大。當前來看,美元對歐元貶值,可能使得留存歐洲的美國資本兌換成美元所實現的紅利增加,和特朗普的稅改政策相配合,有助於美國企業海外利潤的回流。從經濟相對強弱來看,目前歐洲經濟持續超預期,類似於2014年-2015年的美國經濟。因此,短期來看,歐洲經濟可能相對強於美國,美元指數面臨下跌壓力。但特朗普稅改對美國經濟的拉動作用可能在2018年底至2019年逐步顯現,屆時美歐經濟可能再度出現強弱互現的局面,美元指數可能維持震蕩走勢。

(作者系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蔣琪、曹昆)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