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 高质量发展要坚持质量高、效率优先的原则

2018年03月24日12:49  来源:人民网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分组一会场四:高质量发展:从“有没有”到“好不好””论坛上发言。(摄影:翁奇羽)

人民网北京3月24日电(闫枫 朱江)3月24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本届论坛以“新时代的中国”为主题,中国政府高层将同全球商界、政界精英以及中外学者围绕高质量发展、财税体制改革、供给侧机构性改革与金融政策、全面开放新格局、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中国制造等一系列重大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出席论坛并介绍,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的许多指标,特别是产品产量的指标多数已经居于世界前列,量的不足已经不再是中国经济发展最突出的问题了,最突出的问题是质量不高。居民的消费正在持续的升级,品牌化、品质化、智能化、个性化的消费渐成主流,绿色、智能、高端、健康、时尚、休闲、生鲜、定制以及良好生态环境等等的消费快速增长。

杨伟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要坚持质量高、效率优先的原则,不再以GDP论英雄,不过于在意短期经济增长速度的起伏。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增强供给体系的弹性,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要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调发展的一种产业体系。

一、在完善产权制度方面的改革主要包括完善激励创新的产权制度,赋予创新人员科研成果相应的产权,一部分产权。要完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产权制度,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有的使用权。完善农民宅基地的产权制度,宅基地的所有权属于集体,资格权属于个人。要完善自然资源产权制度赋予修复生态的自然人或法人长期的使用权。要完善国有企业的产权制度,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部分员工可以持股。要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制度,重点是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产权和他们的个人财产权等等。

二、在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方面,它的基本方向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主要的改革措施就是在市场准入方面要大幅度的放宽市场准入,实施市场注入负面清单制度,凡是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不论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是外资企业,在法律上都要一视同仁,在政策上都要平等对待。在劳动力市场方面要继续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使劳动力和人才能够自由流动。在金融市场方面继续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推动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促进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三、 在技术市场方面,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在价格机制方面要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在市场监管方面,要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既要打破行政性垄断,也要防止市场垄断。在市场退出制度方面,要健全优胜劣汰的市场退出机制,完善企业破产制度等等。

杨伟民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中国今后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一个根本要求。中国将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六大体系。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讲话实录:

杨伟民:尊敬的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先生,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中国发展论坛2018年的年会,我们这场主题是高质量发展,所以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中共十九大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到新时代。这个新时代如果从目标上来看,就是我们再过三年我们分两步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如果从路径上来看,就是走一条高质量发展的道路。这是因为中国过去那种高速增长的条件已经发生变化了,中国过去的高速路是大规模、高强度的投资,是模仿型、排浪式的消费,是低成本、低价值的出口拉动的,现在这种需求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过去的高速度是建立在几乎是无限供给的廉价劳动力基础之上的,但现在劳动年龄人口已经过了峰值,2012年以来已经减少了2344万。过去的高速度是低成本的要素支撑的,现在虽然个体劳动力的成本还是比较低的,但是全口径的劳动成本以及能源、物流的成本已经偏高,环境和土地的成本也在上涨。过去的高速度是靠扩大产能、增加产量带动的,但是现在相当一部分产业产能产量已经达到了物理性的峰值,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现象。过去的高速度是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现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已经减弱了,污染物排放的总量超过了环境的容量,生态损害的程度超过了自然的再生能力。

另外过去的高速度是以高负债、高杠杆以及经济的金融化,经济的房地产化来支持的,现在金融风险点越积越多,击鼓传花已经传不下去了。总之,高速增长的需求条件、需要基础和供给的条件已经改变 ,再盲目的追求高速度,多增加的GDP可能比增加的风险还要大。

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中国经济的许多指标,特别是产品产量的指标多数已经居于世界前列,量的不足已经不再是中国经济发展最突出的问题了,最突出的问题是质量不高。居民的消费正在持续的升级,品牌化、品质化、智能化、个性化的消费渐成主流,绿色、智能、高端、健康、时尚、休闲、生鲜、定制以及良好生态环境等等的消费快速增长。

既然我们发展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要,所以我们就要按照老百姓新的需求,从过去的追求高速的增长转向以人民为中心的高质量的发展。我们所说的高质量发展简单说就是能够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可以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来看。从宏观指标的方面来看,就是增长、就业、价格、国际收支等等比较均衡,不是那种高速度、高失业、高物价以及进出口长期大规模失衡的发展。从供给体系来看,就是产业体系、现代化、生产方式、平台化、网络化、智能化、创新力、品牌力、影响力、核心的竞争力比较强。从经济结构来看,就是农民、工业、服务业以及实体经济与金融、实体经济与房地产等等的比例协调。从空间布局来看,就是实现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的空间均衡,该集聚经济的地方要高密度、高效率的集聚经济和人口,该提供农产品的地方提供农产品,该留给大熊猫、东北虎的空间要留给它们。从收入分配来看就是投资有回报、企业有利润、员工有收入、政府有税收,各市场主体的分配比较合理。从要素效率来看就是资本的效率、劳动的效率、土地效率、资源效率、能源效率、环境效率都比较高。

要坚持质量高、效率优先的原则,不再以GDP论英雄,不过于在意短期经济增长速度的起伏。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增强供给体系的弹性,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要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调发展的一种产业体系。

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能够紧密结合,金融和实体经济紧密结合,人力资源的开发和经济结构要紧密的配合。我们要以产权制度的完善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以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为目标。就是两大重点,五个目标来加快经济体制的改革。

在完善产权制度方面的改革主要包括完善激励创新的产权制度,赋予创新人员科研成果相应的产权,一部分产权。要完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产权制度,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有的使用权。完善农民宅基地的产权制度,宅基地的所有权属于集体,资格权属于个人。要完善自然资源产权制度赋予修复生态的自然人或法人长期的使用权。要完善国有企业的产权制度,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部分员工可以持股。要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制度,重点是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产权和他们的个人财产权等等。

在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方面,它的基本方向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大幅度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主要的改革措施就是在市场准入方面要大幅度的放宽市场准入,实施市场注入负面清单制度,凡是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企业,不论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还是外资企业,在法律上都要一视同仁,在政策上都要平等对待。在劳动力市场方面要继续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使劳动力和人才能够自由流动。在金融市场方面继续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推动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促进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在技术市场方面,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在价格机制方面要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在市场监管方面,要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既要打破行政性垄断,也要防止市场垄断。在市场退出制度方面,要健全优胜劣汰的市场退出机制,完善企业破产制度等等。

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中国今后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一个根本要求。我们将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六大体系。

过去的30年,我们已经创造了一个高速增长的中国奇迹,今后的30年我们也一定能够再创造一个高质量发展的中国奇迹。我就讲到这里。

(责编:朱江、仝宗莉)

推荐阅读