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不出户,贺兰山下的农民用上了名牌产品,“贺兰产”也能卖遍全球

一个西北县城这样“触网”(样本)

本报记者 李增辉 朱 磊

2016年11月14日03: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赵国品绘(人民视觉)

  “这里的互联网创业氛围,超出了我的想象。”实地考察一周后,深圳和汐电商老总穆建录决定将企业搬迁到宁夏贺兰。

  地处西北的银川市贺兰县,正在被“互联网+”所改变。

  互联网对接“田间地头”

  11月7日,记者驱车前往贺兰县最边远的金星农牧场,宽敞笔直的水泥路边,金星农牧场淘宝服务站的大牌子分外醒目。“村小二”黎伟正忙得一头汗:“马上进入旺季,农民要抢购农资。”

  黎伟在天津大学学习国际贸易,3月份,他被一则淘宝招聘农村合伙人的信息吸引。考试入围后,他将自己的网络公司扔给朋友,一头扎回了老家。“从农资打开缺口,我们请工商局的人现场把关,价格上又有优势,很快得到了青睐。”黎伟介绍,如今小店每月流水少则10来万,多则40多万。

  不过,代购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黎伟的淘宝3.0模式已经雏形初具,打造正宗黄河大米,农民每斤大米售价翻1倍;运作垂钓文化中心,今年已经钓客如织;一个养殖大雁、珍珠鸡的大型养殖场正在兴建。黎伟通过阿里众筹引资300多万,又把同村6位年轻人召回,准备大干一场。“不仅仅是将网络消费引入农村,我们的目标是改变农村的经济结构,改变父老乡亲的生活面貌。”

  “村淘直接带动了60多人返乡创业,其中大部分有大专以上文凭。”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宁夏区域负责人郭云飞介绍,未来,农村淘宝将以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公益文化中心来布局贺兰的农村电子商务。

  “短短几个月,我们已经帮农户销售了6万余元的枸杞。”在村淘南梁铁西村服务站,26岁的“村小二”蔡雪云告诉记者,这些枸杞之前只能通过村级合作社销售,现在通过村淘销往天津、上海、广州等地。另外,随着村内物流发展加快,加上本地种植枸杞的优势条件,蔡雪云计划在村内建设以枸杞为特色的景区,配以农家乐,吸引城里人到乡村来,为村民再带来一份收益。

  2016年1月中旬,贺兰县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农村淘宝”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从2016年—2018年,由政府补贴建设农村淘宝县级服务中心和村级服务站,让“消费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目前,农村淘宝县级服务中心和37家村级服务站已投入使用,农村淘宝服务已经实现全覆盖。

  从物流入手,发展前店后仓的全产业模式

  三产结构比例不合理一直是贺兰县面临的困境,尤其是工业产业结构失调,加之近年来房地产市场低迷,发展一度陷入困境。地处大西北、不具备区位优势的贺兰县,如何寻求突破?

  2014年,贺兰县准备从电商入手,实现经济转型。银川市委常委、贺兰县委书记李郁华介绍,从思路入手,转变发展理念。贺兰县针对互联网经济,进行了多轮的学习,干部到沿海去考察,将互联网的创业者请进贺兰讲课,又把200多名大学生送到沿海城市去学习,还出台了推进电子商务发展的若干意见,列出电商产业发展3年行动计划。

  做电商,先从物流入手。贺兰县布局银川电商物流园,打造前店后仓的全产业模式:楼上是网店,楼后是快递中心和智能分拣系统。这里还是一个网络商业孵化器,既有创新型企业,也有转型中的传统企业,还有电商培训公司和配套企业。“我们希望在这里实现创业与创新相结合、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孵化与投资相结合的贺兰模式。”物流园副总经理蒋佳说。

  物流的布局,使电商的大发展成为可能,诸多知名电商平台布局贺兰,以辐射宁夏,一批贺兰的传统产业不得不学会“触网”。

  “我们做食品的,一向走的是传统渠道,政府过来引导,我们刚开始也没有兴趣,原因很简单,没人!”厚生记董事长阮世忠笑言。政府从浙江引来专门电商人才,帮助厚生记培育网络力量。如今,厚生记已经有了20多人的精英团队,2015年,厚生记实现网上销售2130万元,2016年全年预计实现线上销售3500万元。

  电商的发展,让贺兰在产业对接中有了“挑菜”的底气

  一边是电商的快速发展,一边是各种高耗能与污染企业关停并转,在李郁华看来,正是因为有了“互联网+”这两年的发展速度,才让贺兰有了在东西部产业对接中“挑菜”的底气。“贺兰坚持‘宁缺毋滥’的绿色招商理念,凡是高污染项目一律不进、凡是高耗能项目一律不进、凡是亩产税收低于3万元的项目一律不进。”仅今年上半年,共否决“两高一低”投资项目42个。这两年,贺兰对72家高污染企业进行关停,前三季度万元GDP能耗同比下降3%。

  电商的跨区域特点,更让贺兰看到了走出宁夏乃至全国的机遇。在义乌闯荡多年的穆建录今年4月回到了贺兰县,在贺兰中阿跨境电商产业园组建起10多人的团队,做起了跨境电商,月均线上线下交易额达16万美元以上。

  中阿跨境电商产业园是贺兰县倾力打造的宁夏跨境电商国家级示范产业园区。“目前,我们引进了电商企业30家,从业人员150人,实现境内交易额640万元,境外交易额4000万美元,实现了贺兰县对外贸易‘零突破’。”中阿跨境电商运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园区为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企业不仅可以实现拎包入驻,而且可以享受到诸如免收两年公共用房、设施、设备租赁费,免收半年水、电及物业费等扶持政策。

  下一步,贺兰县计划对接银川综合保税区,创新电商模式下的报关、报检、结汇和退税等机制,实现园区内现场通关、便利结汇。

  电商的发展势头,也让人才短缺等短板逐渐出现。“一方面,我们仍然需要在硬件上加强,比如降低物流成本、提升网速、加快互联网进农户等,都需要下大力气解决。另一方面,在人才培养上,也需要寻找到新的方式,来吸引人才、培养人才。”副县长李云说,针对这一短板,贺兰县已经加大培训力度。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14日 10 版)
(责编:白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