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债委会推动下,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

中国二重 重整出发(聚焦供给侧改革)

本报记者  欧阳洁

2016年12月18日02:4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1年以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重型装备行业处于周期低谷,此后4年,这家集团累计亏损近146亿元。

  2013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该集团无偿划转给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至2014年底,该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的金融负债约140亿元,其中,16家主要银行的债务达到121亿元,占比87%,拖欠利息约7亿元。

  经历“寒冬”的,正是我国重大技术装备研制基地之一——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值得庆幸的是,今年年初,二重终于迎来曙光,扭亏脱困。

  背后的功劳离不开债委会。

  如果抽贷,企业风险加大,银行将受更大损失

  “2008年—2009年间,一些重大项目建设启动,二重也投入巨资加大配套项目和相关设备生产能力建设,企业负债率迅速上升。然而项目还未完成,就遇到了下游市场断崖式下跌。当时,中国二重每年的债务达到100亿元左右,但是每年营业收入不足50亿元,债务不堪重负,已经资不抵债了。”中国二重大股东国机集团资产财务部副部长董建红说。

  中国二重所经历的,正是当前不少传统制造业国有企业共通的“痛楚”。

  “这时如果各家银行不组织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一致行动,进行金融债务重组,就会查封企业资产、冻结企业账户,企业经营难以为继,银行贷款也会发生实质性损失。”银监会法规部副主任张劲松说。2014年11月,银监会、国资委牵头启动了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的债务重组,16家债权银行成立了中国二重债权人委员会,农业银行作为牵头银行。

  “当时银行和企业对中国二重面临的困难有统一认识,认为企业拥有核心制造技术水平和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生产能力,在重大装备国产化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当前遇到的问题是行业周期性发展的共同问题,也因为企业前期投入过多,债务负担太重,企业内部的管理水平也不足。但企业具有重组价值,困难只是暂时的,企业还是能救活的。”董建红说,这一点正是中国二重债务重组成功的前提。

  但是,银行之间诉求不同。“债务涉及16家银行的40个分支机构,各家银行的担保方式不同,每个债权银行都有自己的利益考虑,很难一致行动。”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大客户部高级经理沙涛说,债委会牵头行农行需要说服各家债权银行达成一致,形成合力,统一不抽贷、压贷、不采取法律措施,如果单方面抽贷、压贷,企业风险加大,银行整体利益将会遭受更大损失。

  今年7月6日,银监会印发《关于做好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对债务规模较大的困难企业,由3家以上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成立债权人委员会,按照“一企一策”的方针集体研究增贷、稳贷、减贷、重组等措施,有序开展债务重组、资产保全等相关工作,帮扶困难企业走出困境。截至8月末,全国共组建债委会6954家,涉及用信金融66939亿元。

  债务重组,困难重重,银企之间商量着来

  推动债务重组,困难重重:中国二重的债权人有2000多家,债务包括中期票据、企业债、国机集团借款、银行贷款、供应商的经营性债务等,各方诉求不尽相同,债务的具体偿还方式需要多方协商沟通……

  第一步,先要看债务规模有多大,企业的“病”到底有多重?然而重组之初,银行和企业对此就有不同的意见,企业相对乐观,而银行认为企业未来的偿债压力不小,企业负债率已经超过100%。银企双方各自聘请第三方中介机构给企业“把脉诊断”,经过银企不断协商,最后双方对整体债务状况和企业经营现状有了基本的共识,分析了企业亏损原因、偿债能力和资金需求,初步形成以股抵债为主的债务重组方案。

  以股抵债,哪些债务能进入重组范围?国机集团认为,同债同权,国机集团给二重的贷款也要纳入以股抵债,然而进来的债务多了,可以分的“蛋糕”就小了,银行自然不乐意。银行认为,国机集团作为二重大股东,应提供资本金支持,如寻求与银行相同的债权需求,企业偿债压力就会大大增加。最终双方以尽快让企业恢复健康发展、最大限度减少银行债权损失为目标,达成共识,没有将国机集团债务纳入本次债务重组,根据债权情况采取不同的偿债方式。

  以股抵债的争执焦点在于,以多少股份来抵债?每股的价格是多少?国机集团拿出自有的股份来抵债后,持股比例从70%一下子降到了20%左右,这对于大股东来说,丧失控制权的危机感迅速蹿上来。银行则认为,企业持有的股份只要高于最大债权银行,是第一大股东就有决策权,金融股东不参与企业经营,如能约束企业融资规模和使用资金用途,限制企业的资产转让行为,对企业提升管理水平也是大有裨益的。最后,双方协商、多方权衡后,共同确定了股份和价格。

  债务重组期间,银行债务还要付息吗?协商之初,企业希望银行能减免贷款利息,给企业“喘息”的机会,然而银行认为,企业只有有了足够的现金回流用于偿还利息,才算得上是健康的企业,希望通过付息这个“硬约束”,促使企业调整经营方式,主动摒弃过去盲目扩大投资的“通病”,处置部分非核心资产用来清偿债务,干好自己的主营业务。

  “在银行眼里,判断一家企业是否健康,关键就是要看这家企业还有没有正常的经营性活动,是否有经营性现金收入。”沙涛说。

  “减负”“造血”,希望浴火重生

  通过债务重组,中国二重每年可减少利息支出6亿—8亿元,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企业卸下了沉重的债务负担。“未来要保证债权人利益不受损失,就要从根本上进行公司治理改革,使企业浴火重生,重新上市。”董建红说。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深化国企改革,增强企业自我约束,是降低企业杠杆率,让企业重生的根本措施。

  2014年下半年,中国二重出台改革脱困方案,通过“外科手术”与“内科治疗”,推进企业扭亏脱困。“外科手术”就是以债务减负、资产盘活减轻企业负担;“内科治疗”是指“止血”“造血”,通过人员分流、内部改革、强化管理等措施不仅止住了企业亏损的“出血”口,还恢复了其“造血”功能。改革后,中国二重实行干部全员竞聘上岗,目前,企业中层以上干部较2013年减少20%,管理人员较2013年减少37%,并加强责任考核和奖惩力度。

  今年前10月,中国二重的营业收入达到56亿元,比去年增长了52%;利润从去年的亏损14亿元,一举扭转为盈利2.4亿元,财务费用和管理费用也出现大幅下降。董建红说:“虽然企业现在经营性销售收入还不多,但就像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一样,需要慢慢调理。”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18日 02 版)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