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玉者”王朝阳的“突围”之道

徐元锋

2016年10月27日07:39  来源:人民网
 

“我在这个市场十多年,现在是最萧条的时候,市场不景气已经持续两三年了”。入秋,在云南省瑞丽市最大的玉石毛料市场,市场管理方人员愁容惨淡的告诉记者。不只是在瑞丽,整个玉石市场都正在经历市场遇冷的“煎熬”:旅游市场游客消费意愿不强甚至“有价无市”;许多高档翡翠经营者也在不断“改换门庭”。经历了近十年价格一路飙升近十倍之后,玉石市场迎来了真正的“洗牌期”。

王朝阳

“生意都不好做,我们这里还好,好东西还是有人愿意买”,瑞丽知名玉雕师王朝阳说:“市场回归理性,翡翠也在回归消费品属性。”作为云南玉石毛料和成品市场集散地之一,紧靠缅甸的边境小城瑞丽是“一座珠光宝气的城市”,市区随处可见玉器商店。在瑞丽谈玉,王朝阳是绕不开的人物。身为天工奖“最佳创意奖”获得者、在瑞丽从事翡翠行业近20年,王朝阳在业内名气响当当。而他从业以来的“突围”之道,值得行业借鉴深思。

王朝阳正在雕刻

王朝阳的工作室在瑞丽城边上,是一栋带院落的别墅,庭院里花木扶疏,室内清雅素静。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对目前的市场不景气心生焦灼,反而认为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而且必须。王朝阳敏锐地洞察到了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大量的翡翠从之前的礼品和投资品转回消费品,而一般的翡翠产品同质化严重,难以满足消费者变化的审美需求,这种转变要持续很长时间。他说:“不同于几年前暂时性的‘亚洲金融风暴’和‘非典’,目前的市场调整是结构性的,这和大环境上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道理。”

繁华落尽见真淳,潜在的消费需求又在哪里?王朝阳认为,这要从整个社会审美趣味的变化中去寻找。之前有个年轻的演员陪人来王朝阳店里,对翡翠饰品看都不看一眼,不喜欢;而最近她买了王朝阳一件作品,高兴地在朋友圈里“晒”。王朝阳观察,一是她年龄成熟了;二是这件作品不是追求“形似的像”,而是式样更为抽象,给了消费者想象的空间。“社会对玉雕的审美日益从‘形似’中解放出来,变得更加多元,更加注重创意和文化注入”,他说。追求“象外之象”,这自然更考验玉雕师的文化素养和艺术表达。

王朝阳作品:祝福

作为“琢玉者”,王朝阳对玉器的理解有三个层次:商品、工艺品和作品。他曾表示:“行业里的人,百分之八十的人在做商品,百分之十八的人在做工艺品,而我是在做作品。” 他介绍,拿到一块璞玉,首先要问想表达什么,有一个主张的内容,有独特的对美的理解。在不停地追问过程中,有很多东西要研究,甚至要咨询专家学者,不是想到就可以做到的,没有专业辅助,如何解读到位?他说,有时“读懂”一块玉,要用几年时间。

王朝阳作品:红色经典—战地黄花

王朝阳的朋友王达三曾对记者评价:与一般的玉雕师不同,王朝阳爱学习不囿于一隅,有历史和国际视野。这一点记者在和他交流中也可以明显感受到——他更偏向思想和技艺,与商业保持着一段清醒的距离。自从1997年从河南来瑞丽之后,王朝阳一头扎进玉雕行业,不断突破自己。他尝试过“长征系列”、“人与自然”等题材,加入金属元素突破“现代艺术”,如今更注重从玉器的历史和国际美学表达两个维度来“突围”。“玉雕师首先要过自己这一关”,王朝阳告诉记者:“自己没有痛苦的求索和突破,拿不出好东西,消费者怎么可能认可你。”

为了摸准市场和潮流,王朝阳在北京成立了工作室。国际艺术和玉器历史两方面的信息,不断滋养着他的创作;而两者的合流,就是他在创作上“从有象到无象的转变”。具体地说,就是从执着于“形象上的形似”和“概念上的具象”,到求其神韵以及空间等共通的表达。他从几千年玉器流变的历史里,从传统山水画创作的神韵中,去寻求玉雕艺术表达的灵感。有人评价:“朝阳的每一件作品都是用心去创作的,他一次次默默地与作品进行心灵的对话,每一件作品都注入了他深厚的情感。”

市场的“突围”最终要落在创作上,而创作的“突围”其实是琢玉者的“个体蜕变”。部分摆脱了“懂玉的人没钱”的现实羁绊,王朝阳得以挥洒自己的创作自由。王朝阳认为,玉器是东方文化的精髓之一,也是中华文明与世界交流的形式之一,要有这份文化责任感。“灵感是捉摸不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会促使玉雕师不断完善自我,找到自身的价值皈依”,他说。有人评价王朝阳:“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自己的路,一条前途无量而又充满荆棘的路。”

(责编:孙博洋、夏晓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