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卡频遭异地盗刷 先拒赔后打官司成固定模式--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理财频道>>银行频道>>行业新闻

建行卡频遭异地盗刷 先拒赔后打官司成固定模式

2012年08月02日10:37    来源:中国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建行资料图

  2012年7月3日,又一起银行卡用户因“被盗刷”而将银行告上法庭的案件,在湖南长沙芙蓉区法院开庭审理:原告章小姐建行储蓄卡内的14100元,于今年4月20日晚在江西南昌某处ATM机上被人取走,而当时她身在湖南长沙;章小姐认为,银行作为保存存款的机构,应保证存款安全,在储蓄卡没有遗失的情况下存款被他人支取,应承担赔偿责任。

  章小姐告诉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建行方面在公安机关尚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屡次推测是我自己泄露了密码,导致存款被盗刷,还说你钱被盗刷找银行没道理”。

  被告建行长沙解放东路支行(下称“解放东路建行”)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采访时则表示,银行方面在事发后做了“力所能及的全力协助”,“责任最终划分及我行是否赔偿须等待司法机关的裁定”。

  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致电长沙芙蓉区法院了解案件进展,该案主审法官表示案件仍在审理中,不方便表达观点,但目前仍在尽力调解,希望能使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

  据了解,近年来银行卡盗刷案件呈高发态势,发卡量多、网点分布广的国有银行更是其中“重灾区”,以建行为例,仅2010年以来,就曾发生多起起信用卡、储蓄卡被盗刷的案件(详见文尾“新闻链接”);而就现有的案例来看,除在一起外地进京务工者的“10多万血汗钱被盗刷”事件中,建行当事支行以“资助”形式返还了2.5万元(事后要求该用户出具借条),其余案例建行均选择了“拒赔”(用户自认倒霉或走司法途径)的强硬路线。

  建行储蓄卡未离身 3分钟异地被取走1.4万

  在7月3日首次开庭审理之后,章小姐向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描述了“被盗刷”的经过:

  2012年4月20日晚,正在单位值班的章小姐突然收到中国建设银行95533的手机短信:“您的储蓄卡帐户ATM取款支出人民币2500.00元。”此后短短两三分钟之内,章小姐不断收到取款短信,当她到楼下的ATM机上查询时,发现已被取走14100元(卡内只剩余80.59元余额)。章小姐立即给建行95533打电话,建行客服人员告知章小姐,其帐户确实被多次提款,取款地在江西。

4月20日晚上,当事人章小姐收到的“被取款”短信(图片由当事人提供)

  为证明建行储蓄卡确在自己身边,章小姐第二天一早便来到解放东路建行,用身份证和密码把卡中仅剩的80余元取了出来,同时要求银行出具了交易明细单;同时她还查询到前晚“取款”的具体地点在江西南昌,“当天我便坐火车赶到南昌市青山湖刑侦三中队报了案”。

  用户投诉银行不作为称建行“敷衍推托”

  存款被盗刷的第二天(4月21日),章小姐在解放东路建行取出卡上的全部余额后,要求银行调查存款被盗一事,但银行当即答复她“无法处理”,并要求她报案等待警方调查。

  随后,章小姐与建行95533客服联系,要求查看当时在南昌被取款时的监控录像,“95533客服表示已记录下我的要求,请示领导后会给我答复”。

  章小姐告诉记者,几天后她接到了建行江西分行负责ATM机运营与管理的电子设备营运部某位主管的电话回复,该负责人认为“有可能是我自己泄露密码或者对卡片保管不善,同时强调建行没有责任;如果需要查看录像,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要求,由公安机关来调取”。

  章小姐认为,在事实还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建行方面就揣测是用户自己泄露了密码等信息,导致卡片被复制取款,这种抢着撇清责任的做法令人齿冷;此外,章小姐还告诉记者,在她不断与建行联系的过程中,对方总是回复她“在上报”、“在处理”、“在调查”,令她感觉银行方面在“敷衍推托”,没有采取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

  直到5月上旬,解放东路建行再次给章小姐正式回复:章小姐在建行网点进行交易时卡片没有被复制的痕迹,有可能是章小姐在网点之外其他地方进行POS机交易时有问题,建行方面没有责任,不需要进行任何赔偿。

  章小姐对此并不认同,“银行网点之外的POS机业务,难道不是银行业务的一部分吗?POS机不是你们建行的,难道我的银行卡还不是你们建行的?”

  5月下旬,章小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建行就被盗刷一案给予赔偿,“银行不作为的态度逼的我只能走法律途径解决”,章小姐坦言。

  建行回应称“态度热情积极”但目前不可能赔偿

  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就此事采访了解放东路建行及其上级单位建行华兴支行,华兴支行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否认了章小姐的部分说法,并向中国网财经中心发来一份书面的“答复口径”。

  该“答复口径”称:在章小姐存款被盗刷后,建行方面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并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全力协助,由办公室、个人金融部、法律合规部等部门组成了专门协助处理的小组,为客户调取了江西行资金被盗的监控录像,并把所有资料封存保管。该“答复口径”确认:通过调查,可以确定章小姐的银行卡在建行自助银行使用时不存在泄露信息的可能。

  前述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银行并没有推诿称“章小姐对密码保管不善”,鉴于储蓄卡被异地取款存在多种可能,需要等法庭裁定责任,建行将服从国家司法机关裁断,“章小姐一直要求我们银行赔偿私了,但是我们作为上市公司,在责任没有认定之前,不可能答应客户的要求。”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盗刷”事件发生后,银行的处理态度是“热情积极”的,“我们考虑到本次异地取款对客户带来的经济影响,秉着人道主义精神,还主动提出了为客户解决伙食问题,但是客户没有答应。”

  法学专家揭银行与用户“司法对垒潜规则”

  在上述标的金额不高(1.4万元)的盗刷案件中,建行为何情愿选择并不经济的司法途径,而不愿意和解?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告诉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银行倾向于选择司法途径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如果银行选择和解、向用户赔偿,就意味着当事支行接受了“过失在银行”的事实,由此势必要有银行相关工作人员出来承担责任——这不仅仅是金额大小的问题,还有责任划分的问题。

  没有经过司法途径,银行领导拍板承担责任,就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但如果经过了司法判决,即便最终法院判决有利于用户,仍是“集体担责”,刘俊海教授表示,“坚持走司法程序,有银行化解责任、控制风险的考虑。”

  其次,现行司法制度遵循“谁起诉谁举证”的原则,用户如果要求银行赔偿,就需要举证银行有过错,但用户往往办不到这点。在此过程中,多数用户可能已经知难而退,而少数坚持起诉的用户也往往会因证据不足败下阵来,“最后能胜诉的可能只有10%”。而银行在人力、财力、时间成本等各个方面的优势,也往往会在司法对垒的“消耗战”中,将作为个人用户的原告“拖垮”。

  刘俊海教授最后表示,银行倾向于与用户进行“司法对垒”还有最现实的一条原因:各大行的分支机构在各地都是大型企业,在个人用户与银行对簿公堂时,银行往往处于优势,而个人用户处于弱势。而前述银行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从统计数据来看,在用户无法举证银行负有重大责任的情况下,多数的司法判例会有利于银行,这是银行乐于选择司法途径解决的一大诱因。

(来源:中国网)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