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压力大,澳年轻人消费趋理性

本报驻澳大利亚记者  李  锋

2018年01月05日08: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购物季,澳大利亚人均信用卡债务水平降至10年来的最低位。截至2017年10月底,澳大利亚人均信用卡待偿还债务跌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为3061.90澳元(1澳元约合5.1元人民币),与2012年最高峰时期相比下降了300多澳元。

  在崇尚消费的西方国家中,澳大利亚人的购物狂热相当出名,而且当地人更加热衷于依靠借贷消费。对此,有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甚至自嘲,看到澳大利亚人那股寅吃卯粮的劲头,会让人误以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目前,总人口约为2400万的澳大利亚有1670万个信用卡账户。有数据显示,进入新世纪以来,澳大利亚信用卡债务迅速膨胀。2000年至2010年间,澳信用卡发卡数量猛增了600万张,信用卡债务总额增长近4倍,从125亿澳元蹿升至490亿澳元。2011年全澳信用卡债务首次突破500亿澳元,此后增速缓慢下降,到2017年10月涨至512亿澳元。

  《悉尼先驱晨报》援引联邦证券信用卡消费问题专家克雷格·詹姆斯的话说,现在将信用卡刷到最高额度的澳大利亚消费者人数为19年来最低。截至去年10月的年度发卡总数也低于上年同期,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引入信用卡以来出现的首次下滑。他认为,澳大利亚的80后和千禧一代似乎更愿意使用借记卡而非信用卡,这很可能标志着澳大利亚正进入“新消费者时代”。

  另据澳联储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2016年澳大利亚境内52%的支付通过信用卡或借记卡完成,高于2013年的43%,但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更倾向于选择使用借记卡理性消费。分析人士表示,国际金融危机余波持续至今,让许多家庭在消费时更为谨慎。由于澳多年来工资增长缓慢甚至停滞,令消费者、特别是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不敢承担过多债务风险。

  即便如此,澳大利亚的债务水平依然居高不下。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都在去年不同时期就澳过高的债务水平发出警告,称在经济多年低迷、收入增长维持历史低位的情况下,澳大利亚超高的家庭和个人负债水平暗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无异于一个潜在的炸药桶。

  澳政府对于国民因信用卡消费无度而债台高筑更是忧心忡忡,为此还专门出台了新的措施,规定从今年起简化信用卡注销手续、在免息期结束前通知客户、禁止银行或发卡公司主动增加授信额度、担保人将被告知借款人个人情况是否发生变化,包括是否遇到经济困难等,防止更多人成为“卡奴”。

  (本报堪培拉1月4日电)

(责编:蒋琪、仝宗莉)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