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兰素史克Abbas Hussain:中产阶级迅速崛起 看好中国前景

2016年03月22日10:47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GSK全球处方药总裁Abbas Hussain、GSK全球传染病研发部高级副总裁洪志接受人民网采访(田原摄)

人民网北京3月22日电(记者王千原雪)葛兰素史克全球处方药总裁Abbas Hussain近日在参加中国发展论坛期间,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并表示,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不断崛起,这将拉动中国消费和服务型经济的发展。综合中国经济GDP的增长、中产阶级崛起、中国的服务消费经济迅速发展以及政府对创新投入,对中国前景非常看好。

以下为Abbas Hussain访谈实录:

记者: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将会硬着陆,您认为中国经济会怎么样?

Abbas Hussain:回顾一下中国经济发展的轨迹,我认为中国经济前景光明。中国在过去30年中有非常快的增速,成功渡过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我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在过去两天“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大会上,我所听到的一切也增强了我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中国在经历一轮经济的转型,从制造型的经济转向以消费服务以及创新拉动的经济。从过去两天听到的政府发言中,我们了解政府对这一转型有着明确的计划。即使中国经济年增速只有6.5%,依旧是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增速的三倍,同时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不断崛起,每年不断壮大,这也拉动着中国消费和服务型经济的发展,所以综合中国经济GDP的增长,中产阶级崛起,中国的服务消费经济迅速发展,以及政府对创新投入,我对中国前景非常看好。

记者: 面对中国不断深化的医疗改革,你是怎么看的?你们公司有什么样的对策?

Abbas Hussain:GSK在中国宗旨是“立足中国、携手中国、服务中国”,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在“十三五”规划中,中国把“健康中国”放在“十三五”规划的核心,创新是“十三五”规划的另一个核心。医疗行业既涉及到创新,同时也呼应了中国“健康中国”的主题。GSK希望把自己的战略和中国的“健康中国”和创新战略保持同步。GSK在中国改变我们运营模式,在新的运营模式下,我们把患者放在第一位。比如说我们医药代表,其薪酬已经和销售业绩脱钩,主要是考核的是医药代表和医生互动的科学信息传递的质量,来确保我们患者在合适的时间,针对合适的疾病,获得合适的产品。我们在过去几个月参与了国家卫计委等多部委领导的价格谈判,共同探索新的药物定价模式。当然创新本身很重要,但如果药物对患者来说是不可及的,或者不可承受的,创新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

韦瑞德是GSK创新的乙肝药物,能满足未被满足的重大医疗需求。我们和卫计委探索针对这个药物创新的定价模式,为中国的乙肝患者提高药物的可及性。

讲到创新,一会儿洪志博士会具体介绍,我们最近宣布在中国成立一个针对传染病等领域的公共卫生研究所。因为大家知道乙肝、丙肝、疫苗以及耐多药感染是我们中国所面临的重大健康问题,一会儿洪志博士会作一个详细介绍。我们在这个领域做了巨大的投资:这也和中国加强对创新的投入,保持了一致。

我们另外一个创新药物是针对轮状病毒的疫苗,疫苗将在中国市场进行开发以及生产,而不是完全在西方进行研发。这也是另外一个我们把创新带到中国的例子。这个同时也呼应了中国另外一个战略主题,就是在中国、为中国生产,即本土化生产。该疫苗以及韦瑞德都会在我们天津的工厂生产。

记者:你刚才说到创新,能不能请您具体介绍一下关于创新的问题?

GSK全球传染病研发部高级副总裁洪志博士:我非常高兴回答这个问题,我是第一次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快速了解了一下中国的发展战略,发现中国有两大战略和我们公司的战略非常呼应。一个是以创新推动发展,二是打造有利开放式创新的环境。

我们即将宣布针对公共卫生以及传染病的公共卫生研究所,这个公共卫生研究所的工作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把最为创新的传染病药物带到中国,来满足中国社会的需求。我们希望通过这个研究所能够加快研发的速度,更快地、尽早地造福我们中国的患者。涉及的药物包括一些进入后期临床研发的在研药物。如艾滋病疫苗,艾滋病是中国一大健康威胁,特别是就男性感染人群而言;以及具有创新药物机制的、抗耐多药感染的药物,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些药物更快地带到中国来,满足社会的需求。另外,我们有一个针对耐多药结核的有效抗生素,这个极为创新的药物的运作中心将落地在中国,包括非常创新的临床开发以及生产,使中国成为耐多药药物全球开发中心,同时中国患者能够尽早地获益。

第二,我们希望通过公共卫生研究所的成立,打造汇集研发、临床开发一体化的能力,并汇集各方人才,汇聚政府、学术界、监管机构、医疗卫生界等各方力量,来真正实现开放式创新。公共卫生领域是最适合开放式创新的领域。因为在公共卫生领域,不可能有一家公司来牵头做涉及公共卫生领域方方面面的事情。

第三,通过研究所的工作,来支持在公共卫生政策领域,推动抗击耐多药的努力。耐多药感染已经成为中国重大的卫生问题。中国的耐多药发生率是其他市场两到三倍,我们要和各方一起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在美国和欧洲我们有政府合作解决耐多药问题的经验,我们希望把这些经验带到中国来,帮助中国的患者应对耐多药感染带来的问题。

中国是G20的现任主席国,我相信中国能牵头推进抗击耐多药感染事业的发展,如果中国能真正去推动这项努力的话,我相信这个问题一定能够得到解决。

GSK有150年的创新历史,诞生过数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所以GSK是一个以科学为本的公司,我们希望通过这个研究所,能够把我们的专业知识传授到中国,带到中国,造福中国的患者,对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做出贡献。

记者:我们听说GSK明年会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力度,我们为什么要在中国大力投资?

Abbas Hussain:中国是GSK的重要市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仅次于美国。中国市场极为重要,我们的战略将和中国的医疗改革议事日程以及 “十三五”规划保持一致。针对中国医药界产业链每个环节,我们都将进行投入。生产方面,我们在苏州进行投资,希望能够把一些非常有意义的技术带到中国,包括吸入技术,我们采用的绿色吸入技术减少了推进剂的用量。这样,我们不光只是把创新的技术带到中国,同时也帮助中国来应对其其他的目标,如绿色环保。我们在天津生产韦瑞德。我们有一个非常出色的艾滋病疫苗特威凯在中国也获得了审批,这个产品由我们的合作伙伴迪赛诺生产。针对特威凯,我们也会和中国卫计委等政府部门合作,来确保这个药物在中国有高度的可及性和可支付性。

另外一个我们希望很快得到批准的药物是女性宫颈癌的疫苗,我们希望和中国的CDC进行合作,来确保这个疫苗在中国有个创新的定价模式。我们希望在明年三八妇女节的时候,能够宣布宫颈癌疫苗的创新定价。这个产品不光只是针对城市的妇女,我们还瞄准中国广大农村的妇女,帮助她们抗击宫颈癌。

所以我们在研发、生产以及运营模式方面都在进行投资,所有这些都是和中国政府目标保持一致,在中国、为中国生产,推动创新,这反映我们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记者:去年很多跨国公司在中国收入都有所下降,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Abbas Hussain:制药行业是个长周期的行业,一个产品从开发到最终到患者手中,整个周期可能要10到12年。任何经济体都会有经济周期,如果你看中国经济过去30年走过的路,中国过去30年走得非常不错。我们对中国的承诺,也是一个长期的承诺,可能在将来5-10年当中,中国经济会有起有落,但是我们看到中国经济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有望成为第一,有13亿人口,而且中国具有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所以我们对中国有长期的承诺,也会对中国进行持续的投资。

记者:你的意思说即使是去年收入有所下降,我们对中国的投入承诺依旧是长期的,依旧会在中国继续投资?

Abbas Hussain:肯定是如此,我们对中国是长期的眼光。谢谢!

(责编:吕骞、李海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