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TPP成型 高标准自贸协定“散架”

2018年02月24日08:22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新版TPP成型 高标准自贸协定“散架”

timg

  美国“退群”一年有余,经过了4个月的谈判,“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终于尘埃落定。据路透社消息称,21日,TPP剩下的11个国家公布了修订后的最终版本,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协议的许多条款被搁置,而这大多是先前应美国谈判代表要求而加入的。如今看来,失去了美国的TPP似乎并未止步不前,相反还展现出了逆流而上的壮志,然而没了龙头老大的TPP还能否玩得风生水起就是另一回事了。

  核心条款被弃

  据路透社消息称,澳大利亚政府当天公布的最终版本协议中,有22项条款被暂时搁置或修改,其中包括了之前应美国要求而加入的知识产权从严保护规则。TPP框架中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期限为作者在世以及死后至少70年,而《知识产权协定》规定的期限仅为50年。新的CPTPP取消了有关这一议题的内容。

  在极具争议的药品知识产权上,新的CPTPP也取消了这项条款。美国现行法律给予品牌生物制剂长达12年的排他性保护期,这比所有其他TPP国家的期限都要长。在此前TPP的谈判过程中,美方代表极力推动尽可能延长排他性期限,最终各方达成妥协,规定排他性期限为5年,最长为8年。如今新的CPTPP框架取消了这一条款,令担心药品成本被抬升的成员国松了一口气。

  悉尼大学法学教授金伯利·韦德勒评论称,“TPP-11”版本的最大变化,是协定的许多争议条款被搁置。很多争议条款此前是应美国谈判代表要求而加入“TPP-12”协定的,比如对药品知识产权加强保护的条款。目前,剩余的11个成员国分别是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

  曾经对CPTPP的进程造成一定阻碍的加拿大也成功被牵头的日本说服。去年11月,加拿大在越南谈判时并未签署原则协议,给CPTPP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如今,为解决加拿大的顾虑,CPTPP的最终版本还包含了一份附件,旨在解决日本和加拿大之间的汽车行业非关税壁垒问题,顺利赢得了加拿大对协议的支持。

  新西兰贸易部长帕克在周三最终版内容发布后表示,协议顺利签署是抗衡美国日渐升温的保护主义的一种手段,在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的有效运行被日益挑战时,CPTPP变得更为重要。预计新版CPTPP将于3月8日在智利圣地亚哥顺利签署,多国贸易高官也预计CPTPP会在2018年底或2019年上半年正式实施,目前在至少6个国家通过了立法层面的审核。

  高标准缩水

sywh201711sywh20171110-1-l

  美国的退出让TPP受了很大内伤,在全球的大市场上严重缩水。路透社报道称,新的CPTPP协议将为占全球GDP总量超过13%的经济体降低关税,经济规模总计为10万亿美元。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部长乔博21日表示,新版协定可以减少成员国间98%的关税壁垒。但如果加上美国,CPTPP成员国的GDP将占到全球GDP的40%,比如今的13%翻了几番。

  失去了美国的牵头,CPTPP也大大降低了协议通过的难度。据了解,此前包含美国在内的12国TPP生效条件是批准协定的国家GDP应占全体签约国GDP之和的85%以上,但仅美国的GDP就占据60%以上,美国的退出意味着TPP的作废。如今,新协定规定,只需缔约的任意6国批准即可生效。

  新版CPTPP的去高标准化不止于此。11国敲定的新协议框架不仅在全球GDP中的占比大幅下降,人口占比也下降了近1/3至6.9%,贸易额也由当初的25.7%下降至14.9%。在这种情况下,CPTPP不得不下调自己的高标准。从21日公布的最终版本协议框架中也不难发现,知识产权等原本成为TPP高标准象征的内容如今只能降低标准,才能促成最终的部长级框架协议的达成。

  早在去年11月CPTPP协议初次成形时,日本方面就释放了降低标准的信号。当时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与越南工贸部长陈俊英在越南岘港举行新闻发布会时就称,新架构下的CPTPP不再仅限于市场、交易等,而会包含投资等内容,新的协议将更注重全面平衡和完整性,同时确保所有参与者的商业利益和其他利益,并保护固有的管理权,包括缔约方灵活制定立法和监管重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称,美国退出带走了一块巨大的经济体,TPP的影响遭到严重削弱,这也使得缩小版的TPP的影响及在世界贸易格局中的地位有了大幅的下降。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也称,新的框架协议能够塑造出TPP的雏形,但含金量却在美国退出后大幅下降。CPTPP的形成并不能起到多大的预期作用,它更多是搭建一种初级的平台,未来还会继续邀请美国加入。

  美国对于重回TPP的立场似乎有所松动。据法新社称,上周五,25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信总统特朗普,敦促其考虑重新加入TPP,参与人数几乎占到参议院51名共和党籍议员的一半,其中不乏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约翰·科尔尼等德高望重的人物。他们的建议内容也紧扣特朗普的“经济发展牌”,称与11国之间的经济互动增加,将显著改善美国商业竞争力、支持数百万个国内就业,并能增加出口、提振工资、充分释放美国能源的潜力,也有利于消费者。而特朗普上月在出席达沃斯论坛时也曾透露,如果可以达成一个能够得到实质性改善的交易,将会考虑回归TPP。

  “鸡肋组织”

  白明称,虽然新的CPTPP与原版的相似度多达95%,但正是这变了的与美国相关的5%才是TPP含金量最高的部分。由于TPP并不是一个均衡的模式,其中既有发达国家,也有欠发达国家,这就意味着TPP成员国不可能按照统一标准进行衡量。去掉的5%就是美国负责买单的5%,失去了美国挑头的TPP导致每一个成员国的负担骤然增加。

  这就使得日本扛旗的CPTPP难逃鸡肋的嫌疑。从市场上看,目前的11个国家多以出口导向型为主,而原版TPP之所以风生水起也在于美国能够提供一个巨大的可供开放、并且有着丰富贸易条件可供交换的市场,美国的主导足以使12个国家形成一个取长补短的良性循环。如今,美国退出,留下的以出口导向型经济为主的日本本身就难以扛旗这个良性循环的大旗。

  不只是经济上,政治方面日本也难当大任。想要挑头的日本是否如美国一样是个真正的大国还难说,仅凭加拿大此前为CPTPP协议的修订设下的阻碍就能够感觉到,加拿大在一定程度上有与日本抗衡的实力。而在目前的CPTPP框架内,缺乏有力的领导人也使得CPTPP的影响力受到各方的掣肘,进一步坐实了鸡肋的称呼。

  即便是如此境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要力推CPTPP的达成,这个举动似乎透露着安倍自己的算盘。王军称,日本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其想要主导区域内经济一体化的进程,特别是贸易一体化的进程。白明认为,安倍的做法实际上是想提升自己在日本的支持率。另一方面,经济被中国超越,日本此举也有因怕被边缘化而增强自己在经济全球化中话语权的意味,更有可能是在借此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在未来与中国或其他国家发展关系形成博弈时增加自己的筹码。

  虽然目前的CPTPP有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意味,但也不能断定CPTPP的形成毫无红利可得。白明认为,对于一般的合作组织来说,初期都会有一定的红利,CPTPP也不例外。但缩小版的TPP很可能不如预期,红利释放殆尽后,各国就要重新进行博弈,进而敲定新的协议。

  另一方面,成员国之间始终存在的矛盾也让新的CPTPP名不副实。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和墨西哥、秘鲁、智利、马来西亚及越南等发展中国家相比,经济发展阶段及实力相差悬殊,虽然在美国的调和下能够达成共识,但美国的退出也意味着分歧的显露,新的CPTPP能否玩得转还是一个未知数。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责编:仝宗莉、蒋琪)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