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下海”村官李玉国:“丑柚”王国的当家人

崔競文 陈安阳

2016年10月27日07:39  来源:人民网
 

虽然已是秋季,瑞丽的中午太阳仍有点毒。然而刚一下车,那映入眼帘的一片广袤的绿色,竟让记者感受到了一丝夏日的凉爽。弄岛镇,距瑞丽市区25公里,这里的畔弄村、忙滚村及叠撒村就是弄岛柚子庄园的所在地。

瑞丽是优质柚子出产地之一,红玉香柚曾经获得国家金奖。历届中缅胞波狂欢节中的一项最接地气、群众参与度极高的趣味体育活动——抢柚子,让弄岛柚子声名大噪。

“弄岛”为傣语译音,意为“碧波荡漾的青苔塘”。“我们这里的土壤和气候非常适合种植柚子,且产出全国独一无二的品种,我们叫它水晶柚,它对糖尿病人很好,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弄岛镇农业中心副主任李玉国骄傲地介绍自己的柚子。

柚子庄园里的柚子树苗和套种的玉米 (人民网记者陈安阳摄)

这个男人皮肤黝黑,给人一副干劲十足的感觉,说起自己的柚子庄园,他的神情不免神采飞扬起来。李玉国从小就在这里生活,曾经也有过大学梦,却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而辍学,后来他参了军。他以前的梦想很简单,盖一间小砖房,讨一个媳妇,买一个摩托车,觉得一生就满足了,复员回到家乡,却发现家乡依然落后,就连自己家都还住在茅草房里,回到家的第一晚他就失眠了。他说,那时起就下定了决心,要改变自己和家乡的生存状况和环境。

弄岛镇农业中心副主任李玉国接受在田间接受访问 (人民网记者 陈安阳摄)

为什么想做这个柚子庄园?曾是等秀村委会党总支书记的李玉国这十多年来经历了当地三次产业更迭。第一次是水稻,从普通水稻到杂交水稻,大家主要种植水稻和玉米,一亩水稻纯收益只有两百元,种玉米好的时候一亩三千元,差的时候七八百元,也并不稳定。

第二次是甘蔗,在几年前种一亩甘蔗能有两三千元的经济收入,这在当时是其他作物达不到的,不过这两年,甘蔗的经济效益也在走下坡路。

第三次就是柚子和香料烟,目前,一亩地收入已经可以达到四五千元到一两万元,加上这两年柚子市场发展得非常迅速,村里几个种柚子的大户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这个发展的机遇必须抓住,我们村这十来年经济能够发展的还不错,主要是因为我们抓住了几次重要的发展机会。”李玉国说。2011年为了组织村民生产,等秀村委会牵头组建了瑞丽市玉柚柚子专业合作社,决定把柚子给种起来。

李玉国带领记者来到园区里一片柚子林边,茂密的柚林间还套种了毛豆,种毛豆产生的根瘤菌对柚子生长非常有利,也是对土地的充分利用。李玉国介绍,柚子种植的科技含量体现在改善柚子品质上,肥料配比很关键。“我们现在农家肥是用牛粪,通过微生物处理后使用。但现在市场上的有机肥价格很高,所以我们还规划了一个养牛场,这样既可以保证有机肥的供应,另外也作为村集体的另一项收入来源。”他说。

此外,现代科技在柚子种植中的运用也是非常重要的,微耕机、除草机、打药机的使用既节省了人力和时间成本,更是完美解决了柚子管理中除草、大药、病虫害防治这三大问题。

在他的脑海里,有一套柚子庄园产业链开发规划。“现在不仅是柚子,我们也在动员老百姓种植香料烟,以后我们不光要靠种柚子发家致富,更要建成一个集柚子种植体验、观光旅游、跨境农业合作为一体的绿色环保循环的绿色农业区,”李玉国说,柚子庄园下一步的发展就是要做旅游开发。

李玉国经历的每一次的产业升级都像是一场硬仗,其中最艰难的一项,恐怕就是如何获得村民们的认可,让这些靠地吃饭的村民愿意拿出自己的土地来尝试改变。

合作社曾考虑过“我出资金你种地”的模式,让村民自己来进行套种,但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推翻了,原因是村民对专业知识了解太少,无法达到科学管理园区的效果。经过各种协商,最终合作社与村民达成一致:村民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前五年每年可以拿到1800元/亩的土地补偿金,同时还可以在园区上班,一天还有50元的工资,这样比起之前纯种植玉米等作物,收益翻了一番。

通过大面积柚子种植,实现大家集体致富,在这方面,李玉国有三个“秘诀”。

一是带村干部出去“看”:开阔眼界。他带村干部们去过丽江、版纳、大理等省内发展较快较好的地方,“看”他们的发展模式,“看”他们的生产经验。

二是动员组织村民“做”:刚开始种植柚子的时候,老百姓都不愿意接受,于是李玉国身先士卒,自己家先种。另外,请来技术专家和经济专家为那些已经开始种植柚子的村民解疑答惑,为他们进行科学种植的培训,他们的收益增长了,其他村民看在眼里,自然就愿意去种植了。

三是鼓励种植大户“分享”: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大户不愿意分享经验,怕自己的收益被别人抢走,但是当他们看到了更广大市场的需求,看到了种植的收益前景,反而会积极地配合和推广。

不过,虽然柚子庄园现在发展势头正猛,但李玉国还有着新的烦恼:“现在的市场逐步起来了,我们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合作社的销售问题,如何组建合作社自己的销售团队把柚子卖出去。”李玉国说,“现在我们的品牌名字还不够响亮,所以主流市场对我们的柚子还不够认同,销售市场也不敢推广。另外,我们的‘卖相’也不好,一般消费者偏好又大又黄的柚子,而我们的柚子比较小,比较‘丑’。”

不过他仍然信心满满,李玉国说,现在他们将柚子暂时命名为“丑柚”:“我想叫它‘丑柚’,就像丑橘那样,虽然长得丑,但是味道棒极了!”

(责编:孙博洋、夏晓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