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投资“两头旺” 体育产业万亿蛋糕待切分

王君宝

2017年01月25日09: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推进,人们愈发热衷跑步、骑行、打太极拳、滑冰滑雪等体育运动。相关部门出台系列发展规划,民间资本纷纷涌入体育产业,我国已悄然进入大众体育消费时代。

  但受我国体育装备制造有效供给不足等因素制约,体育消费潜能大而开发不足,仍有较大增长空间。业内人士及专家建议,可从供给侧改革入手,优化市场环境,加大人才培养,让体育消费的源头动力“量质齐发”,助力体育产业发展,带动经济增长。

  体育消费迅猛增长

  过去一年,引导体育产业发展的国家政策接连发布,《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冰雪运动发展规划》等一系列政策,勾勒出中国体育产业未来的发展轮廓。

  热爱跑步的哈尔滨市民邹姝不满足于在电视上或赛场看体育比赛,她刚参加完两项黑龙江省马拉松系列赛事,释放自己的运动热情。作为纪念,邹姝将自己跑步的公里数和奖牌晒到朋友圈上,获得好友点赞。

  公开资料显示,在中国跑团数量已超12万个,常年参与跑团活动的总人次超过1000万。与此同时,购买相关装备、请专业教练指导等相关产业得以发展。邹姝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算上购买衣服和相关装备,她一年花在跑步上的费用近4000元。

  伴随社会发展、奥运效应的影响,运动热潮如今正席卷我国,包括黑龙江省在内很多地方都将体育产业作为振兴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并形成了大众体育消费热潮。尤其是2014年10月,《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更是点燃了蓄力已久的体育消费投资热情。

  由专业机构发布的《2016中国体育消费生态报告》显示,从2013到2015年,占消费最大比重的运动鞋包和健身训练两个类别的消费指数分别增长了4.6倍和4.5倍,以徒步旅行、骑自行车、露营、攀岩以及皮划艇等为主的新生代户外运动消费也逐渐形成热潮。

  乐视体育首席运营官于航认为,大众体育消费是体育产业的基础,目前国内大众体育消费已从单一的体育服饰消费,发展为对体育场馆、专业健身、健康营养等多方位的消费需求,这将不断优化体育消费领域结构,催生出个性化、定制化、智能化的体育服务,并大幅拓展国内体育产业的范畴,对整个体育产业发展将大有裨益。

  体育旅游应运而生

  专家表示,现在体育和旅游的主力消费人群契合度非常高,主要集中在80后和90后。他们对体育文化精神的追求愈发突出,需要有不断涌现的体验度高的产品满足他们的需求,体育旅游这一新型业态应运而生。

  随着冬奥会热潮的效应逐渐显现,冰雪运动如今持续升温。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大众冰雪部部长王春露介绍,目前全国正规能容纳大众滑雪的滑雪场超过200座,主要分布在东北、河北和新疆。黑龙江冰雪资源最丰富,以亚布力滑雪场为龙头,全省的众多雪场成为全国滑雪爱好者的乐园。

  “这一两年全国平均下来,玩滑雪的人大概有30%的增长,我的店里增长就更明显了。”德国沃克雪具中国总代理齐勇说。

  早在1996年亚布力举行第三届亚冬会之时,滑雪就已经作为一项大众运动进入公众视野。20年后,滑雪运动在中国持续升温,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单月便可接待游客十余万人次,节假日期间客房更是一床难求。

  数据显示,2013至2014年度,亚布力景区接待游客数量为18.5万,2015至2016年度,接待人数迅速上涨超过45万,并带来了8620万元的收入。

  随着《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等政策相继出台,将有更多的冰雪场馆在各地得到规划,满足日渐增长的冰雪体育人口。冰雪体育群体的快速崛起,也让经受油价大幅下跌、玉米临储价格下调、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全面停止等经济“严冬”考验的东北闪现了经济新亮点。此外,诸多省份开展的“百万青少年上冰雪”等全民上冰雪刺激政策,为处于萌芽状态的冰雪体育产业奠定了基础。

  作为中国唯一一家自主生产滑冰鞋的企业,2015年6月,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乘势恢复生产。1951年,它便伴随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建设宣告成立,三年后工厂试制冰刀成功。如今,老工业基地转身,它也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

  “如今订单中很大一部分比例需要满足省内青少年冰雪活动,此外越来越多的滑雪爱好者,也让我们开始尝试雪板的制作。”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

  “2015年卖出了不到3000双冰鞋,2016年已经超过5000双了,现在真是赶上一个好时候!”长春百凝盾体育用品器材有限公司创始人王阳说。这位曾经的全国短道速滑冠军,如今已成为国内最优秀的冰鞋制造商之一。他认为,与冬季项目相关的体育产业对国内企业来说,是一个有待开掘的“大金矿”。

  2016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旅游局签署了《关于推进体育旅游融合发展的合作协议》。国务院办公厅去年11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体育旅游也被视为体育产业发展的热点之一。

  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为京津冀体育旅游注入新动能,地缘相邻的北京和张家口正在着力打造体育休闲文化旅游带。进入冰雪季,来自各地的游客在北京延庆、密云和河北承德、张家口等地驰骋于冰雪之间。这一区域是京冀共建的生态(冰雪)旅游圈,目前已联合推出一批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冬季体育旅游产品。据张家口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士介绍,这个雪季全市接待游客和旅游综合收入都大幅增加,张家口作为知名冰雪旅游目的地的品牌效应逐步显现。

  在河北承德久负盛名的旅游胜地避暑山庄的滑冰场内,场面的火热与室外的寒冷对比鲜明。6岁的孙艺迪虽然还在上幼儿园,却已有两年“冰龄”。寒假期间,她每周都会和父亲来这里学习滑冰。“孩子学习滑冰学对了,这不仅对孩子平衡能力有帮助,还能增强体质,孩子这一冬都没感冒过。”孙艺迪的父亲说。

  产业面临多重短板

  在体育消费发展迅速、规模不断扩大的背后,是作为运动核心的装备制造业没有取得相应的发展,有效供给不足,同时我国体育消费对经济贡献也依旧偏低。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国内雪场、冰场器材仍然主要依靠国外品牌,特别是高档次产品,包括国家队在内的专业团队依然依靠进口。

  “亚布力滑雪场雪具大厅里的雪具都是国外的。”黑龙江体育产业集团总裁张强说。中国短道速滑名将王濛等人也表示,目前冰上运动员用的鞋子都是外国牌子,业余爱好者也少用国内鞋。

  王濛告诉记者,在“黑龙冰刀”此前破产以后,我国还没有冰刀冰鞋的自主加工企业。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综合部部长张秋也表示,该厂停产期间从吉林到广东也出现一些小作坊,但都只能做技术简单的冰球刀和花样刀,还大多都是贴牌和外包形式。

  此外,从事体育科研教育工作多年的黑龙江省体育运动学校校长杨永生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冰雪产业方面缺乏高素质人才,“全国就那么几个高级人才,雪场互相挖墙脚”。他说,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内体育产品的技术含量。

  与此同时,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竞技娱乐、健康锻炼等精神文化方面的消费需求逐渐增强,但社会能够提供的有效供给仍面临不足:有影响力的本土原创商业赛事十分稀缺,健身休闲的场所和去处不多,体育经纪咨询不够规范,体育科研、健康管理、运动康复指导培训行业仍存在大量空白,城市体育基础设施配套不到位等。

  业内人士认为,种种短板意味着产业内部调整的可塑性和诸多发展方向。体育产业作为新兴、绿色和朝阳产业,有基础、有条件、有潜力将今天的不足变为明天的产业增长点,甚至成为推动产业协调发展的重要力量。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院长易剑东表示,目前中国体育产业的困局需要解决一些基本问题,包括:体育人口数量和比例有限,消费人群不足;体育场地数量不足,政府投入不足;从业人口数量严重不足,质量和结构也有问题。具体到体育产业消费投资方面,也存在体育赛事服务体系不健全,职业体育和社会体育联系不紧密,自主IP有限,版权开发不力等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还没有把体育文化和体育产业提高到“生活方式倡导”的阶段,与西方发达国家高度成熟的体育文化、体育在社会构架中扮演重要角色相比,中国体育的社会功能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三招”破局前景可期

  《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总体上中国体育产业仍存在发展水平还不高,结构不尽合理,市场主体活力和创造力不强,产品有效供给不足,大众体育消费激发不够等问题。

  国家体育总局前不久正式发布《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在坚持改革引领、市场主导、创新驱动和协调发展的基本原则下,实现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体育消费额占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比例超2.5%等目标。

  易剑东、张强等多位受访者表示,“十三五”时期,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入,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不断发展,以及“健康中国”战略的逐步实施,中国体育需求将从低水平、单一化向多层次、多元化扩展,体育消费方式将从实物型消费向参与型和观赏型消费扩展,体育产业将从追求规模向提高质量和竞争力扩展,体育产业必将迎来重大战略机遇。

  首先,要优化市场环境、培育多元主体、提升产业能级、扩大社会供给和引导体育消费,并将竞赛表演、健身休闲、场馆服务等作为发展的重点行业。推进体育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继续深化体制改革,坚定不移地走“简政放权、政社分开、管办分离”之路。政府部门要梳理现有的组织架构、权力划分、资源配置等要素,对于有市场接纳和培育能力的项目赛事活动要向社会开放,调动全社会力量参与产业塑造,精简行政手续,敦促相关政策落地,激发产业活力。

  其次,可设立体育产业引导资金和地方体育产业投资基金,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支持社会力量进入体育产业领域,同时加强行业管理、完善政策体系。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黄亚玲表示,近期出台的规划鼓励了政府主导,市场、社会等多元力量投入冰雪运动发展。她认为,申冬奥的成功是我国发展冬季冰雪项目的一个契机,以政府为主导,加大宣传力度,普及冬季项目,营造良好的氛围,对于冬季项目的发展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其三,延长竞技人才发展路径,来解决就业、竞技人才储备难题,缓解退役安置难等问题,并将带动相当一部分人在冬奥会、冰雪运动热潮中实现自主创业。国内职业学院及相关高校宜加大体育产业相关专业设置,也可通过在线教育、实地培训等方式,为从业人员及体育爱好者提供场馆运营管理、设备器材操作与维护、学校管理等多方面的培训与再教育。

  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认为,商业模式过于单一让场馆的附加值没有得到充分开发。“场馆是典型的平台性质的产业,平台价值不取决于平台,平台的价值是由内容创造的,场馆的价值取决于内容,所以场馆运营必须跟文化体育内容结合。现在的问题就是商业模式太单一,如果一个场馆能够设计五六个商业模式,就会吸引很多人过来。”他说。

(责编:杨茗涵(实习生)、夏晓伦)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