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加快推进以消费为主导的转型与改革--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财经频道滚动新闻

迟福林:加快推进以消费为主导的转型与改革

2012年08月15日10:3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今年二季度我国经济增长率下降到7.6%,创2009年二季度以来新低。而更多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经济转型正处在历史拐点。如何解决好短期与中长期矛盾,关键要把扩大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战略重点,着力推进走向以消费主导的转型与改革。

  稳增长:重在经济转型还是政策刺激?

  稳增长不是保增长。稳增长重在统筹当前与长远,寻求可持续发展之路。问题在于,面对经济增速下降,经济政策的重心是以短期的经济刺激为主,还是以中长期的经济转型为主;是短期的稳增长还是中长期的稳增长?应当说,未来几年我国的经济增长正处在全面性的历史拐点。这就需要以转型与改革推动国内发展方式转变,释放中长期经济增长空间。

  1.经济下行的本质: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

  对当前经济下行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认为,经济下行是结构性矛盾和周期性波动的叠加的结果;一种看法认为,经济下行是经济增长由高速向中速转换阶段不可避免的现象。在我看来,当前我国的经济下行有国际国内经济周期性的因素,但其本质是结构性下滑,是结构性矛盾长期积累的反映,是投资出口主导型的增长方式确实面临着不可持续的突出矛盾和问题。

  第一,投资消费严重失衡。例如:目前市场钢铁的需求量只有6亿吨左右,但现在我国的生产能力将近9亿吨,今年第一季度钢铁全行业亏损,但一些新的钢铁项目仍在上马。第二,投资的边际产出效应明显下降。比如固定资产投资,每一元的投资产出效应,1997年为3.17元,到2010年下降到1.44元。第三,结构调整进程缓慢。尽管我们一再讲调整结构,但2000年我国的服务业比重为40%,到2012年服务业仅增加了3个百分点,为43%。服务业43%的比例,与城市化率一年大约提高1个百分点左右的进程不相适应。

  2. 政策刺激的效应:难以达到目标。

  长期的结构性问题很难通过短期的政策刺激效应得到有效解决。对于当前的经济下行,许多人寄希望于第二轮4万亿投资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保增长。但从财政政策看,原来4万亿投资所产生的刺激效应只维持了两三年,而且造成投资过剩的负面效应逐渐凸显。从货币政策看,目前应当说变化的频率比较快,但同以往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相比,其作用并不明显,可操作的空间也不大。就是说,经济增长处在“转变”的背景下,难以通过短期宏观政策调整实现中长期持续增长的目标。为此,需要把适度的政策刺激与有利的经济转型相结合,并且把重心放在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上。当前,继续坚持政策刺激为主不仅无助于解决中长期结构性的矛盾,搞不好,还会使矛盾进一步积累和加剧。

  3. 经济转型的临界点:历史拐点、关键时刻。

  当前的经济下行意味着我国无论是增长还是转型,都到了关键的临界点。

  第一,高增长、低通胀开始成为历史。由于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要素成本的上升,低成本扩张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增长的目标未来能在8%左右已经是比较理想的。即使达到7-8%,不加快转型,也是难以得到保障的。

  第二,我国经济运行正处于投资出口主导向消费主导转变的历史拐点。我国从生存型阶段进入发展型阶段,需求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与人的自身发展相关的教育、医疗、旅游等成为多数家庭消费支出的主要部分,发展型消费比重在逐步提高。在这个特定阶段,消费将逐步取代投资成为经济持续增长的内生动力。

  第三,市场环境的深刻变化留给经济转型的时间、空间十分有限。从国际环境看,欧美市场的萎缩是一个中长期的趋势,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模式难以为继;从国内市场看,投资拉动动力减弱的同时,消费一时难以取代投资成为新的增长动力。在这种情况下,加快经济转型至关重要。“十二五”期间如果不能初步实现从投资出口主导向消费主导的转变,“十三五”不能实现基本转变,不但经济下行的风险无法得到有效的克服,由经济下行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和问题都会急剧放大,处理不好,可能会出现某些灾难性的后果。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