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建议农民工流动须建“汛情预警”--财经--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业内人士建议农民工流动须建“汛情预警”

2012年09月04日11:12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如果不能对农民工就业及流动趋势形成理性判断,国家政策走向就可能反应过激或反应不足,加剧宏观经济波动风险  2.5亿农民工群体在故乡与用工地之间潮汐式的流动,是改革开放30多年间出现的中国特色现象之一。

  如果不能对农民工就业及流动趋势形成理性判断,国家政策走向就可能反应过激或反应不足,加剧宏观经济波动风险

  2.5亿农民工群体在故乡与用工地之间潮汐式的流动,是改革开放30多年间出现的中国特色现象之一。他们行走在人们的视野中,常常和你我擦肩而过。但有谁能确切说清,这默默穿行的2.5亿人去了哪里、停留多久、何时回家?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多次地方调研中发现,我国部分地区农民工就业及流动统计信息匮乏现象突出,部分重点劳务地区相关数据缺失,更影响到国家宏观经济形势的研判。业内人士建议,及早建立起调查农民工返乡及流动情况的长效机制,加强劳务输入、输出重点地区农民工就业与流动监测。

  “没有具体数据反映地区用工情况”

  记者采访发现,部分地区人力社保、统计等职能部门对当地农民工就业流动情况缺乏了解,地区劳务流动趋势、企业用工形势等方面量化信息较为缺乏、滞后。

  在江西丰城、上高、高安等县市,当地劳动就业部门普遍表示没有发现农民工返乡迹象,但记者在采访丰城东鹏、斯米克、唯美等建筑陶瓷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时,他们表示最近所招工人有不少是沿海地区返乡农民工。在浙江义乌,当问及当地企业停工率、缺工率及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情况时,义乌市就业管理服务局局长黄允龙坦言,“没有具体数据反映地区用工情况。”

  记者在河南省濮阳县调研时曾提出,以该县柳屯镇为样本制作调查问卷,并请柳屯镇指导包村干部,挨家挨户登记农民工返乡情况。摸底结果显示,柳屯镇外出务工人员总数达2.15万人,今年截至7月底,返乡农民工为6448人,其中75%农民工返乡原因在于主动返乡创业或季节性收麦子,形势与往年农民工周期性回乡特征类似。

  而濮阳县人力社保部门提供的一份“濮阳县农民工返乡情况调查表”显示,该县其他19个乡镇登记的农民工外出务工人数总量达27.4万人,但返乡人数仅为1669人,这与柳屯镇“挨家挨户”的摸底情况相差甚远。记者调研了解到,这些统计数据都由乡镇部门、村委会逐级上报汇总,其形成过程并无具体要求和监督措施。

  影响宏观经济形势研判

  近期有媒体报道“农民工返乡潮”遭遇争议,专家认为原因在于我国尚未建立起一套客观全面的农民工流动统计调查体系,其背后有多重原因。

  一是农民工就业、流动、返乡等概念模糊,统计方法可操作性待提升。天津市社会科学院发展战略研究所所长陈月生认为,在农民工就业与流动统计过程中,失业不返乡、同城流动、半失业状态、返乡与短暂回乡等情况复杂,而失业农民工尚无意识到有关部门登记,影响到统计数据有效性。

  黄允龙告诉记者,有关部门大多采用抽查方式来了解大致情况,只能被动反映、滞后反映、模糊反映。“具体到一个企业,问厂长和人事经理缺多少人,答案不一样;上午和下午问,数据又不一样。”

  二是农民工就业信息统计挂钩户籍,加剧统计难度。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黄志国认为,目前地区就业率统计大多针对户籍人群,且政府统计往往局限在政府主办的劳动力市场,而真正通过“官办”劳务市场求职的农民工比例较低,这样的统计无法反映客观就业形势。与此同时,部分农民工还处于“无合同”就业状态,监测缺乏手段。

  三是农民工就业与流动信息多地衔接存在难题。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室主任苏圣龙认为,农民工就业区域广、流动性大、影响因素多,劳务输入、输出区域统计数据分类多、专业性强,各地区农民工就业与流动信息构成网状衔接,对软硬件设施形成挑战。

  四是统计力量不足,就业数据监测意识缺乏。濮阳县柳屯镇镇长陈兆保告诉记者,他们曾在劳务输出重地开展农民工返乡问卷调查统计,虽足够精确、客观、必要,但受各级部门统计力量所限,无法形成常态化统计机制。此外,主要劳务输出地基层职能部门、劳务输入地规模企业缺乏数据监测意识,无意耗资费力开展统计工作。

  有关专家认为,农民工就业统计体系薄弱、地区用工动态趋势不明,将影响到我国宏观经济形势整体研判。南开大学教授周立群表示,就业统计缺失与信息发布渠道不畅,尤其是重点劳务区域用工形势不明,可能导致农民工盲目、无序流动。如果不能对农民工就业及流动趋势形成理性判断,国家政策走向就可能反应过激或反应不足,加剧宏观经济波动风险。

  建立“汛情预警”

  针对上述情况,业内人士建议及早建立起调查农民工返乡及流动情况的长效机制,加强劳务输入、输出重点地区农民工就业与流动动态监测,用“汛情预警”的方式,呈现农民工就业与流动的波峰波谷,为政策制定提供准确依据。

  首先,加强顶层设计,完善多层次农民工就业信息搜集功能。黄志国建议,国家及省市区县多层面联动推动企业用工、农民工流动等相关信息流动监控,完善国家层面信息平台建设,在重点劳务省、市、区、县建设不同等级的劳务工作站,负责当地用工形势动态数据搜集,形成各级监测数据全国性互动网络。

  其次,壮大统计力量,及早研发、建设相关电子信息系统。周立群建议,在现有统计监测体系基础上,加大统计力量投入,形成从农民工户籍地到重点用工地区企业的全程科学监测体系。同时,组织开展农民工就业及流动统计电子信息系统研发,形成多地区统计数据共享系统。此外,还要建立起规模企业用工状态电子监测系统,以及地区用工形势专业分析、信息发布等职能机构。

  其三,明确职能部门权责,确保措施落到实处。天津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晓介绍,金融危机以来,各级统计、人保部门都曾着手调查监测农民工返乡及流动情况,但成效不足。她建议,厘清统计、人保部门职责,并明确乡镇、村委会等基层政府和组织的信息搜集职能,真正让统计人员走进农民工聚集地、走进用工企业,搜集客观真实数据信息。

(责任编辑:聂丛笑、刘阳)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