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邀请权威专家解答公众疑虑

雾霾来袭 原因何在(美丽中国·热点·麻辣财经·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

本报记者 孙秀艳

2016年12月21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2月20日,雾霾导致首都国际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
  新华社记者 李 京摄

  ●12月18日,我国中东部持续大面积重污染天气,日均浓度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的城市共有71个,其中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城市共53个。多地空气质量指数小时值“爆表”

  ●19—21日不利气象条件持续,污染物扩散条件极端不利,重污染天气影响范围和污染程度呈逐步上升趋势。22日,随着冷空气南下,污染情况有望逐步缓解

  

  近日,我国一些地区特别是北方发生持续大面积重污染天气,多地出现“爆表”情况,引起舆论高度关注。针对社会公众对于重污染天气存在的一些误读和疑问,环保部专门邀请权威专家做出解读。

  问 京津冀的雾霾主要是蒙陕晋的污染造成的,而其自身产生的污染是次要的?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柴发合研究员:大量的观测分析和模式研究都表明,京津冀大气重污染主要是本地积累加上外地传输导致的。其中,京津冀三地自身的排放量大是最主要的因素,对PM2.5污染的贡献约为70%。京津冀区域国土面积虽然只占全国的2%,但2014年常住人口占全国的8%,煤炭消费占全国的9.2%,单位面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分别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4倍和5倍。在冬季采暖期间,京津冀主要城市的二氧化硫日排放量比年均水平增加近一倍,一次PM2.5增加50%左右,氮氧化物和PM10增加20%左右,挥发性有机物增加10%左右。冬季采暖期间京津冀本地污染物排放强度大,是重污染天气高发的根本原因,一旦气象条件不利,就可能形成重污染。

  周边省市的区域传输对京津冀PM2.5污染的贡献约占30%,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山东、河南两省的污染排放。治理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有必要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行联防联控。

  问 内蒙古风力发电场和三北防护林使北方风力衰减,导致京津冀雾霾无法被吹散?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徐祥德院士: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认为,发展风电对局地风速虽有一定影响,但影响的范围非常有限。丹麦科技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结果表明,风电场对下游几公里到几十公里范围的地面风速有明显影响,但超过100公里,影响可忽略不计。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中心距离内蒙古400多公里,距离张家口约200公里。所以内蒙古和张家口地区的风电不会对北京地区风速产生显著影响。

  防护林带对风场的作用主要是大气边界层以下的近地层影响。而能驱散京津冀区域重污染天气的是大范围冷空气来袭或降水“湿清除”效应。冷空气影响范围垂直方向远远超过边界层或1500米以上的,其水平尺度可达百公里以上,三北防护林不可能阻挡冷空气或寒潮,并影响下游大范围区域风场。

  问 雾霾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成分如何?

  北京大学谢绍东教授:PM2.5的来源非常复杂。研究显示,大气中PM2.5的主要化学组分包括:有机物质、元素碳、硝酸盐、硫酸盐、铵盐、氯盐、痕量元素等。各地来源解析结果表明,目前PM2.5的主要来源是燃煤、工业、机动车、扬尘和生物质燃烧等。各个城市和地区视产业结构各行业排放比例有所不同,例如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因产业结构调整,工业和能源生产行业排放较少,机动车对PM2.5的贡献相对较大。PM2.5组分在空间分布上有一定的差异性,即使是在北京市的不同辖区,组分也不完全相同。

  问 治雾霾现在使了不少招,仍然出现严重污染,治理方法是不是有问题?

  清华大学贺克斌院士: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各地针对大气PM2.5污染治理,在多个方面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截至目前,北京市今年的PM2.5平均浓度为6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了9.2%,河北省的PM2.5平均浓度为70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9.1%。监测数据显示,京津冀区域PM2.5浓度在逐年下降。从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来看,今年北京、天津、河北的优良天都比去年小幅增加。

  然而,入冬以后重污染天气频发,大家更强烈地感觉到了反差。这也表明,下一步要继续强化京津冀区域冬季污染防治工作,特别是民用散煤清洁化、燃煤小锅炉和“散小乱污”企业的淘汰治理,把京津冀区域冬季采暖期间的污染物排放强度降下来。

  问 抗霾主要靠风?

  清华大学王书肖教授:污染的产生不是一时一日,污染的治理也难一蹴而就。目前京津冀区域的污染治理处于第二阶段,污染的发生发展受自然边界条件的影响显著,比如受风速、湿度、边界层高度等气象条件的影响大。特别是在冬季采暖期间污染物排放强度大的情况下,这个表现就更加突出,一旦气象条件不利,就可能形成重污染。

  但京津冀本地污染物排放强度大,还是重污染天气高发的根本原因。要彻底改善环境空气质量,必须坚持不懈地扎实推进污染物减排工作,天不帮忙的时候,人就要更加努力。我们既要对区域联防联控应对重污染天气有信心,也要对大气污染治理的长期过程有耐心。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全社会共同减排,重污染天气就会越来越少。

  问 “煤改气”是加剧灰霾天气的“帮凶”?

  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王自发研究员:按照我国当前的天然气消耗量计算,每年燃烧天然气产生的气态水在3亿吨左右,假如全部转化成液态水(但实际上不可能全部转化为液态水),平摊在全国人口集中的东部地区(估算面积约360万平方公里),液态水的厚度连0.1毫米/年都不到,仅占大气中可降水量的几十万分之一,影响微乎其微。“煤改气”不会显著增加北京市大气中的湿度,不是北京地区“丰富水汽”主要来源。

  南开大学冯银厂教授:无论是燃煤、燃气还是燃油,都会排放氮氧化物。“煤改气”是否会导致氮氧化物的升高,主要取决于改气之前煤炭的燃烧方式和煤炭品质、改气之后采取的燃烧技术等因素。氮氧化物造成二次污染成因和机理非常复杂,不能因为氮氧化物浓度没有明显下降、颗粒物污染依然严重,就说是煤改气造成的。这是不科学的。

  问 治理空气污染为什么只拿机动车开刀?

  北京工业大学程水源教授:根据北京市大气PM2.5污染源解析结果,在PM2.5的本地污染源贡献中,机动车排放占比为31.1%,燃煤占22.4%,工业生产占18.1%,扬尘占14.3%。可以看到在本地污染源中,机动车排放的占比最高,因此北京市重点控制机动车污染是十分必要的。但控制机动车排放仅仅是治理空气污染的一个环节,北京市在治理大气污染方面还实施了很多其它重要措施,包括大力压减燃煤、民用散煤清洁化、燃煤小锅炉和“散小乱污”企业的淘汰治理、建筑施工扬尘管控等。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21日 16 版)
(责编:乔雪峰、夏晓伦)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