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民企素质不一受困赞比亚 频频成为攻击对象--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中资民企素质不一受困赞比亚 频频成为攻击对象

苑基荣

2012年08月17日11:06    来源: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工人罢工要求涨工资,我们也没办法。科兰煤矿只是中国企业在赞比亚和非洲遭遇困境的一个缩影。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15日来到中国驻赞比亚大使馆时说,中企应“居安思危谋长远,主动构建在非洲的发展安全”。

  “工人罢工要求涨工资,我们也没办法。”赞比亚南方省锡纳泽泽镇科兰煤矿2号井的中国矿主许建群谈到他在当地的投资经历时这样对《环球时报》记 者说。徐建群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资公司在赞比亚的一种困境。不久前,赞比亚新政府为了兑现竞选承诺,出台新劳工法大幅提高工人工资,吊起工人涨工资 的胃口,引发赞比亚劳资关系普遍紧张。让人没想到的是,这种紧张情绪8月4日在几名中国人投资的科兰煤矿集中爆发了,当时矿工骚乱事件造成一名中国带班管 理人员死亡,4名中国工人受伤。劳资纠纷目前已经成为部分中国企业,尤其民营中企在非洲发展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都是新劳工法惹的祸?

  “罢工是家常便饭,这是劳资关系常态,工人罢工施压涨工资很正常。”在赞比亚南方省锡纳泽泽镇,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詹姆斯一眼就看出记者是中国 人,他主动聊起科兰煤矿事件时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新政府上台,工人们认为就应该涨工资,全国不断出现罢工事件,施压资方,包括赞比亚本地和其 他外国投资企业都是如此。新政府为了兑现竞选承诺,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这不仅引起在当地投资的企业抵制,也引起反对党的攻击。最大反对声音来自赞比亚 雇主协会,声称这次突然调高最低工资标准没有充分考虑他们的意见。赞比亚《每日邮报》13日引述前政府商业与贸易部长姆塔蒂的话称,“这里的人十年没活可 干,可外国投资者来了,给他们活干,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却是罢工!”当地一名中企管理人员对记者表示,2012年公司当地工人工资总体上涨了22%,明显感 觉到成本压力越来越大。科兰煤矿事件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的问题。

  赞比亚属于不发达国家,全国失业率高达50%,但该国工会力量很大。赞比亚工人分为工会工人和非工会工人。参加工会的工人需要受工会与资方协商 的工资标准约束,这个工资标准可能高于最低工资标准,也有可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但都是合法的,换句话说,工会与资方协商的工资标准优先于法律规定的最低 工资标准。没有工会的工人一般都执行最低工资标准。大部分工厂工人都通过工会与资方协商工资,工人罢工也必须经过工会批准。

  赞比亚是南部非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中国是赞比亚主要投资国之一,目前在赞中资企业超过300家,累计投资额超过20亿美元,主要涉及矿 业、农业、电信和建筑等领域。科兰煤矿是江西一名民营私企老板投资,几个矿井分别归其4个兄弟管理。在科兰煤矿任翻译的邢万里对记者说,赞比亚7月4日颁 布最新工资标准,科兰煤矿与工会8月2日达成协议,从8月1日开始执行最低工资标准,即到9月才能支付8月的工资。而工人无视工会,独自要求7月也按着最 低工资标准执行。这也是这次暴力事件的根源。科兰煤矿2号井矿长钟长胜说,在该矿,罢工是常事,原来罢工者最多只是向中国人扔石块,很少打人。实际上,同 样在该矿,2010年曾发生中国管理人员枪击赞比亚矿工事件。就连赞比亚劳工部长沙曼达也说,“发生伤亡事件令人遗憾,但我不明白为什么科兰煤矿的中国投 资者与工人之间总是关系紧张”。

  中国公司为何频频成为攻击对象

  遭遇科兰煤矿相似困境的外资公司在赞比亚不在少数,但让人困惑的是,许多在非洲投资的中企,特别是中资民企面对这种困境往往无能为力。记者了解 到,科兰煤矿也为本地人做了一些事情,比如科兰煤矿曾为当地员工修建了一些免费住宅,这次工资涨幅都符合标准,甚至略高,但为什么还出现枪击事件呢?

  “罢工这事我们也没办法,他们要求涨工资,我们得遵守当地法律。”说起这场纠纷,科兰煤矿2号井矿长钟长胜至今仍然很困惑。科兰煤矿前翻译黄磊 对记者说,由于怕工人闹事,矿山对工人涨工资的要求一再妥协,连与工会协商这道程序都忘了。本地工会也对此颇有怨言,认为科兰煤矿的做法惯坏了少数人。实 际上,科兰煤矿原来与当地“宝石工人协会”签有协议,但工会与工人、工会与煤矿的沟通一直不顺畅,直到去年年底改为与赞比亚矿工协会签约,情况有所改善。 由于改签工会,矿上许多工人不属于矿工协会。

  不过,在中国有色非洲矿业公司人事部经理程志刚看来,在当地投资的许多中资企业,特别是民企在内部经营管理上明显存在许多问题。他对记者说,他 去过科兰煤矿,2007年该矿矿工一个月工资约合三四十美元,工资太低。程志刚认为,更关键的是一些中资企业不太尊重当地法律和工会组织。他说,一些中国 老板习惯像国内那样一言不合就解聘工人,很容易引发纠纷。实际上,在国外解雇每个工人都应更慎重,要给出具体理由,工人上诉要主动应诉,并经过二审终审, 这是他在非洲工作十几年的经验教训得来的。去年,他们公司一年没有一个工人因解聘而闹事。

  科兰煤矿只是中国企业在赞比亚和非洲遭遇困境的一个缩影。不少中企管理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一些人的不良习惯也使中国形象走向负面。程志刚说,几 天前当地媒体称,有一个中国人为了2000克瓦查(当地货币,约合3元人民币)停车费而拔枪威胁停车场管理员,这件事被当地媒体连续3天报道。不仅如此, 当地经常丢失铜缆,当地警方发现,不少案件是一些华人在后面怂恿当地人偷盗,他们收购。

  赞比亚德元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铁从1998年就来到赞比亚,李铁经历了中国人由受尊重到频频遭抢劫的变化。李铁说,2000年以前,赞比 亚几乎没有针对中国人的抢劫,当地人尊重华人,见面都会打招呼。但随着各种华人的负面新闻增多,舆论环境转向,赞比亚政府开始对中国人采取限制措施,针对 中国人的抢劫也频繁起来。

  中企应“居安思危谋长远”

  在科兰煤矿事件发生后,赞比亚《每日邮报》连续三天将此事作为头版头条报道。该报刊发社论称,即使有劳资纠纷,工人也应通过理性、合法的手段表 达诉求,而不应采取暴力手段。赞比亚当地官员和许多中国人认为,双方沟通不畅是这次事件的主要因素之一。中国驻赞比亚大使周欲晓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 时表示,科兰煤矿事件是一次交流不畅造成的劳资纠纷,是一次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记者发现,当地人大部分说本地语言,即使说英语也半生不熟,很难听懂,中企管理人员懂英语的也不多,交流时只能用简单英语,甚至肢体语言。科兰 煤矿前翻译黄磊对记者说,他去之前煤矿一直没有翻译,工人与矿方沟通极度缺乏。黄磊说,科兰煤矿的一些中方经理和带班人员,甚至中国工人曾在国内小煤窑干 过,将国内小煤窑习气带过来,他们不太尊重当地人,这样很容易引起当地人反感。

  实际上,不少中国老板认为,非洲不仅是经济不发达的地区,而且各方面都很落后,可以随意行事。一些华人把伪劣产品卖给当地人,遇到问题也想用贿 赂等方式来解决。赞比亚瑞贝实业有限公司主管张淑敏说,由于文化等各方面原因,非洲当地员工确实比较懒散,刚签一年合同,不到一个月就嚷着涨工资,许多人 工作积极性不高,针对这些特性,需要不断刺激当地员工的工作热情,让他们看到长期工作带来的利益。该公司因此设立奖学金,每年资助一名优秀工人去中国读 书。张淑敏说,中国企业在非洲更需要规范化管理,不是要让当地人没有空子可钻,而是要赢得当地人尊重。让当地人知道中国公司不仅是来挣钱,也是来融入当地 社会的。

  中国有色集团副总经理陶星虎认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应该像在西方国家那样尊重当地的法律,特别是加强与工会的关系,通过工会与工人加强联系。目前该公司各个层级都配备当地人员,当地人职位最高的已经做到公司副总经理,月薪4000多美元。

  赞比亚是南部非洲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多数当地人对中国公司挺有感情。中资的谦比西铜冶炼公司每年拿出10万美元用于发展公益事业,去年给 当地修建了一个诊所,今年计划给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建住。赞比亚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总经理昝宝森不久前全程赞助上百名当地球迷乘飞机去加蓬看球,结果赞比 亚队赢得非洲冠军,引起赞比亚的轰动。

  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15日来到中国驻赞比亚大使馆时说,中企应“居安思危谋长远,主动构建在非洲的发展安全”。黄屏说,造成中企问题的原 因很多,包括在当地投入不足,工作手段单一,企业自身存在很多问题。他说,中企在非洲要想化解劳资纠纷等难题需要走正途,强化内部管理,特别是尊重当地法 律、习俗和当地员工,还需要多做公益,真正融入当地社会。▲

  【 环球时报赴赞比亚特派记者苑基荣】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李海霞)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