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球FDI“掉头向下” 我国对外投资逆势上扬

孙韶华

2016年06月22日07:44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我国对外投资逆势上扬

  联合国贸发会议于北京时间22日凌晨向全球市场发布《2016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FDI流入总量跃升38%,达到1.76万亿美元,是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跨国并购7210亿美元,成为全球FDI复苏反弹的主要动力。

  不过,受到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全球FDI增速在今年出现明显下滑,并将在下半年延续下行态势,预计全年下降10%至15%。在此背景下,我国对外投资逆势上扬、增势迅猛,对外投资存量全球排名有望从全球第十位提升到第六位。专家指出,展望“十三五”时期,我国对外投资金额将会超过吸收外资规模,我国将成为流量方面的净对外投资国。

  复苏 2015全球FDI流入总量跃升近四成

  《2016世界投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FDI强劲复苏,流入总量跃升38%,达到1.76万亿美元,是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跨国并购金额从2014年的4320亿美元猛增至2015年的7210亿美元,这是去年全球FDI强劲反弹的主要动力。与此同时,已公布的绿地投资项目也达到7660亿美元的较高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从区域结构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比重发生了“逆转”。相比起近几年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占据更大比重,2015年发达国家重拾优势地位,无论是从吸收外资还是对外投资来看,发达国家的主导地位都有所加强,比重反超发展中国家。

  《报告》显示,2015年整个发达经济体的FDI流入量几乎增加了一倍,达到9620亿美元,占全球FDI的比重从2014年的41%猛增至2015年的55%。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量则增长9%,达到7650亿美元的新高。在全球FDI流入量排名前10位的东道国中,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占据半壁江山。

  从全球FDI的来源看,发达国家的主导地位也有所加强。发达经济体的对外投资增长了33%,达到1.1万亿美元。尽管如此,其对外直接投资仍比2007年的峰值低40%。主要发达区域的表现也有所不同,欧洲的对外投资增至5760亿美元,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投资地区,北美的对外投资量与2014年基本持平。

  此外,全球FDI的行业结构发生显著变化:第一产业FDI大幅减少,制造业FDI则有所增长。受2014年中期以来初级商品价格大跌的影响,石油和采矿行业的跨国公司大幅削减资本开支,盈利的减少反过来影响了其利润再投资的规模。因此,第一产业的FDI大幅下降。与此同时,由于制药等行业出现了一些大规模的交易,制造业占全球跨国并购总额的比重提高至50%以上。从全球FDI存量来看,服务业占比继续保持在60%以上的水平。

  《报告》显示,中国利用外资保持稳定增长,2015年中国外资流入量增长6%,达到1356亿美元,全球排名从上年的第一位降至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从吸引外资的存量来看,中国在全球居第四位。不过,我国FDI的行业和区域结构继续优化,质量有所提高。从全球比较来看,贸发会议的调查显示,中国仍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之一。

  对外投资方面,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4%,达到1276亿美元,继续居全球第三;中国对外投资存量已经突破1万亿美元,全球排名在第十位。

  降温 今年全球外资将下降10%到15%

  值得关注的是,2015年全球FDI大幅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规模的公司内部重组。《报告》指出,实际上,与公司内部重组相关的跨国并购交易导致相关国家国际收支资本项下的巨额资金流动,但此类交易并没有对公司运营产生实质影响。如果在统计中剔除此类公司重组带来的“水分”,2015年全球FDI的实际增幅只有15%。

  即使只有15%的增幅,也不能在今年延续。今年前五个月,全球FDI已经出现大幅下滑。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指出,预计下半年依然会延续下行的态势,全年将下降10%至15%。

  他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对全球投资流动前景的判断,主要基于全球经济复苏依然乏力,总需求持续疲软,初级商品出口国经济依然面临巨大困难,初级产品的价格难以有大幅度的回升。贸发会议对跨国公司的盈利分析也显示,去年跨国公司盈利普遍下降,跨国公司手中的现金也在减少。此外,全球的地区冲突带来的动荡和不稳定也对跨国公司的扩张产生了影响。政策层面,政府出于反避税的目的对反转交易也采取了更严格的措施。

  贸发会议调研显示,跨国公司高管对2016年国际投资的整体预期不乐观,之后两年则有所改善。2016年前四个月,全球跨国并购金额较去年同期下降32%,这也预示了全球FDI的下降。

  《报告》显示,从中期来看,随着世界经济增长预期的回升,全球FDI有望在2017年恢复增长,在2018年达到1.8万亿美元的水平。

  詹晓宁还特别指出,国际投资所有权结构正变得日益复杂,投资者“国籍”也日益模糊。贸发会议数据显示,跨国公司超过40%的子公司及其他海外分支机构存在这类问题,即在复杂的所有权架构下,外资企业直接所有者和最终所有者国籍可能不同。跨国公司通过冗长复杂的跨境所有权链条、第三地控股以及交叉持股、循环持股等手段,用远低于50%的少数股权控制海外实体,从而形成“事实上的控制”。这无疑将给外资政策带来挑战。

  潜力 我国对外投资存量将升至全球第六

  在今年全球资本流动大幅放缓的背景下,我国对外投资却逆势上涨,增势迅猛。贸发会议统计显示,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对外投资金额735亿美元左右,同比增62%。

  “一升一降中,可以凸显出中国对外投资表现抢眼。”詹晓宁说,在大规模海外并购浪潮的推动下,中国成为一部分发达国家的主要外资来源国。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产能合作的推进,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也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他指出,预计中国海外并购还会继续,除了国内企业发展壮大、国内产能过剩、产业转移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国际融资成本到达历史新低,比如说有些主要国家货币已经是负利率,国际市场上有大量可收购的资产,而且资产价格相对便宜。预计今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加速,对外投资存量排名有望上升至第六位。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1月至5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1个国家和地区的4136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735.2亿美元,同比增长61.9%。截至5月底,我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9365.6亿美元。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指出,预计今年对外投资规模的统计数字会超过利用外资的规模,而这总体上是正常的。

  对外经贸大学外国直接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卢进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我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国际投资大国,在国际投资格局中的地位已经从单向引资大国演变为双向投资大国。进而,我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的主要方式除了货物与服务进口贸易和发展援助以外,又增加了对外投资这种新的方式。展望“十三五”时期,对外投资的增速会继续快于吸收外资的增速,而且对外投资金额肯定会超过吸收外资规模,我国将成为流量方面的净对外投资国。在巩固已有地位的基础上,我国将在国际投资大国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并逐步向国际投资强国迈进。

(责编:孙博洋、杨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