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财经

政府融资平台迎评级下调潮 信用等级提升空间有限

2015年07月08日08:03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政府融资平台迎评级下调潮 信用等级提升空间有限

  《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发现,近两个月以来,有至少7家平台公司的主体评级遭到下调,较以往同期显著上升。与此同时,由于较高评级能够带来的巨大利益驱动,近期不少平台纷纷展开多方努力,力图获得更高评级。在长期的政策收紧和短期的监管放松之间,政府融资平台正在纠结中探索出路。

  危局 平台评级下调数量显著上升

  《经济参考报》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从去年10月43号文发布至今,共有9家平台公司的主体评级遭下调。这一数量较以往同期有显著上升。仅5月和6月两个月,就有7家平台的主体评级(包含评级展望)被下调。

  鄂尔多斯市东胜城市建设开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主体评级在去年12月由AA/稳定下降到AA-/稳定,而在今年6月,该平台公司的主体评级则再次由AA-/稳定下调至A/负面。半年时间,主体评级先后两次被下调,表明该平台的风险系数正在急速上升。联合资信对其的评级报告显示,东胜城投担保的私募债“12蒙恒达”已出现违约、东胜城投或有负债风险增大、预期本息规模增加以及东胜区政府财力持续下降等因素。

  记者查阅相关评级报告得知,兰州国投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射阳县城市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伊金霍洛旗宏泰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建平县鑫达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淮南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双鸭山大地城市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的主体评级也都在今年4月至6月遭到了评级公司的下调。

  招商证券发布报告称,国发办40号文以来,监管部门纷纷出台文件或放宽审核条件以解决融资平台后续融资问题,城投债偿付风险进一步减弱;但在经济下滑及平台转型背景下,上半年城投评级下调家数已多于历年同期;投资者需要关注地方财力减弱导致债务压力攀升、平台资产划拨或业务剥离导致收入下降和负债上升、政府不能按期注入资产或支付回购款项等支持力度减弱行为对融资平台信用资质的弱化及可能导致的评级下调和估值风险。

  不过,中债资信公共机构首席分析师霍志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有色、化工和煤炭等行业景气度较差的行业出现较多发债主体信用等级下调不同,目前来看信用等级被下调的城投企业仍然是发债城投企业中的极少数,在整个城投发债企业中的占比很低,行业整体信用水平仍然较为稳定。

  趋利 政策导向下发力谋求高评级

  实际上,评级对于投资人而言是判断风险的标尺之一,而对于债券发行人而言,对其融资难易程度和融资成本也有直接影响。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尤其在今年5月,监管部门放宽融资平台后续融资渠道之后,不少平台已经瞄上了较高评级能够带来的巨大和直接的利益,纷纷积极与评级公司沟通,力争能够获得更高的评级。

  国家发改委今年5月发布的《关于充分发挥企业债券融资功能支持重点项目建设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通知》放宽了平台公司发行企业债的审核标准。《通知》显示,对于债项信用等级为AAA级、或由资信状况良好的担保公司(主体评级在AA+及以上)提供第三方担保、或使用有效资产进行抵质押担保使债项级别达到AA+及以上的债券,募集资金用于七大类重大投资工程包、六大领域消费工程项目融资,不受发债企业数量指标的限制。

  一位华东省份地市级城投公司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坦言,因为可以不受数量指标的限制,因此AA+以上的债项评级对融资平台公司非常关键。“过去很多平台对评级公司重视不够,而现在都在纷纷想办法和评级公司沟通,看看可否上调评级。我们当地有一家公司刚刚被评级公司上调了评级至AA+,我们最近也在准备材料,看看能否上调。”该人士表示。

  对于平台公司的这种诉求,评级业内人士表示这类现象并不少见。“政策导向如此,平台趋利就是必然”,一位国内的评级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不过,这种政策导向,实际上也将压力转向了评级公司。实际上,上述城投公司人士就表示,如果评级公司不能满足其提出的上调评级的要求,未来就可能考虑更换评级公司。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省级地方政府评级已经开始,地市级的政府评级未来也会进一步展开。在目前的经济下行环境下,不少地方财政吃紧,在更多考虑当地政府信用的情况下,当地平台的信用等级的提升空间有限。

  突围 亟须自我输血提升融资能力

  融资平台评级的下调折射了其艰难而尴尬的生存现状,而众多平台多方争取上调评级则反映了其希望利用国家宽松政策继续发挥融资作用的心态。从长期看,政府融资平台无疑需要转型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然而从短期看,地方政府要依靠项目投资稳增长似乎也离不开政府融资平台这一生力军。

  一位来自安徽某市的融资平台人士告诉记者:“固定资产增速明显放慢,基础设施投资在放缓,对下一步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对于一般的地级市、县、开发区平台而言,基础设施的融资压力非常大,资金匮乏情况非常严重。光靠政府直接发债,建设资金的缺口肯定难以弥补。”该人士说。

  实际上,鉴于过去一段时间的监管放松,不少城投公司已经能够“喘口气”,并重新走上发债融资和银行贷款的老路。根据Wind最新数据,2015年6月城投债发行同比跌幅继续显著收窄。而据地方城投公司人士透露,在国家政策导向下,不少大型银行不再像几个月前,对城投公司大门紧闭,而是纷纷亮出转贷和续贷的政策,助其进一步融资。

  业内人士称,从短期看,地方政府要依靠项目投资稳增长离不开政府融资平台,不过,融资平台长期仍然面临转型压力,短期的政策放松不能改变其长期的融资状况,只有实现真正的自我输血才能获得稳定的融资能力。

  谈及平台未来的转型,霍志辉认为,目前来看,大多数地方政府已通过注入其控制的水务、燃气、公交、供热等经营性公用事业资产扩大了平台公司的经营性业务规模,提升了其自身经营获利和获现能力。同时,市场化转型不仅仅是业务的转型,还涉及公司治理模式和管理能力的转型,平台公司一直从事政府性业务,公司治理受政府管控明显,管理制度和管理规范性均尚待完善,这也将是其转型中需面临的困难。

(责编:杨迪、夏晓伦)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