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系列解读

“稳中求进”呼应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

2017年12月23日00:02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12月23日电 (记者夏晓伦)日前,在北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8年经济工作进行了部署。会议强调,“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是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要长期坚持。

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迈入新时代,坚持“稳中求进”的重要原则,是呼应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更多的是表现为内涵式、结构性的变化;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则预示着货币供给大幅放宽的力度不大,使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准备金率和基准利率进行逆周期调节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中国经济发展迈入新时代 必须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

会议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晓光认为,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将正式迈入新常态的新阶段,具有六大特征:

一是世界经济将从过去10年的“长期停滞期”步入到“低速复苏与政策退出期”,中国贸易顺差将从过去的“快速下滑期”步入到“低水平稳定期”,资本账户将从“恐慌性流出期”步入到“相对平衡的波动期”;二是中国经济增速将从“快速下滑的低迷期”转向“稳中趋缓的调整期”,增速换挡的力量将从“趋势性力量”与“周期性力量”的叠加转向“政策性退出”与“趋势性力量”的叠加;三是结构调整将从“政府主导型”和“外部冲击型”调整向市场主导型和内生主导型的结构调整转变;四是动力转换将从过去的“政府扶持与市场发展”二元并行的局面过渡到“市场为主、政府为辅”阶段,动能转换步入关键期;五是金融周期将步入下行期,风险释放更具有突发性和隐蔽性;六是经济发展将迎来“高成本期”,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可能是未来需要高度重视的问题。

“必须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统筹各项政策,加强政策协同,在稳的基础上加快推进改革。在新常态的新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成为制定经济政策和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将从‘持续扩张期’步入到‘渐进退出期’,改革将步入攻关期和新制度红利的构建期。”刘晓光强调。

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罗来军也表示,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强调了“要长期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这也是对发展形势的深刻洞察。“解决长期积累的问题,决不是一朝一夕之工,需要克服急躁心理和冒进思想,长期执行稳中求进的基调和原则。”罗来军说。

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 要为“促改革”提供坚实支撑

会议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确保对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持力度,压缩一般性支出,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民生证券研究院高级宏观研究员朱振鑫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定调明显比前几年保守,前年强调“加大力度”,去年强调“更加积极有效”,今年则具体只说优化结构,加强债务管理,和今年财政部严格的规范文件一脉相承。

“可见在高质量发展的新发展理念之下,往后几年财政的管理将会越来越严格,不会再走2015-2016年宽松的老路。而且此次会议依然没提阶段性提高赤字,因此2018年赤字目标仍将维持在3%,不会提高。”朱振鑫说。

在刘晓光看来,积极财政政策要为“促改革”提供坚实的支撑。从短期来看,积极财政政策依然需要准备一些投资项目包,以防止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过快下滑,2018年保持政府性投资增速和房地产增速的相对稳定依然较为重要。但从中期来看,任何持续的扩张的政策性投资必定会通过资金挤占、产业空间挤占等渠道带来大量的挤出效应,使市场性民间投资在扩张政策中不仅没有得到扩展,反而在中期出现萎缩,政府未来对于各类产业的投资和补贴不能进一步膨胀。

星石投资则认为,2018年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多是结构性积极的财政政策,有保有压。“保”是确保符合“高质量经济发展”方向的领域和项目的财政支持力度,“压”是对两高一剩、落后产能的领域和项目将继续保持打压的趋势,通过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来达到优化经济结构的目的。

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 降准降息可能性不大

会议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货币政策的表述则比去年更加中性,新增了“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删掉了“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把“调节”货币总闸门改成了“管住”。对此,朱振鑫认为,从对货币政策和流动性的表述来看,中央对2017年的政策效果总体比较满意,明年的货币政策不会有明显的宽松,降准降息的可能性不大,有也只会是象征性的。所谓中性,就是不要再让市场有关于货币政策的大消息。

星石投资也认为,会议公报的表述从过去“关注货币信贷总闸门”、“货币总闸门”的提法变成“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意味着2018年货币供给大幅放宽的力度不大,但是将会根据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实际情况,做出适度调整,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确保服务实体的原则,所以是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充分体现了中央为经济稳增长、配合去杠杆营造合适货币金融环境的初衷。会议明确提出“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意味着明年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仍是主要目标。强调“中性”意味着不会进一步收紧,特别是考虑到强监管、严规范下金融部门会有收紧的实际效果,“中性”政策要求更加灵活地运用多重工具平抑市场波动,化解金融体系中可能存在的潜在流动性风险,以保持宏观流动性总体适度和利率水平相对稳定。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还预计,明年经济很大概率仍以L型形态横向运行,使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准备金率和基准利率进行逆周期调节的可能性相对小,即使使用也会选择适当的时机。从当前货币政策工具的操作空间来看,准备金率较基准利率空间更大。为了避免市场对于货币政策产生放松或收紧的方向性预期,定向调整准备金率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会替代全面调整准备金率的成为一段时期内主要调控方式。此外,用作预调和微调的逆回购、结构性工具,也会是常态的“量价”调控工具以服务于“中性”调控。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延续上一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货币政策方面的精神和部署,再次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既是基于形势的科学决策,也是为改革发展提供稳定金融环境和市场环境的负责任的做法。”罗来军向人民网记者表示。

(责编:王吉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