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和服务有温度、有力度,上海网红弄堂小吃合法合规复出

梦花街香味重飘(经济热点·深化之年看改革③)

本报记者  曹玲娟

2017年02月27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择址重开后的梦花街馄饨铺就餐环境大为改善,生意红红火火。
  本报记者 屠知力摄

  近日,被誉为“上海滩十碗最好吃馄饨”之一的梦花街馄饨店换址重开。2015年,这家馄饨店,因为条件所限没有营业执照和食品卫生许可证,被相关部门依法关停。去年11月, 在上海召开的部分省市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曾提及这家小店的遭遇。

  一方面,一碗馄饨解决了3个困难家庭20多年的生计,还连接着广大市民对老味道的深情厚爱;另一方面,无证照经营理应依法取缔。人情和法理,是基层社会治理经常面对的矛盾和冲突。法理是汤,人情为盐。加入适量的盐,汤才能更美味。化刚为柔的智慧,有温度、带着感情的监管和服务,让馄饨店重获新生,皆大欢喜。

  如何让“梦花街馄饨”盆景变风景?需要各级政府部门转变职能,用更大的放更好的管更优的服,促进创业创新,释放发展潜能,增强经济社会活力。本期解剖“梦花街”案例,希望能给读者以启示。

  ——编者  

  

  上海梦花街馄饨,停业一年半后,选择2月19日在新址重新开业。“19”,“要久”,日期含着馄饨铺店主一大家人的心愿——经历各种波折后,希望新店铺做得长长久久。

  下岗三姐妹创业开馄饨铺,生意红火,却因无证照被依法关停

  还是熟悉的猪油打底,还是金黄的蛋丝、碧绿的香葱、大馅薄皮、量大份足……

  张林琴大清早就从家里赶来,她和几位老姐妹相约,成为馄饨铺新开业后第一批顾客。“吃习惯了,上海的老味道嘛!”小小店铺,四下都是人,顾客热情“井喷”。这碗馄饨积攒了20多年人气,一年半不见,老顾客想这口了。

  店里坐不下,80多岁的宋根兴站在店铺外,晒着太阳眯眯笑。从梦花街的家走到新店铺,要不了10分钟,几乎是能找到的最理想的店面了。过去,宋根兴负责掌勺捞馄饨,“现在我算是退休了。”儿子宋龙辉如今是新店大股东,他告诉记者,“馄饨铺能重开,多亏政府帮助和企业赞助。”

  停业一年半,馄饨端上来,宋家人百感交集。

  上世纪末,在梦花街19号里出生的宋家三姐妹相继下岗。没学历没技术,就想办法将娘家的客堂间破墙开店卖馄饨。20多年下来,馄饨铺从最早每天两三块钱的流水,到后来一不留神成为“网红”,被坊间誉为“上海滩十碗最好吃的馄饨”之一。宋家三女儿宋惠玲说,“挣的是份辛苦钱,说不上生意,就是份生计。”

  名气给宋家带来的,并不只是喜悦。

  2015年夏季,梦花街19号上了电视节目,原本名气不小的馄饨店,更一夜成为焦点,被举报无证经营。确实,因为面积太小,环保、消防全不达标,这么多年宋家人没去把证照办下来。无证无照,依法停业已成定局。换址重开?上海寸土寸金,馄饨铺本小利薄,门槛太高。

  自此,这碗老城厢馄饨,成为不少食客的遗憾。

  馄饨铺终于重开。宋家三个女儿,一直在后厨忙着包馄饨。不同于从前的随意,全穿着雪白的厨师服。宋家“全家总动员”都扑在新店铺上。她们开心地笑,“要好好把这家店做好。”

  政府牵线搭桥,企业互利合作,馄饨铺择址重开,喜获新生

  重开这天,上海市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张芹没穿制报,而是身着便装,站在人群外微笑着。从阿大葱油饼到梦花街馄饨,这两家弄堂美食在张芹及同事们,还有社会各界努力下,相继有了圆满结局。张芹如释重负。

  毋庸讳言,社会关注也给了张芹所在的政府相关部门巨大压力。“有同事满腹委屈,直接问我,‘城市是需要一个葱油饼,还是更需要法治精神?’”张芹回答:“我们需要法治精神,更需要能包容一个合法的葱油饼。”

  梦花街馄饨和阿大葱油饼情况极其相似,都浓缩着基层社会治理常见的两难局面:一方面,梦花街19号一家人下岗后创业,用一碗馄饨解决了3个困难家庭20余年的生计;另一方面,依法取缔无证无照经营,无可厚非。人情和法理的矛盾和冲突如何破解?

  上海基层政府为此不懈努力,做了各种方案,希望以主动服务精神,让梦花街合法合规复出,激发市场活力。

  在两难境地中努力破题,政府部门牵线搭桥,企业积极和市场监管部门互动,大家一齐努力留住这碗上海老味道。

  “大半年里,政府干部陪着我们,前前后后沟通了几十次。”网上订餐平台“饿了么”总裁特别助理姚臻回忆。

  陪着“饿了么”跑来跑去的,是上海市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朱亮。“馄饨铺对营业场所要求相对较高,老人又不愿离家太远,要在老城厢找到合适铺面,的确挺难。”朱亮感慨。

  去年年底,在政府相关部门协调下,宋家终于在梦花街附近找到合规的新店面,并和“饿了么”签署合作协议:由宋家几个子女共同出资设立公司,由企业进行后期设计装修,配齐厨房设备,并办理餐饮服务许可,同时与宋家共同承担新店租金,进行品牌合作。梦花街馄饨得以合法合规地再度亮相……

  如果没有企业赞助,宋家无法承担新铺面的市场租金。而“饿了么”看中梦花街馄饨,也有自己的考虑。一方面,赞助网红美食,有利于企业形象塑造。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旭豪表示,“‘饿了么’生于上海,长于上海,帮助上海街坊将传统美食传承下来,是我们发自内心想做的。”另一方面,考虑到打包把生馄饨带走是上海市民比较常见的购买方式,“饿了么”希望能利用网络平台独家销售梦花街馄饨,实现双赢。

  监管部门多服务,市场化手段解难题,“梦花街方案”可复制

  梦花街顺利复业,让人欣喜,而民间美食如何适应现代治理要求这一话题,仍然让人关注。

  事实上,许多口碑良好的传统美食,由于经营场所历史久远、经营者缺乏资金等诸多原因,常常不得不以无证小微餐饮的形态存在。如何协助他们正规化经营,同时又延承美食传统,是值得整个社会思考的课题。

  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穿针引线,由企业扶持民间美食,“梦花街方案”已成为无证小微餐饮治理和传统美食文化保护问题的成功范例。

  在朱亮看来,依靠市场的手,是目前最为理想的解决方案。“政府不能大包大揽,我们必须用市场化手段解决市场中出现的问题。很多企业都有做公益的需求,梦花街方案完全可以复制推广。”

  阿大葱油饼和梦花街馄饨,让许多无证照餐饮经营者看到了合法化经营的可能,他们也希望得到政府部门帮扶指导以及企业的赞助或合作。而依靠市场的手,主要依赖市场来筛选,“能得到企业青睐,前提是拥有很好的知名度。同样,这些店铺也将面临市场优胜劣汰,做得好便能长久,哪一天没人买了,会自然消失,能否生存由市场决定。”朱亮分析。

  梦花街馄饨新生,证明了寻求市场与监管的“最大公约数”,关键还在监管创新。

  更多颇有口碑的民间美食能否走到“太阳下”生存?

  这碗小小的馄饨,同样点题着下一阶段政府职能转变和深化“放管服”改革工作。

  “梦花街馄饨,我们往前一步多做服务最终圆满解决,但毕竟只能是作为个案来服务。更多的怎么办?比较理想的是,有政府综合部门在更高层面去牵头考虑这样的问题,有规划有疏导地管理弄堂美食。”张芹建议。

  2月9日,上海市食药监局发布了《上海市小型餐饮服务提供者临时备案监督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但经营食品符合食品安全卫生要求、不影响周边居民正常生活的小型餐饮服务提供者,上海将实施临时备案制度。有不少符合条件的民间美食,有望通过备案制合法生存。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7日 17 版)
(责编:王子侯、乔雪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